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养伤
    满世界的人都在找秦勿念父子,秦勿念父子却在老满这里不安的养伤。

    秦浩的伤势好的已经差不多,身子骨也硬朗了起来,只是对外界的世界格外害怕,整天不敢拉开窗帘,偶尔只是躲在窗帘背后,扒拉一道口子往窗外看。

    “老兄对不住了!”秦勿念对于白痴白住白治病很不好意思,又说道:“以后我一定会报答老兄的恩情。”

    老满喜欢做木工,也常常接些木活回来做,并且将其中一间屋子被隔成了工作坊。

    老满正在拉木锯,脚踩在木头上,听着吱嘎吱嘎的声音,看着地上集满的木屑,隐约听到旁边的秦勿念在说话,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什么?”老满问道,问完又好像觉得那都不重要,说道:“你们接下来去哪里?”

    秦勿念拉耸着脑袋,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道:“我也不知道接下来我还能去哪里!只怕,我一出了这个门,就会被帮主给抓回去,我这一把年纪了倒也无所谓,只是我秦浩向来也不参加帮派之间的事情,却也被连累了,而且现在……”秦勿念想着儿子被惊吓过度的样子,心疼不已。

    秦勿念已经将自己和儿子的遭遇都告诉了老满,老满听过后却很平静,好像已经看透了江湖中的恩怨情仇一样。

    老满心软,说道:“你们要是愿意留下来,但是不能白吃白喝,留下来跟我做木匠!”

    和老满相处之后秦勿念发现他虽然长得如同福娃娃,然而做事却一丝不苟和严谨,关于他自己的事情也闭口不提。

    秦勿念听到老满愿意留下自己和儿子,非常的感激,又不知道怎么表达,索性鞠了一个大躬。

    老满却依然锯着木头,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去叫你儿子过来跟我学!”

    秦勿念答应着,推开卧室的门,只见秦浩缩在窗户的一角,听到开门的声音吓的把脑袋埋在膝盖里。

    “浩儿,是我,是爸爸!”秦勿念心疼的走过去安抚着秦浩的情绪。

    秦浩缓缓的抬起头,再三确定了是自己的爸爸,这才颤抖的问道:“他们是不是找来了,他们想要了我们的命是不是?”

    秦勿念不想让自己不安的情绪再影响到儿子,他将双手搭在儿子的肩膀上,慢慢的说道:“我们没事了,没有人可以找到我们,而且老满伯伯让我们留下来学木匠。”

    秦浩眼里闪动着希望,又问道:“他们真的找不到我们了吗?他们好可怕!”秦勿浩忽然又激动的说道:“葛雷是不是和他们一样,他骗我们的,他根本就是天陨教的教主!”

    “浩儿,事情还不清楚,葛雷他和我们是亲人他不会害我们的!”秦勿念还是愿意相信葛雷不会加害自己。

    秦浩一听很激动,扒开秦勿念的手,眼神里闪烁着害怕,说道:“爸爸,你为什么还要帮助他,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是因为他的出现!”秦浩回想起被一股无名的力量抛出去,见到那张带着阴毒的脸,说道:“那个女人,就是葛雷的未婚妻,她会邪术,她不是好人,葛雷跟他是一伙的,爸爸你不要再上他的当了!”

    秦勿念对于那个自称是葛雷未婚妻的女生也疑惑,他也知道那个女生不是好人,可是如果那个女生真的是葛雷的未婚妻而和葛雷不是一伙的,那么岂不是很复杂,葛雷也随时都有可能有危险。

    秦勿念想到这里替葛雷也捏了一把汗,说道:“浩儿,爸爸知道你担心,我们先安心的在这里学木匠,等到过段时间爸爸会把整个事情弄清楚的,到时候我再想办法吧你送出国去,这样丐帮就找不到你了!”

    秦浩在秦勿念的安抚下,情绪总算平稳一些,这才慢慢的起了身。

    “爸爸,我们不走了,老满伯伯这里很安全!”秦浩说着,主动朝老满的工作坊走去。

    老满见秦浩走进来,丢了一把锯子给过去,说:“你跟我学!”又对秦勿念说道:“你把木屑和边角木头收拾起来,用大袋子装着!”

    秦勿念父子按照老满的安排认真的做起了事,顿时心里的不安消失了许多。

    “谢谢满伯伯!”秦浩对老满感激的说道。

    老满见秦浩停了下来,又见他望着自己,并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大不了的,时间会告诉你什么都可以变好,什么事情都可以变的不好,这就是经历这就是人生,你要想呆在这里就不要整天垂头丧气,好好做事!”

    老满的话说的没头没尾,不过听着却很有道理的样子,秦浩答应着,又跟着老满继续锯木头。

    秦勿念见秦浩终于愿意走出卧房,开始振作起来,心里十分安慰,用袖子擦了擦湿润的眼睛,扫起了木屑。

    关于秦勿念父子,葛雷到处寻找,可是就是没有结果像是人间蒸发一样。

    文咏衫和小教徒一致说是秦勿念父子将他们打晕然后拿走了黑石,起初葛雷不愿意相信,总觉得这中间我有什么误会。

    然而已经过了那么久,如果真的是误会那么秦勿念父子总该主动来找自己,可是到现却了无音信。

    葛雷对秦勿念父子的信心开始动摇,甚至相信就是他们拿走的黑石。

    “你怎么了?”文咏衫在葛雷的身边坐下问道。

    葛雷忍不住问道:“你确定当时是秦勿念父子拿走的黑石?”

    文咏衫以为秦勿念父子的事情已经过去,听葛雷这么一问,掩饰的喝了口茶说道:“当然是他们了,当时除了他们也没有别人。”文咏衫又故意说道:“不过,我和小教徒被打晕之后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了!”

    文咏衫的话听着也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况且她是自己的未婚妻也就更加没有理由去怀疑。

    文咏衫又自责的说道:“对不起,我弄丢了黑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