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惊吓
    关于何士东安排打手准备要了葛雷的命的事情,许天霸当然是一早就知道了。而且刚才一直躲在楼上,靠着楼梯听着下面的动静,心里十分的紧张,当偷看到两个笨手笨脚的打手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个就不知道了!”许天霸敷衍的说道:“也有可能就是两个调皮的同学而已!”

    葛雷当然知道事情绝对不是这样,可是想着许天霸其中很多事情不知道,也就欲言又止。

    许天霸深情凝望的嘱咐道:“老大,你以后小心点!”

    葛雷只当这是一句平常的关心,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你放心,我可是老大,就这种质量的打手,再来四个也不是我的对手。”

    许天霸既想站在义父亲一边,又觉得葛雷确实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因此也就不忍心背叛。见葛雷信心满满,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老大,你觉得没事就好!”

    葛雷想起自己刚才准备去找戴思林,于是顺嘴问道:“戴思林老师还在学校吗?”

    许天霸皱了皱眉头说道:“在是在,不过至从我们一起从地宫里回来之后,她的变化似乎挺大,整天神经兮兮的,上课也神经兮兮,患得患失的样子!”

    葛雷听后追问道:“那是怎么回事?”

    “听说戴老师,常常往心理医生那的里跑,好像是咨询有关失忆的事情,又好像说她神经变得特别敏感,老觉得身边都是坏人,看人的眼神也变得怪怪的。”

    “怎么会这样!”葛雷感叹着又说道:“我去看看戴老师!”

    葛雷说着独自朝戴思林的办公室走去!

    “戴老师!”葛雷一边敲了敲门,一边说道:“戴老师是我,葛雷!”

    不一会门被打开了,戴思林一副戒备的样子看着葛雷。

    戴思林没好气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在葛雷的回忆里,当时是戴思林发脾气蛮不讲理,不而且还对文咏衫动了手。见戴思林还是这样的态度,有些控制不住脾气的说道:“戴老师,你这是又是怎么了?”

    “我怎么了?”戴思林想着自己爷爷生死不知去处,而说好的替爷爷好好教化解散天陨教,结果却根本就是一样。再加上文咏衫故意陷害自己,让别人觉自己就是一个可恶的人,她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只有邪恶。戴思林冷笑一声说道:“我就是不愿意再见到你,不可以吗!”

    葛雷一愣说道:“可以!不过你也是天陨教的一份子,我希望你还是能够留在天陨教。”

    葛雷的话让戴思林忍不住发笑道:“葛雷,看来你和那个文二小姐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话听着话里有话,葛雷不解。

    戴思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这么会演戏怎么不去当演员!”

    葛雷见戴思林预备把门关起来,一脚伸了过去,门框夹住了脚,疼的哎哟大叫。

    戴思林这才把门全部打开。

    葛雷手撑在门板上,要生气了一样说道:“戴老师,你倒是说清楚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什么叫我们会演戏?”

    戴思林也没办法再将当天文咏衫故意惹急了自己的画面重显,见葛雷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说道:“难道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葛雷追问道。

    戴思林刚想将文咏衫的不对劲说出来,却发现文咏衫出现在葛雷的身后,用一双能射出冷光的眼神望着自己。

    “没…什么!”戴思林不寒而栗,说道。

    文咏衫很自然的站在葛雷旁边,又一副清纯女学生的模样,说道:“戴老师,你上次打我一巴掌的事我已经原谅你了,当时你肯定情绪不好才会这样做!”

    文咏衫的话似乎有意让葛雷记起当时戴思林情绪失控的样子。

    葛雷见戴思林情绪不对劲,追问道:“戴老师,你刚才想告诉我什么?”

    文咏衫的样子虽然看起来很厉害,可是想着自己也是从小学武的人,怎么会怕这个一个小女生。

    “她…”戴思林的话还没说出口,只见文咏衫的眼睛里冒出火光,一闪即逝。

    戴思林惊吓的还没反应过来,文咏衫又过来拉着自己的手说道:“戴老师,我特别能理解你,你的爷爷消失不见,而我的爷爷也刚离世,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失去疼爱自己的人心情难免会很差!”

    文咏衫说着竟然掉下了两颗眼泪。

    然而戴思林却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害怕,抽出了自己的手,定了定神说道:“你们好自为之!”

    葛雷只觉得莫名奇妙,问道:“戴老师,戴爷爷还是没有出现吗?”

    “没有!”戴思林冷冷的说道:“你们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请你们离开!”

    葛雷见文咏衫在旁边一副可怜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要继续了解戴思林的话,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

    文咏衫挽住葛雷说道:“我们还是先回教室吧,戴老师心情不好!”

    葛雷伸手擦了擦文咏衫的眼泪说道:“傻瓜,你自己心情难道好!”葛雷说着心情复杂的看了戴思林一眼,这才和文咏衫并排往教室走去。

    无疑戴思林在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疼爱自己的爷爷利用完自己,没有给自己任何的交代并消失不见。而自己认为信赖的人,却把自己架在了坏人的档口上。

    戴思林无法接受,脑子里总是想被什么锁住了一样,所有的情绪被压抑的没有出口。于是,开始不停地去看心理医生,希望能够让自己平静下来。

    可是在心理医生一遍遍的诱导下,戴思林那些被锁住的记忆像是一条条无形的勾子一样,让她更加痛苦不堪。

    戴思林靠在椅背上,刚闭上眼睛,眼前立刻出现了刚才文咏衫眼睛里冒出红光的样子,惊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再看周围似乎没有什么不正常,只当是自己生了幻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