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承诺
    白画猜的不错,文咏衫果然来找自己了!

    文咏衫一大清早怒气冲冲的用法力打开了白画的宿舍的门,再一反手将房门关了起来。

    “把黑石交出来!”白画直接逼近葛雷说道。

    “你擅自闯进来,还敢这么嚣张,你也太不懂尊重别人了。”白画说着,又用法力打开了房门说道:“你现在给我出去,如果你不想好好带在这茶庄,就请你离开!”

    文咏衫仰头一笑,说道:“白姐姐,我看你是在文府住的不明白事理了吧?你不要忘了,我是文府的二小姐,而且爷爷的愿望就是希望我能继承文氏产业,你觉得如果我想要得到文氏集团,会得不到吗?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这里是谁说了算!”

    “到时候?到时候再说!”白画说着不甘示弱,将桌子上的水果,用法力掀起抛向文咏衫。

    文咏衫手掌对着空中的水果一使力,水果瞬间换了位置倾向白画。

    眼看水果就要落到了白画的身上,结果白画快手拉扯起了桌子上的餐布,往前面一甩,将水果兜了起来,掷到了桌面上。

    白画说道:“黑石我绝对不会给你的,你就不要枉费心机了!”

    文咏衫哪能被这一句话就给打发走,当然是步步紧逼,一掌法力从手指而出,哐当一声打翻了白瓷花瓶。

    “由不得你不交出来!”文咏衫说着,伸手,手臂无形中变长一样,去掐白画脖子。

    白画眼疾手快,用两根手指夹住了文咏衫的手腕,用力一甩,把文咏衫甩到了一边。

    白画淡定的说道:“你伤一次我的手腕,我伤一次你的手腕,扯平了!”

    文咏衫扭了扭手腕,不敢置信的看着白画,明明是自己的法力高强,为什么却还是伤不了她。

    白画似乎看出了文咏衫的疑惑,说道:“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得到了何玉佩的法力,你永远也不可能像她一样运法自如,你现在要做的是消化已有的的法力,而不是急着得到黑石,否则害的只会是你自己!”

    文咏衫大概有些恼羞成怒,偏偏不信这个邪,急于用法力攻之。

    白画已经有了准备,轻易躲过了文咏衫射过来的法力,又一掌回之,说道:“何玉佩的法力,岂是你能掌控!”

    这一掌力如同耳光一样抽在文咏衫的脸上。

    “你…”文咏衫捂着灼烧的脸,盯着白画,不受控制的真气在体内乱窜,像是要刺穿身上的**一样。

    文咏衫双手如爪子弯曲的伸向前,眼珠变得发红,皮肤像是要透出蓝色。

    文咏衫这是情绪激动,真气无法顺畅,又不能自如的运用法力,才导致变成这样。

    白画一个快速移步,移到文咏衫身后,然后一掌打在文咏衫背后。

    文咏衫体内真气被白画一掌给镇住了,文咏衫一口血吐了出来,双手垂了下来,眼珠也恢复了正常。

    葛雷从地宫出来之后,并朝随心茶庄赶来。见茶厅还未开门嘴里念叨着奇怪,并朝宿舍赶去,哪里知道刚到宿舍门口就见到白画在文咏衫背上击了一掌。

    “咏衫!”葛雷从后面见文咏衫喷到地面上的血液,飞奔一般的跑了过去,一把抱住她,朝白画吼道:“白姐姐,你这是在做什么?”

    白画看到葛雷的紧张有些惊慌失措,反而像是自己变成了坏人一样。“她…”白画心里也明白,虽然趁文咏衫无法顺用真气的时候,可以控制住她,然而,要是等她回过神来,只怕没人会是她的对手。

    白画不能解释,解释了只怕伤害到更多的人。

    葛雷看着文咏衫皮肤上透着淡淡的蓝,又想起她之前发病的样子,以为白画误将她当做了怪物,说道:“她这是发病了,她有血液病!”葛雷说着将文咏衫往她自己的宿舍抱去。

    白画愣了一会,想着文咏衫刚才的样子也确实是挺奇怪,也不再多问,跟在了葛雷身后。

    葛雷将文咏衫身子放平了之后,又替文咏衫做了初步的诊断。只见文咏衫皮肤很快恢复了正常,脉搏也没有了异样。

    “葛雷!”文咏衫声音微弱的说道:“我怎么了?”

    葛雷抚摸了文咏衫的脑袋,怜爱的说道:“没事了,刚才只是又犯了下迷糊。”

    文咏衫闭上了眼睛,想着自己刚才竟然被一个不如自己法力的人击倒,很不甘心。又故意难过的说道:“我以后只会连累你,现在师傅被害,爷爷也离开了人世,关于我们两个的事情…不如你和我解除婚约吧!”

    如今葛雷已经认定了文咏衫就是自己的未婚妻,是和自己走完下辈子的人,又怎会狠心放开。

    “你好好休息,不要故意乱想,我们今后不会分开!”葛雷说着替文咏盖好被子又拉好了床帘。

    白画内心复杂,实在不忍心看着葛雷被文咏衫骗着的样子,转身出了门,站在宿舍门外。

    见葛雷表情凝重的走了出来,问道:“她怎么样了?”

    葛雷深吁一口气说道:“这是咏衫的家族病,叫血液病,发病的时候全身会变蓝,包括血液也变蓝!”葛雷说着又皱了皱眉头说道:“不过也挺奇怪,为什么刚才我没有给她任何的治疗她却好了?难道是你的法力把那个蓝血给吓的消失了?”

    这样说来,白画也就明白了,看来刚才是自己的一掌镇住了乱窜的真气,同时也是因为真气顺畅而压住了文咏衫的血液病。

    “那就好!”白画含糊这又说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文咏衫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了,你会怎么做?”

    “我对她已经许下了承诺,以后都不会分开,所以就算他变成了蓝血怪物,我也一样不会抛弃她!”葛雷认真的说着。

    葛雷的话让白画听了替文咏衫感动,然而也觉得她配不上这份感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