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流氓手段
    秦勿念到底也没有再怪罪葛雷,然而秦浩却咽不下这口气,板着个脸,怒目而对,像是要讨回公道一样。

    “浩儿!”秦勿念拍拍秦浩的肩膀,说道:“葛教主一定有她的原因,我们亲人才相认,彼此不能再生间隙,我们要一心将现在的帮主拉下来。”

    秦浩听父亲这样一说,脸色才慢慢缓和下来。

    葛雷又对其中一个教徒说道:“你带他们下去休息!”

    秦勿念父子犹豫着跟着教徒往侧边的地道洞走去。

    葛雷又对所有教徒说道:“你们继续冥想!”说完三两步和秦勿念并排走去。

    葛雷虽然来过地宫两次,却还从来没有去过住宿的地方,想想百来号人,得要多大的地方才能容的下。

    转过过道,眼前豁然开朗。

    只见这一个大洞里面,顶上装了很多灯光,而地下被分割成几十间房间,房间看起来就像是古堡一样。

    葛雷忍不住感叹,这戴冠龙得赚了多少钱财才能支撑起这个地宫,再看站在旁边有些麻木的小教徒,忽然明白过来,他们就是被戴冠龙圈起来的鸟,久了忘记了扑闪翅膀。

    进了隔间,只见里面除了一只木柜和一张桌子,就是两张床。

    “好了,你下去吧!”葛雷让小教徒退了下去。

    小教徒刚退下去,秦浩顶着一身的伤几乎支撑不住,瘫软下去,秦勿念手快扶住了,让他慢慢的躺下去。

    葛雷按了按秦浩的四肢,让他全身放松,又接过秦勿念手上的药袋,拿出药瓶和针头针管替秦勿念扎上了吊针。

    “不会有事吧?”秦勿念忐忑不安问道。

    葛雷宽慰的说道:“没事的,你放心,秦浩只是刚才情绪太过激动,再加上身上有伤,才会支撑不住。”

    如此,秦勿念稍稍放心,不过却一直坐在秦浩床边,陪着。

    一个年过五十的男人能这样柔情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葛雷鼻子一酸,想着自己未见有过记忆的父母,若是他们还在世定也会这样对待自己。

    “我一定会夺回帮主之位的!”葛雷自言自语的说道。

    秦勿念眼睛看着自己的孩子,轻生的说道:“你能这样想,我大哥大嫂在九泉之下也会安息的。”

    秦浩眼皮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秦勿念很激动,两颗眼泪忽然就落了下来。

    “江湖恩怨又如何!”秦勿念叹口气说道:“我曾特意将你送出去读书就是想让你离开丐帮过自己的生活,你却一定要回来陪我,我都一把老骨头了,要你陪做什么。”

    秦浩看到父亲难过的样子,也不禁自责说道:“爸爸,是我不该一开始就离开,如果我不离开,说不定我也有能力和那些坏人抗衡。”

    “傻孩子!”秦勿念说着,又安慰道:“你好好休息,没事了!”

    葛雷在旁边忍着被牵动的情绪,说道:“你们安心在这里修养,我该走了。”

    葛雷说完又走向厅内,对教徒们再三交代,要好好照顾秦勿念父子,这才放心的返回。

    葛雷一路返回,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刚到文府门口,却发现文府聚集了好多警察。

    文咏衫一见葛雷并扑了上去,一副害怕的样子,紧张的说道:“葛雷,有变态,你看!”文咏衫说着手指着大门。

    只见大门上被倒淋了狗血,门前被倒了很多粪便,门口的桃树被砍断搭在一旁,整的就像是逃债者的住宅。

    “怎么会这样!”葛雷自言自语的说着,放开文咏衫朝文老爷走去,问道:“爷爷,发生了什么事?”

    文老爷脸色涨红喘着粗气,双手撑在拐杖上,看样子似乎刚大发过脾气。

    文老爷用拐杖指指这些被破坏的地方,说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的兔崽子,敢在我文府门口撒野,让我逮着了一定不会放过。”

    可以看的出来,文老爷的情绪非常激动。文老爷年轻闯下事业,一向只有别人听从自己,哪有被人这样捉弄过,这口气怎么也得出。刚才已经跟警察吼过,要是警察查不出人来,那么就只有自己亲自动手了。

    警察还是那个警察,刘警官。

    刘警官见文府被祸害成这样也是大吃一惊,劝道:“您老消消气,看来这是些地痞流氓做的,我们会查清楚的。”

    文老爷看着文咏衫被吓的目瞪口呆的样子,很是心疼,对刘警官说道:“你们要是不能给我交出人,我跟你们没完!”

    刘警官说道:“文老爷您这是在侮辱警员的能力吗?”

    刘警官从小立志要当警察,也如愿当了警察,一心想要为民除害,然而无奈天资不好高,凭着自己的勤快肯干,敢察大家都回避的案子才升上了队长的位置,如今被有钱的老爷当众质疑自己办案的能力,内心也十分不好受。

    “我还就侮辱你们警察怎么了?”文老爷的话一出口,一旁的葛雷也是惊呆了。

    这可不能再多出事情,要是让警察知道自己想要私下报仇,那岂不是让警察随时关注着自己。

    这招惹上了警察,只怕自己也就没有那么方便行事了。

    葛雷连忙安慰道:“爷爷,刘警官肯定能够找出这些流氓,您不要担心。”

    葛雷说完又询问了事情发生的时间,这一了解发现和自己从丐帮救出秦勿念的时间就是前后脚。

    丐帮以卑鄙下流著称,只有他们不想做的事,没有他们做不了的事。

    这样看来,丐帮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住处,而且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就是他们做的。

    “葛雷,我好怕!”文咏衫脑子里闪过曾经被绑架的样子,面露惊恐之色。

    “不怕,有我!”葛雷说完,又对文老爷说道:“我有点事,还得出去一趟!”

    葛雷说完转身离开,也不管文老爷和文咏衫很不理解的样子。

    “这小子真不靠谱!”刘警官没好气的说着。

    刘警官带领手下人拍下了现场,又做了笔录之后,让手下人收工,而自己却留下来替清理文府被糟蹋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