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发现
    文老爷阻止葛雷打开大木箱子,当然也就没有理由继续将它打开。不过,这也在葛雷的预料当中,这也是为什么想了心思要将铜锁敲坏的原因。

    葛雷在文老爷的注视下,将碎玻璃清扫了干净。

    “爷爷,对不起了,我一会找人来修!”葛雷歉意的说着和文老爷回到了客厅。

    文老爷连连摆手说道:“不用了,我一会让小赵请人来就可以了!”

    既然文老爷这么说了,葛雷也就不再坚持。

    葛雷上了阁楼敲了敲文咏衫的房门!

    文咏衫早已经醒来,一直呆在房间,不过是在打坐运功。听见有人敲门,缓缓睁开眼,起身开了门。

    葛雷惊呼道:“你的眼睛怎么了?”

    文咏衫一开门,还没来的及打招呼,就听到葛雷这么惊呼。文咏衫被葛雷夸张的语气吓了一跳,转身到了梳妆台前,只见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通红,眼珠如同要炸掉一样。

    文咏衫心里明白,这是因为自己还没能理顺体内的法力,如此才会气血上升,好像要冲破头顶一样。

    “没事,我这大概是上火了!”文咏衫赶忙转移了话题,问道:“你一大清早找我有什么事?”

    葛雷其实还是担心文咏衫的状况,不过,见她不愿意多提,也就不再多问,眼前重要的事情是搞清楚文老爷到底在做什么。葛雷有想过把昨晚看到的情况如实的告诉文咏衫,转念一想,这爷孙两虽然之前闹了别扭,但是他更愿意相信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亲情是不可磨灭的。因此担心告诉了文咏衫,结果却因为文咏衫的心急和不忍心,让文老爷知道了自己他的窥探。

    “我确实有事来找你!”葛雷一愁莫展的说道:“我现在是天陨教的教主可是却没办法养活这么大的一群人,还得靠你…我这算吃软饭的吧!”

    文咏衫只知道从很小就有花不完的钱一样,所以对于养活百来人是没有什么概念的。

    “没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文咏衫根本就没有把花钱这事当做是一件多大的事情。

    葛雷自行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愁眉苦脸的说道:“刚才负责生活的教徒打来电话,他说你留给他的卡,卡上面的钱已经用完了!”

    文咏衫虽然觉得好像挺快一样,不过也只是“哦”了一声说道:“我一会给他转过去!”

    文咏衫的话说的很简单,以为缺钱就给钱而已。

    葛雷犹豫着说道:“天陨教每天的开销不是一个小数目,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告诉爷爷吧!”

    文咏衫脱口而出说道:“就当我每天多买了一件衣服而已,你不要紧张,没事的!”

    文咏衫的账像流水一样的走,确实也挺吓人的,葛雷其实也早就想和文咏衫告诉文老爷,只是总忘记了。

    趁这机会,葛雷又说道:“这钱毕竟是文老爷辛苦赚来的,你一会下去还是告诉爷爷一声的好。”

    文咏衫房间里藏了三块黑石,她可不想在和葛雷讨价还价的时候让这有灵性的黑石暴露了出来,于是说道:“也好,我现在去跟爷爷说。”

    文咏衫说着便出了卧室!

    葛雷跟在后面,下了阁楼却假装倒水喝的进了餐厅。

    “爷爷,早!”文咏衫还当真在文老爷的旁边坐了下来。

    文老爷见文咏衫对自己似乎又没有排斥一样,说道:“衫儿,你今天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晚上少玩点手机!”

    文咏衫没兴趣和文老爷东拉西扯,嘴上答应着。

    葛雷在餐厅偷偷观望着文咏衫和爷爷的动静,见两人已经进入了聊天的模式,这才假装不经意的走出餐厅朝后门走去。

    出了后门,葛雷一个箭步冲进了房间,打开了大木箱,只见木箱里面有针头,有手术刀,还有一次性手套。葛雷疑惑的关了木箱又打开冰柜,只见冰柜的格子里放满了一袋袋的血液!

    葛雷惊呆了,又查看了一番,发现在冰柜后面的一侧还有一个水龙头,水龙头上搭拉着一根白色接水管,地面最里面的一角有一个地下的漏水阀。

    葛雷心里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鼻息甚至闻到有股淡淡的血腥味道,心里有着不好的猜测,可是他无法想象一个年迈的老人能做出活人取血的事情。

    葛雷脑子一片空白,从后门返回到客厅,在文咏衫旁边坐下。

    文老爷似乎听了天陨教的事情震惊,所以全神贯注的听着,因此也没有注意到葛雷神色的变化。

    葛雷闭着眼睛头往上微微仰着,耳边听到文咏衫说道着:“爷爷,我支持天陨教,我希望爷爷也能支持,他们都是一群可怜的人!”

    “爷爷当然愿意支持!”文老爷有些为难的说道:“只是,爷爷之前的积蓄都投到了文氏集团,剩下的现钱也没有了多少,而现在文氏集团的股份在妃儿手上,只怕爷爷也是有心无力了。”

    文咏衫瞪大了眼睛看着文老爷,文老爷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说就要没钱了一样!文咏衫还不知道没钱的滋味,忽然还真是有点慌了神。

    文咏衫问道:“爷爷那怎么办?”

    文老爷对文咏妃的能力很看好,他也相信文咏妃能够将文氏集团做好,只是对于文家的怨恨太深,如果当真让她掌管了文家的一切,那么等到他百年之后,只怕文咏衫会一无所有。

    或者说文老爷想要文咏衫主动出击,将文氏集团再夺回来,这样的想法虽然很自私,可是在文老爷看来,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文咏衫今后的生活。

    大概宠爱的太过深切,并会觉得自己的宝贝孙女没有了自己的守护,会吃了大亏!

    “爷爷…”葛雷睁开眼睛,想要直接问清楚其中的原因,可是抬眼看到文咏衫,又不忍心当面再问下去。葛雷起身,说道:“云姨好像做好了早餐,我肚子已经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