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逼婚
    葛雷到了海边,用力的拍打着何士东新换的铜门,一阵阵咚咚的声音震耳欲聋。

    “何士东你给我出来!”葛雷大声叫着,别墅内没有半点回应,忍不住又上了脚朝着大门又用力的踢上了几脚,可是房间内没有任何回应。

    葛雷用了自己的特异眼,朝里面一看,房间内的家具已经被白布都罩了起来,看样子何士东已经不在这里!

    葛雷不解气的又朝大门咚咚咚的踢了几脚,这才死了心,朝海边上走去。

    海水拍打着葛雷的脚裸,有些微微寒冷,可是这点寒冷,更让葛雷想起师傅的身子被淹没在这海水了。

    葛雷双手聚拢着自己的声音,对着大海大声叫道:“师傅!”

    师傅没有回应,徒儿只能悲伤不已。

    葛雷默默地闭上眼睛,往后仰去,倒在了海水里,海水淹没了半个背身,波涛涌来,起起伏伏的拍打着脸。

    这冷水渐渐刺骨,葛雷感受了师傅的感受,直到现在也无法接受师傅死前所遭受的痛苦。

    葛雷愤然爬起身,沿着海边一边大叫一边奔跑,直到不能再跑动。

    葛雷筋疲力尽的回到文府,身上的衣服还湿哒哒的搭在身上,文老爷一看,说道:“小雷,你师父的事警察会查出凶手,你不能再这样折腾自己了!”

    葛雷知道自己不能出事,如果自己出事了就没有人为师傅报仇了。

    葛雷点点头,声音沙哑的说道:“爷爷,我知道了,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云姨从厨房出来,见葛雷这一身湿哒哒的模样,随口问道:“下雨了吗?”见葛雷眼圈红红,也不再多问,说道:“我去给你熬姜汤,你去换身衣裳吧!”

    想着自己不情愿的被师傅安排入赘道了文府,而如今文府却成了自己唯一的庇护所。

    葛雷听后鼻子一酸说道:“谢谢云姨!”

    文咏衫听到葛雷回来的动静,并出了卧房,下到大厅。

    见文老爷控制自己情绪,问道:“爷爷,葛雷呢?”

    文老爷指指浴室。

    文老爷对文咏衫的情绪也是了怀疑,开始理智的明白过来,这对自己的怨恨不是来自文咏衫,而是来自那个被抽干了血液的女孩。

    这样一想,文老爷又抽了口水烟,悄悄打量了文咏衫,发现这确实已经不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孙女。

    “衫儿,是爷爷对不起你!”文老爷到底自责,如果自己找对了血液,那么文咏衫说不定就不会被那个意念坚强的女生所改变。

    文咏衫对于文老爷的道歉只觉得反感,在她的心里,这个曾经亲爱的爷爷消失不见,剩下的就是一个虚伪的,心狠手辣的老人!

    不过,文咏衫却假装天真的问道:“爷爷,对不起什么?”

    文老爷叹口气,原本只想让孙女能够不再受血液病的折磨,哪里知道,却让孙女变得不再是自己的孙女。

    文老爷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虽然知道孙女已经变了,可是依然忍不住慈爱的看着文咏衫,说道:“不管你遇到了什么事情,我依然还是你的爷爷!”

    文老爷的话说的跟轻,可是却包涵了所有的宠爱。

    “我知道,爷爷!”文咏衫有那么一刻,甚至要被感动了,可是总有一个声音在拉扯着自己说道:他是你的仇人,他是你的仇人!

    文咏衫内心的温情被仇恨打败了,心中的柔软也彻底不见。

    葛雷从浴室走出来,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你怎么了?”文咏衫让葛雷坐到旁边,问道:“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葛雷不想文咏衫替自己担心,接过云姨递过来的姜茶一股脑喝了下去。说道:“没事!”

    文老爷看了看葛雷又看了看文咏衫,心里盘算着,文咏衫血液出现这样逆反的状态或者只有葛雷才有办法。

    而他们两个现在只是定婚关系而已,为了确保文咏衫今后出什么状况的时候,可以得到葛雷及时的保护和治疗,说道:“你们两个定婚已经那么久了,也是时候该把婚给结了!”

    文咏衫一听有些着急了,说道:“爷爷,我们还是学生!”

    “现在不是只要到了法定年龄就可以结婚?”文老爷慈祥的说道:“你和葛雷定了下来,我也就放了心,我都一把老骨头了!”

    文咏衫自然不愿意成婚,对于她来说,如今的一切都只是暂时的伪装,既然是伪装也只会想着如何脱身,而不是陷进这张自己织的网里。

    葛雷低着个头,脸色很不好看,忽然猛然抬头说道:“爷爷,我师傅才刚过世,您怎么能让我们现在成婚?”

    文老爷听葛雷这么一说,自然明白他的孝心,不过还试图说服,道:“你师傅临走之前,最想要看到的事情就是你和文咏衫能够成。”文老爷说着也似悲伤一样,又说道:“如果你们能够成婚,你师傅在九泉之下也会安息的!”

    葛雷憋的脸色通红,忽的站起来,说道:“爷爷,我师傅在冷水里尸骨受寒,而我却要大办喜事,您觉得这样合适吗。”葛雷怕伤到文咏衫,又说道:“我并不是不想娶咏衫为妻,而是在这个时候,我还要守孝!”

    文咏衫起身也站到葛雷的身边说道:“葛雷说的没错,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成婚,这只会寒了九泉之下师傅的心。”又对文老爷安慰道:“爷爷,既然我们都已经定了婚,又何必操之过急,更何况您的身体还硬朗的很。”

    文老爷心中着急,却也不愿将实情告诉葛雷,只能说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情看来我是管不了了,你们好就好!”文老爷又恳请的对葛雷说道:“算爷爷请求你了,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照顾衫儿!”

    葛雷理解文老爷爱孙心切,点头答应着,只是文咏衫倒像是松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