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无所心得
    何玉佩受到威胁,却一副大无畏的样子,这样让威胁她的人反而心里没有了底气。

    文咏衫放开何玉佩,又说道:“是不是有什么心得?”见何玉佩依旧很硬气的样子,又带着祈求的语气说道:“师傅,既然法力已经给了我,你就不如好人做到底,把心得也传给我吧!”

    这转换自如的态度让何玉佩大跌眼镜。“你还真是为了修炼不择手段!”

    文咏衫倒不介意何玉佩的讽刺,一副动情的样子说道:“师傅,我也是没有办法才会骗了你的法力…”

    何玉佩只是冷眼旁观。

    “我有家族血液病,我害怕自己变成一个怪物,我想要变得强大,所以才会骗师傅你把法力传给了我…可是现在…我体内的真气根本不能被我控制,师傅,我到底该怎么办!”文咏衫说完单膝跪地,又楚楚可怜道:“师傅,我不该太冲动了,对不起,我也是太害怕了…”

    何玉佩已经上过文咏衫的当,不过,一听到血液病这个名字,脑子里忽然出现一个传说。

    在一千年前,就有一种说法,说有一个家族得了一种怪病,这种病就叫血液病,而得这种病的家族的祖先就守护黑玫瑰的文天将。

    然而曾经何玉佩家族里拥有黑玫瑰,也就是说,黑玫瑰是何氏祖先所盗。这样说来,何玉佩对文咏衫的家世起了疑心。

    “你叫文咏衫!”何玉佩说着,想起来传说中的文天将就是姓文。如果文咏衫当真是守护黑玫瑰人的后代,那么有血液病一事,也很有可能是真的。

    何玉佩拉起文咏衫,心里多少有些歉意,毕竟,如果不是自己的祖先盗走了黑玫瑰,那么文氏也就不会得血液病了!

    “其实修炼法力,就是一段心路历程,要慢慢的消化把真气融入血液,这才能使用自如。”何玉佩叹口气说道:“你太急功近利,才会让真气乱窜。”

    文咏衫当然知道是因为自己一股脑的把法力夺来,才会变成这样,又急切的问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何玉佩摇摇头,说道:“如今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黑玫瑰,只有借助黑玫瑰的力量,安抚你体内的真气。”

    文咏衫手中如今有三块黑石,白画手中一块,而天陨教的一块不知所踪。就说想要拿到白画手中的黑石也并非那么容易,虽然自己法力比她高强,可是却不受控制,因此并没有占到优势。

    文咏衫原本想来讨要顺应真气的心得,这样才能让法力运用自如,然后才能和白画抗衡,拿回黑石。哪里知道,何玉佩却说想要顺行真气唯一的办法就是拿到黑玫瑰。

    这可是到了一个死循环,文咏衫一脸的懊恼。

    “师傅,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文咏衫又祈求般的说道。

    文咏衫会如此,不过是自作自受,何玉佩警告道:“你静心修养,不要在有妄为,否则很有可能真气大乱,导致走火入魔。”

    文咏衫一听,脸色一变说道:“你既然没有心得,不能帮我,就少在这里装圣人,我是不是走火入魔不用你管!”

    何玉佩虽然见识了文氏衫的翻脸不认人,不过,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无可救药!”

    何玉佩说着推门想要走出去。

    文咏衫手指变门一点,运用法力将门抵住,得意道:“你的法力变成了我的法力,你是不是很不甘心,才故意说要找到黑玫瑰?”

    何玉佩一听,文咏衫这就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女生,并也懒得解释,只道:“你现在想怎么样?”

    “我想要你的命!”文咏衫当真已经失去了理智,说着一掌法力朝何玉佩打去。

    还好,何玉佩身手敏捷,一个下腰躲了过去。

    “来人啊!”何玉佩一边大叫,一边躲避文咏衫的功击。

    房间里的桌椅被文咏衫击的四分五裂,发出巨大的声响。

    周年虽然赌气让何玉佩和文咏衫单独离开,不过一直隐约不安,在化妆间来回走动,忽然听到楼下有响动,也没来得及多想,拔腿就朝外面追去。

    寻到有声响的楼下,一推,门却没办法推开,周年一着急一脚就把门给踢开了。

    里面碎末横飞,东西四分五裂的样子吧周年给吓到了。再看何玉佩,一脸惊恐的退在墙边,而文咏衫一脸凶狠。

    不过文咏衫在周年冲进来的几秒钟后,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且一脸无辜的样子。

    不一会,剧组的人几乎都围了过来,议论纷纷。

    周年看到文咏衫凶狠的表情,并明白过来,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然而,为了何玉佩的星途,假装轻松的说道:“没事,没事,这只是在对戏!”周年趁大家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过去扶着何玉佩走了出来。又会过头来,对文咏衫客气的说道:“辛苦了!”

    周年在大家的注视下,带着何玉佩回到了化妆间,见她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小声的问道:“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葛玉佩眼神空洞,许久只道:“今后你都不要再招惹文咏衫,她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何玉佩的样子虽然很认真,不过联想到把自己将的妖魔鬼怪的故事当真的事情,玩笑道:“何小姐,你不会学我一样,编个鬼故事报复我吧!”周年说完,看到何玉佩眼里闪过的惊恐,又觉得这并非是一个编的故事,认真的说道:“你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何玉佩想要把自己的身份一股脑说出来,可是话到嘴边用又咽了回去。“我累了,我想休息!”

    既然何玉佩这样说了,而且确实显得异常疲惫,又不忍心再追问下去,说道:“好把,我这就送你回去!”

    何玉佩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她甚至能够预感到,文咏衫得到了自己的法力而无法控制之后,她魔性会被彻底激发出来,从此只怕大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