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搬去茶庄
    云姨听到阁楼上的脚步声,好像以为文老爷会忽然从上面走下来一样。然而,抬眼看到的是葛雷和文咏衫各自提着一个皮箱走下来。

    云姨有些失望,却也很意外,问道:“你们也准备搬出去?”

    葛雷转身接过文咏衫手上的皮箱,说道:“云姨,我们也打算搬去茶庄!”

    云姨叹口气,走到葛雷面前说道:“小雷,以后就麻烦你好好照顾二小姐了,既然你们都打算搬出去了,我呆在这里也不知道该伺候谁了,我看我也还是回老家!”

    云姨是文府二十多年的保姆,早也已经把文府当做是自己的家了。

    文咏衫动情的说道:“云姨,您是看着我长大的,这二十来年您在文府付出了一切,这一走您又能去哪里?您留下来在这里养老吧!”

    云姨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很是感动!

    文咏衫眼睛落到云姨的手掌上,竟然也像树皮一样粗糙,顿时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云姨,你的手怎么变成了这样?”文咏衫有些紧张的问道。

    “哦?”云姨看了看自己的手说道:“我这手是因为长期沾水做家务才会变成这样的,不像你们年轻人的手白白嫩嫩!”

    云姨说着伸手想要去拉文咏衫的手,文咏衫条件反射的把手缩到了身后,结结巴巴的说道:“云姨,您别伤心了,我们也该走了!”

    文咏衫说着便朝门外走去,葛雷和文咏衫也匆匆和云姨话了别,跟着文咏衫坐进了车内。

    文咏衫开着车,开着开着,好像眼前出现了一只手伸向了自己。

    文咏衫吓的一声尖叫,踩了急刹车!

    “怎么了?”葛雷连忙问道!

    文咏衫双手捂住眼睛,害怕的叫道:“我撞人了,我刚才撞人了!”

    葛雷一听,也吓了一跳,下车左右前后都检查了一遍,才算松了一口气。拉开了副驾驶的位置坐了进去,说道:“什么也没有撞到,是你太累了,我们休息会吧!”

    “你确定没有撞到人?”文咏衫不敢相信的问道。

    葛雷认真的说道:“确实没有,我刚才都认真检查了!”

    文咏衫只觉得一切太奇怪了,再回想起来,刚才的一幕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不是脑子里出现的幻觉。

    坐在后面一直不说话,在努力忍不住不吐的白画,终于忍不住了,拉开车门冲了下去,就是一顿狂吐。也只有在这个时候,白画所有的淡定和优雅,才会被打破。

    文咏衫摇了摇脑袋,说道:“没有撞到人就好,我下去看看白姐姐!”文咏衫说着抽了纸巾下了车。

    白画脸色惨白,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蹲在地上不停地呕吐。

    “前面的美女在干嘛,要是没力气上车,我可以抱你们上车,我力气大的很!”

    文咏衫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探着脑袋大声的叫着。

    后车上的青年,见文咏衫回了头,又是按喇叭又是口哨声。

    葛雷在车上听到了后面的声音,立刻下了车,想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他们拖下来打上一顿再说。

    文咏衫哪能容忍,她可不是想着打上一顿就算了的事,于是拉住葛雷说道:“你别冲动,现在是人人媒体的时代,白姐姐是随心茶庄的经理,随心茶庄才不久被采访过,而且随心茶庄给人就是淡雅的形象,这要被爆,随心茶庄经理私生活混乱,将男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怎么办?”

    文咏衫说的是有道理,可是葛雷咽不下这口气,朝后面的青年对骂道:“你哥傻叉,你再叫嚣我就过去撕烂你的嘴!”

    后面的青年不知好歹,嘴巴还在冒着不干不净的话。

    白画难堪的站了起来,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手朝后面一指,只见车子忽然往后倒退,探出脑袋的青年吓的大叫,车子滑出了二十来米远才算停了下来。

    文咏衫奉承的说道:“白姐姐太给力了,就是要给他们点教训!”

    白画无奈一笑,脸色难看,然而又不得不钻进了车里。

    “你坐后面照顾白姐姐吧!”文咏衫主动说道。

    葛雷听一向醋意大的文咏衫竟然这样说,以为故意试探,于是默不作声的准备往前面坐。

    文咏衫见葛雷准备开车门,没好气的说道:“白姐姐都吐成这样了,你快去后面看着点。”

    葛雷盯着文咏衫看了会,这才又上了后座。

    文咏衫启动了车,很快后面的小青年跟了上来,似乎对刚才车子后滑的小意外并没有放在心上,又挑衅的安喇叭吹口哨。

    白画晕车晕的已经很烦躁,再加上这些被这些流里流气的青年骚扰,不禁更加烦躁。

    葛雷看着白画紧绷的脸,和无神的眼神,再看看后面嚣张的青年,说道:“咏衫,你停车,让我下去教训教训他们,你们两个不要下车!”

    文咏衫没有停车,不过车速稍稍减慢了,后面的车子几乎贴了上来,青年们更是得意,甚至做出了用舌头舔自己手掌的恶心动作。

    “白姐姐,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文咏衫嘴巴上说着,眼睛透过后视镜,一直很认真的观察着后面的情况。

    白画硬撑着身子,回头一望,伸出手指对着后面车子的轮胎,准备用法力把他们的车轮给放了气。

    然而就在白画使用法力的同时,文咏衫趁葛雷和白画都扭着脑袋往后面看的时候,一只手也伸出了窗户外,几乎与白画同时使了法力。

    只听见后面的车子嘎然而止停了下来,文咏衫一脚将油门差点踩到底,车子飞速的往前开去。

    在快看不到后面的车子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响,只见后面的车子被熊熊大火包围起来,浓烟滚滚。

    文咏衫假装一副惊恐的样子问道:“白姐姐,是你…”

    “不是!”然而又百口莫辩。

    葛雷坐在旁边沉默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