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惊慌被探班
    黑石将葛雷带到了酒店,然而葛雷却丝毫没有怀疑过文咏衫,甚至因为两人的私下的相处自以为是的认为感情得到了升温。

    然而文咏衫只是应付了事,心里却一直惦记着白画手中的黑石。

    不过,因为从何玉佩那里得来的功力,还不能运用自如。因此担心不能完全控制住白画,也就不敢硬抢过来。

    文咏衫对着广告牌上的何玉佩看了会,心里懊恼自己未能完全学会掌握运用法力的能力。甚至开始责怪起何玉佩来,想着自己也是拜了师了的,既然拜了师那就是自己的师傅,哪有师傅看着徒弟不能平衡体内的真气而不顾!

    文咏衫越这样想越生气,掏出手机并拨通了何玉佩的电话。

    何玉佩被文咏衫骗走了法力,原本很愤怒,然而,已经渐渐习惯了现代的生活,也习惯了不用法力。当然,法力被骗走是件让她很难过的事情,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何玉佩倒也放的下,只当自己是一个现代人。

    何玉佩不想与这个心狠手辣的文咏衫有任何的来往,因此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周年在旁边见何玉佩脸色有异,问道:“怎么了?”周年对文咏衫一直充满了好奇,他没办法理解,一个女生能又傻又可爱到她这种程度。又似乎她的每一个形态都能让自己由内而外的开怀大笑!

    “我没事!”何玉佩咬着下嘴唇,神情紧张,她害怕周年知道他的身份。

    周年对事观察入微,哪能看不出何玉佩情绪的变化,趁她不注意,一把夺过手机看了看通话记录,说道:“又是那个文二小姐,她到底想怎么样?还说你是她师傅,我看她倒像是师傅!”

    “把手机还给我,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何玉佩说着,提溜着及地的长裙就要去抢。

    这话可让周年不高兴了,这些时间一心一意调教出来的新星哪能就和自己没关系!

    周年高举着手机后退两步,打开了通讯录拨出了号码。

    “不要,快把电话给挂了!”何玉佩气急败坏的叫着,无奈却怎么也够不着手机。

    “怕什么?”周年倒像是一副要打抱不平的样子,说道:“有我在,你什么,不要以为她文家有钱,有钱的人我见多了,没什么好怕的。”

    周年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示意何玉佩安静下来。

    文咏衫在电话里听出了周年的声音,客气的说道:“周大经纪你好,我找我师傅!”

    “有你这么当徒弟的吗,你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周年为了显示自己能保护何玉佩,故意把话说的很硬气,又道:“我们的何玉佩小姐一会要演戏,她需要保持自己的情绪,你有什么话就跟我说!”

    文咏衫当然明白这是何玉佩有意要躲避自己,并问道:“你们在哪里,我去探班!”

    周年心想着来探班更好,这样就能当面说清楚了!

    何玉佩听到周年报出地名之后,心咯噔一下仿佛安静的生活注定要被打破一样。

    周年挂了电话,晃晃手机说道:“一会文二小姐来了,你有什么想说的都说了别怕有我撑腰呢!”

    何玉佩内心焦虑,又没办法告诉周年,文咏衫并不是一个弱女子。“你一会小心点!”

    “我的大明星,你要不要这么紧张啊!”周年故意调侃的说道:“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怕别人乱说,影响你的星途,放心,你有我这么好的经纪人怕什么,没什么是我兜不住的。”

    “自做聪明!”何玉佩气冲冲的进了更衣室。

    周年想要跟进去,结果砰的一声门被用力的关了起来,差点被撞了个大脑袋。

    文咏衫驾车,往何玉佩开工的地方赶去,心里已经想好了要怎样拿到如何顺应真气的方式。

    然而何玉佩进了更衣室,三下两下的就把剧服换了下来,又气呼呼的出来。

    周年一看文咏衫已经换上了牛仔裤和宽大毛衣,很不理解的说道:“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提到她你的反应那么大?”

    “我们离开这里!”何玉佩边说着边拉着周年往外面走。

    听说女生和女生原本那是最强的碰撞,双方不合那可是明争暗斗,长舌激战,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居然未见其人就要先开跑了。

    周年拉着何玉佩收起嬉皮笑脸的样子,说道:“今天我还就非得在这里等那个让你怕成这样的文二小姐了!”周年说着又拿了长裙出来,严厉的说道:“去把衣服换回来开工,大家可都在等着你!”周年见文咏衫不为所动,又说道:“大家可是都在等你,你不要太任性,让别人报道你没有艺德那今后可就没人再敢找你演戏了!”

    千年时间,让世界翻了个个,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然而,在这一刻何玉佩深深的感受到了时间带来的不同,眼前的人却根本没有办法沟通。

    周年见何玉佩发呆,以为自己的话太过严厉,又哄着说道:“你现在可是在往大明星的路上,要是在这节骨眼上出了岔子就都毁于一旦了。不过嘛,你要是不想当明星了,那也就算了,我们就趁还不是大牌的时候耍一次大牌,他们爱怎么写,怎么写去!”

    何玉佩对是不是大明星这件事情并没有多在意,不过,这是她唯一学会在现代社会生存的技能。沉睡了千年,好不容易苏醒过来,自然格外珍惜能够呼吸的机会。

    何玉佩前后权衡,想着大不了就和文咏衫拼了。

    “我去!”何玉佩从周年手中夺过长裙,又赌气一样进了更衣室。

    周年靠在门后,隔着门板一个劲的安慰,又说道:“一会她来你看我的,我要用我这三寸不烂之舌让她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来找你的麻烦。”说着又解释道:“好男不跟女斗,我尽量说的她心服口服,当然了,打女人这事我是不提昌的。”

    何玉佩又好气又好笑,开了更衣室的门,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