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会师傅
    说白画和何玉佩来了个世纪大和解,这让文咏衫始料不及。原本想着的趁机教训下白画,然后再私下里和师傅相认,让她传授自己法术。

    教训落了空,那么剩下的就是学法术了。

    文咏衫驱车一个人来到了临市,打听了何玉佩所在的地方。

    “这里正在录节目,你不可以进去!”文咏衫被现场录节目的工作人员挡在外面。

    周年刚好看到了文咏衫,这才把文咏衫领了进去。

    文咏衫问道:“我师傅呢?”

    周年见文咏衫很认真的样子,差点笑出了声!

    “你还真把我们的何玉佩当做师傅了啊?”周年见文咏衫依然一丝不苟,轻咳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你,文氏集团二小姐,以后文氏的接班人!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周年说着伸出了手。

    眼前这个年轻的经纪人居然能将一个千年之前,没有现代文明的女子调教成明星,也算是厉害了。

    文咏衫打了下周年的手,问道:“抱歉,的让你失望了,我还真不是什么接班人,恐怕是没什么机会合作了!”

    “那好吧!”周年又好奇的问道:“你叫我们的大明星叫师傅,你跟他学什么?”

    “用不着你管!”文咏衫刚说完,何玉佩从里面走了出来。

    何玉佩见到文咏衫,没好气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何玉佩苏醒过来的时候带着满腔的恨意,而经过这段时间历练了现代的生活,已经能够将之前的恩怨放下。不过,仅是放下,对于和白画有关联的人,也并不想过多接触。

    “师傅,我是特种来看你的!”文咏衫很自然的叫着师傅,就像是好朋友之间的一句口头禅。

    然而在何玉佩的认知里,师傅是一个很讲究的称呼,怎么能随意的叫。

    何玉佩说道:“以后你不要再叫我师傅,我们也当做不认识,不要再来找我!”

    “师傅,你就不怕我告诉周年你的身份?”文咏衫凑近何玉佩小声的说道。

    何玉佩惊慌失措的看向文咏衫,没想到她能用周年来威胁自己。

    何玉佩不想让周年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份,她不敢想象,如果被知道自己是来自千年之前那该会怎样。

    “你想怎么样!”何玉佩盯着文咏衫小声怒道。

    文咏衫一脸无辜的说道:“师傅,我就是想让你当我的师傅,并没有恶意,你不要紧张。”

    “有话就直说!”何玉佩当然不相信,文咏衫特意来看自己是没有目的的。

    文咏衫认真的说道:“我要你教我法术!”

    “那不可能!”何玉佩直接拒绝道:“你你要学法术,休想!”

    “我告诉你,我就是这么想的!”文咏衫一点也不回避葛玉佩的眼光,说道:“我一定要学会法术,如果你不愿意教,我会想办法让你教!”

    周年退到一旁正观察周围环境,一转身见两人充满了火药味。

    “干嘛呢?”周年连忙上前阻止,他可不想被人发现自己的艺人当众和朋友撕破脸。

    周年说着,又面带微笑的挡住文咏衫,说道:“文二小姐,你不会是特意来找我们玉佩吵架的吧,如果想制造吵架上头条对不住了,我们不奉陪。”

    文咏衫也报以意味深长的笑意,眼神越过周年说道:“是吗,师傅,我看我还是跟周年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何玉佩忍气吞声,拉了拉周年的手臂,让他让到一旁,说道:“我们只是说着玩,没有吵架,我们以前就是这样。”

    周年总觉得何玉佩的样子看起来很奇怪,只能提醒。“我的玉佩小姐,你现在已经是艺人,不能再在公众面前随意说话,给大家留下想象的空间。”说着又转身对文咏衫说道:“文二小姐,你要是当真把玉佩当做是好朋友,那么还请你理解和支持玉佩的工作,不要再让大家有误会的机会!”

    文咏衫一脸的轻松,说道:“能让师傅不被误会,我当然很乐意,不过,就看师傅是不是在意别人的想象了。”

    何玉佩明摆着被威胁,然而既然在意就得认了被人威胁。

    “我是你师傅,以后你想找我就打电话给我,我们私下再见。”何玉佩的话默认了文咏衫的要求。

    周年听后很不情愿的递给了文咏衫一张名片。

    文咏衫朝何玉佩灿烂一笑,说道:“师傅,你能成大明星我真高兴,你录节目吧,我下次再来找你。”

    文咏衫说完得意的离开。

    “玉佩,你是怎么了,文二小姐家里再有钱有势,我们也不能怕她呀。”周年看不过眼,在旁边劝说。

    何玉佩制止道:“你不要胡说,这件事和你无关!”

    周年没见过文咏衫何玉佩这样义正言辞,立马转了话题。说道:“来笑一个,一会导演可不想看到你这愁眉苦脸的样子。”

    何玉佩深吸一口气,有着不好的预感,只觉得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然而又不能完全的杜绝,只能任由文咏衫牵着鼻子走。

    文咏衫确实打好了自己的算盘,她会尽一切的力量让自己变的强大。只是在葛雷面前变的异常温顺,显示着自己的柔弱。

    文咏衫提了一大堆东西回家,一副累趴的样子,往沙发上一靠说道:“好久没逛这么久的街了,腿都酸了!”文咏衫边说,边装模作样的捶着自己的腿。

    葛雷对文咏衫已经认定为自己的未婚妻,而不是心里还有着隔阂把她当做是师傅交代要照顾的师娘。

    “我来帮你捏捏!”葛雷主动的凑了上去,文咏衫配合的抬起了脚。

    只是手刚准备按摩,见云姨出现,葛雷慌忙收回自己的手,略带羞涩,说道:“我去给你倒杯果汁!”

    葛雷说着起身,云姨一把将葛雷按住坐下,说道:“算了,我去倒,你们坐着培养培养感情!”

    葛雷尴尬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