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心怀各异
    关于去丐帮卧底的人选,于法再适合不过。

    有眼力劲,会周旋,又有妻儿牵绊,总该会想尽办法在丐帮活下去。

    葛雷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坚持让于潜入丐帮。

    于法感激涕零,又是磕头又是跪拜。

    葛雷下了石台,将于法唤到一边,告知了他丐帮收入弟子的规矩,和阳光帮所在地址之后,并让他独自一人先出了地宫。

    葛雷又说了好一番安抚教徒们的话,无非就是让众教徒静心等待,等到齐心协力,凑齐黑石再一起修炼。

    又安排了几个教徒负责每日三餐之后,这才带领文咏衫,戴思林和许天霸离开。

    有关丐帮的事情,葛雷只和文咏衫提过,而戴思林和许天霸很不理解,一路上闷闷不乐。

    “什么丐帮?”许久戴思林才打破了平静。

    丐帮牵扯到自己的身世,而这一切也还并不明朗,如此葛雷不想多提。而且嘱咐于法混入丐帮的事情,也并不打算告诉秦勿念。

    “以后大家就会明白了!”

    葛雷这样一说,别说戴思林不服气,就连坐在旁边的许天霸也哼了一声。

    “我可是拜了你做大哥,你就这样敷衍我们?”许天霸一边掌控着方向盘,见葛雷不出声,又问道:“老大你不打算解释一下?”

    文咏衫当然恨不得大家把注意力都放到丐帮,这样自己才可以趁着乱的时候,把黑石凑齐。

    于是假装善解人意的样子说道:“这其中的事情,葛雷还没有理清楚,理清楚

    了自然会跟大家说。”

    戴思林一听这话,很明显文咏衫对这其中的事情一清二楚,更是上了火,转身推了一把葛雷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口口声声说完让教徒们走向正道,结果你却利用他们去找什么破黑石,你这样做跟我爷爷又有什么两样。”

    葛雷脑子里很乱,他知道自己现在若做的事情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对不起!”葛雷任由戴思林推搡,轻声的道着歉。

    文咏衫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让他们互相猜忌不能团结。

    “你放开手!”文咏衫隔着葛雷朝戴思林大嚷着。“我大度也是有限度的,你再动他一下试试!”

    戴思林气不过,用力推了一把葛雷。“我动了又怎么样!”

    文咏衫哪能让戴思林挑战自己的耐性,准备越过葛雷去动武。

    忽然车子左歪右歪,许天霸大声道:“两位美女是不是想毁容啊?”

    文咏衫和戴思林这才互相瞪了一眼,安静下来。

    葛雷抓着自己的头发,内心极为痛苦。

    从小把自己养大的师傅忽然被杀,而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多年以前也被设计谋害,而现在自己的未婚妻却患有血液病。

    葛雷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扫把星,他甚至觉得就是因为自己的出生才会让一切变的糟糕。

    而自己为了能报仇,又不得不变成一个更糟糕的人。甚至,利用自己不齿的邪教,虽说是寻找黑石,或者更多的是想利用于法弄清楚丐帮的现状,好来个里应外合,让自己坐上丐帮的位置,替父母报仇。

    “虽然我对黑是没多少了解,也不打算了解,不过看他们这样信仰的样子我倒也想见识见识。”许天霸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见后排的两个女生像两只决斗的公鸡,吓得赶快回了头。“我们现在可是坐在一辆车上的同伴,千万别冲动,我这车技再好也是挡不住你们的火药力。”

    葛雷始终一言不发,这让戴思林很不舒服,并不是说不信任,而是不尊重,没有交代。

    葛雷却并不是这样想,他不想把自己的压力,或者不确定的事情转移到别人的身上。

    “你不打算说说丐帮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好说的!”

    葛雷干脆了回答了戴思林。

    在戴思林看来,这是对自己的不信任,是把自己防备成局外人。

    “停车,黑我停车!”戴思林一边拍着车床一边大叫。

    “你这是在干嘛?”

    葛雷试图阻止,然而戴思林却更来了劲,用力的摇晃着车窗,眼看车身的平衡力受到了威胁。

    “戴老师,戴大姐!”许天霸惊恐的说道:“戴美女,我可还不想死,我还年轻,你再忍忍,再过个把小时就到了。”

    “不想死就给我停车!”

    车子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车门一开,戴思林开门几乎跳了下去。

    “这了怪不得我!”许天霸耸耸又说道:“我可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

    戴思林从小学武术,内心怀有侠女风范,这一跳一点也不奇怪。

    不过,到底是一女子在一陌生的地方,葛雷刚想下车追下去,文咏衫手一挡说道:“刚才是我和她在斗气,我去!”

    文咏衫这样说也没什么毛病,葛雷并让着文咏衫也下了车。

    许天霸一见懵,车子开走也不是不开走也不是。

    只见戴思林朝前面疾走,而文咏衫在后面小跑的跟了过去。

    “站住!”文咏衫这样一声大叫,又回头看了一眼,确定车子靠边停在离自己稍远的地方。

    背后穿来文咏衫不近人情的叫喊声,戴思林也是惊到了,并站立回过头来,说道:“怎么?你是来劝我上车的,还是来找我挑衅的。”

    “我就是找你挑衅的!”文咏衫慢慢走近戴思林,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刚才在葛雷身边的善解人意。

    “你…”戴思林只觉奇怪,好像文咏衫变了一个人一样。“你想怎么样!”

    “我又不像你,被你的爷爷从小送到武术学校,还以为给你一身防身的本事,哪里知道,你那好爷爷原来早就算好了,让你学了武术好当他的旗帜。”

    文咏衫的话说的很气人,戴思林即使再想忍住,也没能忍住,冲向前去就给了文咏衫一个耳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