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再得黑石
    文咏衫将自己关在了卧室里,盘腿坐于瑜伽垫上,气运丹田,双手如能颠倒乾坤,一推力,床头上粉色的陶瓷杯,啪的一下裂开了。

    房间里有了破碎的声音,住在隔壁的葛雷听的很清楚,以为文咏衫出了什么事情,便从床上爬下来就往她的房间跑去。

    “怎么了?”葛雷边说着边开了门,见文咏衫蹲在对上拾着碎片,刚想提醒她小心,并听到哎呀一声。

    葛雷走过去也蹲下来一看,发现文咏衫的手指头被割破出了血,快速的起身回到房间拿了医用箱,又过来蹲在了文咏衫旁边。

    “怎么那么不小心!”葛雷嘴上责备着,却拉起文咏衫的手仔细的替她清理了伤口。

    “我是不是好笨!”文咏衫看着自己被棉布包扎起来的手,又故意撒娇一样说着。

    文咏衫的手修长白皙,握在手里感觉得到温润。

    葛雷以为是因为自己而影响了文咏衫的心性,才会冒失的打碎了杯子,于是歉意的说道:“对不住了,刚才我直接拒绝爷爷给我们安排结婚的事,让你难堪了,我并不是不愿意跟你结婚。”葛雷盯着文咏衫美丽而带有神秘色彩的面孔,又承诺道:“你就是我这一辈子的新娘,等到守孝期一过,我并娶你为妻!”

    能拖延结婚的日期对于文咏衫来说是好事,这点心思当然不能让葛雷发现,并假装很宽容一样说道:“没事的,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等你来娶我!”

    葛雷被理解,自然感动,默默地替文咏衫收拾地面的碎玻璃渣,开玩笑说道:“下次要是再有危险物品记得直接叫我,这收拾地面可比给你包扎简单多了。”

    文咏衫做了个鬼脸,说道:“那你以后得随叫随到!”

    葛雷满口答应着,忽然感觉到口袋里的黑石在里面跳动,想着反正在房间,索性把黑石从口袋里面放了出来。

    只见两块黑石像两只大苍蝇一样,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飞行,像是在嗅嗅有没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两块黑石忽然在文咏衫的化妆盒里面停下来,不停地撞击。

    文咏衫见此大吃一惊,同时也吓出了一声冷汗,因为文咏衫的黑石就放在这个化妆盒里面。

    文咏衫故意假装轻松的说道:“你快管管你的石头吧,它们都想造反了!”

    葛雷见两块黑石这般表现激烈,也觉得奇怪,黑石可是灵石。于是问道:“你这里面放的是什么?”

    文咏衫见葛雷走去想要打开化妆盒,连忙阻止,拦在旁边说道:“女生物品,男生止步!”

    葛雷耸耸肩说道:“化妆品而已,看看有什么关系!”说着伸手就要去那。

    文咏衫敲了敲葛雷的手,生硬的说道:“不许碰!”文咏衫说完,一手一块,将黑石拿在了手上,对黑石说道:“不能无理取闹,看把你的主人都带坏了!”

    黑石在文咏衫手上变的很听话,静静地躺在手心不再闹腾,文咏衫惊喜的说道:“你看,他们两是不是跟我关系特别好?”文咏衫故意调皮的说道:“不如…不如你就把他们放在我身上好了,我替你保管!”

    葛雷之前一直想着要替师傅保管好黑石,而如今师傅已经被害,而文咏衫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把黑石留在她的身边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葛雷爽快的说道:“当然可以,就放在你身上好了!”

    文咏衫没心一阵激动,只感觉幸福来得太过突然,却假装平静的说道:“好吧,就让你这石头放在我这里吧?”

    葛雷的黑石到了手,文咏衫打着哈欠,举着自己受伤的拇指对葛雷说道:“不行了,伤员要休息了!”

    葛雷看着文咏衫的倦意再看看她手上随意拿着的黑石,嘱咐道:“他们可是不简单的石头,你好好保管,我还指着它们修炼,让我有底气复仇呢!”

    文咏衫连连点头,说道:“放心,我在黑头在!”

    文咏衫边说着,边将还隐隐担心的葛雷推了出去。

    葛雷这才一出门,文咏衫便收起了纯真温顺的样子,手指往门一点,门被顺势关了起来。

    文咏衫坐于瑜伽垫上,念力若使,让手上的两块黑石在头顶盘旋,而这个时候藏在化妆盒里的黑石也冲破了出来,跟在另外两块黑石的后面盘旋。

    房间里发出耀眼的光芒,整个空间顿时都充满了力量。

    身体里的内力在不停的撞击,只见文咏眼睛忽然红亮如果,又忽然恢复正常,头发一阵发白一阵又恢复黝黑衫。文咏衫感觉到自己逐渐强大,整个身体轻飘飘一般。

    三块黑石在头顶,欲合有分,似乎找不到自己的顺序,于是越来越快速的盘旋,甚至发出了一阵低吟。

    “收!”文咏衫说着伸出手,只见三块黑石稳稳的落到了手上,并得目光坚定的说道:“我会帮你们团聚的!”

    收了黑石,运了功,让体内乱撞的功力顺畅起来,文咏衫很得意,甚至觉得自己就此就是天下第一人,而对于自己满身的法力,总有种蠢蠢欲试的冲动。

    然而,如果按照传说中的故事,那么文咏衫就该是守护黑石文天将的后代,如今黑石又交给文家后代保管,似乎也算得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也因为这样,葛雷对于将黑石交给文咏衫这件事并没有多想,以为她会像祖先一样,尽心保护黑石而,如此也就不会料到这一给,文咏衫并没有再打算还给自己。

    葛雷的心思反而放在何士东的身上,他必须找到何士东,他必须要报仇,然而,何士东作为高管,他的住所不会那么容易被暴露。

    想要尽快的找到何士东,葛雷想过只能借用丐帮的力量。

    而丐帮的仇也一定要报,也不能让杀害自己父母的人,再坐在丐帮的位置上为所欲为。

    第一百五十二章寻秦家父子

    文咏衫包揽了天陨教教徒的一起三餐,这样说来,她就是天陨教的大股东,既然这样,葛雷对于有关天陨教的事情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于是,顺带着把丐帮的一切并说了,关于秦勿念父子在丐帮休养的事情,自然也告诉了文咏衫。

    葛雷原本打算只身前去天陨教,不过,却拗不过文咏衫,于是带着她一起去看望秦勿念父子。

    进入地宫大厅,教徒们纷纷出来迎接,齐刷刷的说道:“葛教主英明!”

    葛雷虽然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英明,不过已经习惯了接受他们跪拜式的最高问候。

    葛雷让教徒们其了身,教徒们互相看看,又忽然齐刷刷的跪下说道:“葛教主夫人圣明!”

    文咏衫在教徒们心里看来已经有了地位,这让文咏衫假装不知所措的对教徒们说:“你们客气了…起来,起来!”

    看来教徒们也都并不是完全没有灵魂,起码心里非常的清楚自己的衣食父母。

    葛雷见教徒们起了身,这才问道:“秦家父子两可还好?”

    教徒们面露难色,左右看看,之前带领秦勿念父子去宿舍的小教徒说道:“葛教主,其实秦勿念父子在你离开之后的当天晚上,便连夜离开了!”

    葛雷听到秦勿念父子离开的消息很失落,以为他们两个还在为自己将天陨教,教徒安排到丐帮的事情生气,要是这样倒也算是自己的不对,就算他们以后不再搭理自己也属于正常。

    不过葛雷担心秦勿念父子离开这地宫之后,被秦旺手下的人遇到,想必秦旺如果再抓到秦勿念父子,多半会要了他的命!

    这样一想,葛雷有些着急,他不能让自己猜刚相认的亲人又失去。

    “我们现在必须找到秦家父子两人,你们现在分散出地宫,都给我好好搜查!”葛雷的语气不容商量,或者说这就是命令!

    教徒们低下头默不作声,似乎在用沉默来抗拒。

    文咏衫见此,说道:“你们身为天陨教教徒,就该听从教主的安排,我相信葛教主让你们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教徒们听了文咏衫的话,面面相觑。

    “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你们觉得你们的任务就是寻找黑石,然后修炼,而不是这样做着无意义的事情。”文咏衫见无人出声,又说道:“其实大家不必担心,既然葛教主答应了你们会带领你们寻找黑石就一定会做到,更何况,丐帮手中很有可能有一块黑石!”

    文咏衫的话说的很有条理,既安抚了教徒们,又不让葛雷失去威信。

    “我们愿意听从教主的安排!”教徒们经过细小的商议,齐声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出发!”葛雷觉得寻找秦勿念父子的事情刻不容缓,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保证他们不会再出事。

    天陨教的教徒们如同蚂蚁出洞好不壮观,他们按照葛雷的分配,各去一方,各自寻找。

    文咏衫带了小教徒,两人乘了车往各个天桥寻去。

    文咏衫相信两个被四处追杀的人,如果还没有离开这座城市,或者说他们还算有点聪明,那么一定会反其道而行。

    既然追杀他们的是丐帮,而且听葛雷的描述,现在的丐帮反而西装革履,那么对于他们来说,丐帮只是一个职业,或者说一个帮派的借口。如此,丐帮的弟子应当很不愿意别人形容他们是捡破烂的丐帮,所以即使各个地方的寻找秦勿念父子,相反单单不会注意到天桥下那些破烂的流浪人。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文咏衫相信他们一定会藏在流浪者的中间。

    文咏衫带着小教徒寻找了好几个桥洞口,忽然听到小教徒兴奋的说道:“在那里,我看到他们了!”

    文咏衫说着小教徒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两个闪闪躲躲的男人!

    “我们过去!”文咏衫说着和小教徒走了过去。

    秦勿念父子看到两个人朝自己走了过来,警觉的想要逃跑。

    “是我!”小教徒有些着急,大声的喊道。

    秦勿念听着声音也是有点耳熟,仔细一看就是天陨教的教徒,于是拉住了秦浩说道:“毕竟他们收留过我们,而且也没有做出过对我们不利的事情,既然我们打算离开这里,也还有个交代!”

    秦勿念刚说完,文咏衫和小教徒已经走了过来。

    “你们不要害怕!”文咏衫走近秦勿念父子又说道:“我是葛雷的未婚妻,我听他提过你们,你们是他的亲人也就是我的亲人,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可以对我们说!”

    文咏衫的话,让秦勿念很安慰,嘴角露出点笑意,说道:“看不出来,那臭小子还有你这么懂事的未婚妻了!”秦勿念说着又惭愧的样子说道:“我也是没脸见我这侄儿了,我不能再帮他复仇帮他坐上帮主的位置了!”

    “三叔,您这是怎么了?”文咏衫关切的问道。

    秦浩见父亲不忍心说,插嘴道:“我们商量好了,以后不再管丐帮的事情了,现在是法制社会,也不再能用那套江湖规矩了。”

    “虽然葛雷没有你们的帮助,今后要做的事情会更难,不过我相信他会尊重也会理解你的选择!”文咏衫说着又问道:“三叔你们可是有什么打算?”

    秦勿念对文咏衫这个女生没有任何的防备心里,且娓娓道来。

    原来秦勿念父子偷偷离开,是打算转车去其他的城市,在想办法出国然后让丐帮从他们的记忆里删除。可是到了车站买票的时候才发现,两人的身份证件都留在了阳光帮酒店,因此并混迹到流浪者当中,想着找到时机并溜进酒店拿回自己的证件。

    听了这些话,文咏衫说道:“既然如此,我一定会想办法帮助你们的。”

    秦勿念父子已经认出了文咏衫,想着文二小姐愿意帮忙,那么一定能拿回证件,不由满怀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