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凶手
    文咏衫之前一时义气用事,为了给李柏芝出口气,竟然想要色诱何士东,如今只觉得自己傻的不可理喻。

    文咏衫自己开了车,跟在葛雷的出租车后面,想看个究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出租车司机被葛雷催的两个小时后终于到了海边,放下葛雷,并轻车返回。

    “何士东你给我出来”

    葛雷一脚踹在何士东的大门上,大门哐当一声,凹了一块下去。

    “出来,你个杀人凶手!”葛雷大叫着,又是一脚踢了下去。

    门被打开,何士东站在门口,看到葛雷一副很意外的样子,说道:“是你啊小雷,你发这么大脾气做什么呢?”何士东看了一眼门又慢悠悠的说道:“我这门可就十来万,你这穷书生怎么陪的起?”

    葛雷一听,抬脚又往大门上猛的踢了一脚。

    “好,踢的好!”何士东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笑嘻嘻的把门敞开。“要不进来喝口茶?我这里的茶可不比随心茶庄的茶!”

    葛雷看何士东得意的表情,一脚又朝何士东的腰部踢去。

    何士东往后一挪躲了过去。

    “小子,我都告诉过你了,我的少林功那可不是只练了一天两天,就凭你,还嫩了点。”

    葛雷双手握的咯吱咯吱的响,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了我师傅?”

    何士东哈哈大笑,好一会停了笑,一掌劈过来,说道:“这个问题你就到九泉之下去问你师傅吧!”

    葛雷脑袋低头一偏躲了过去。

    “你承认是你害了我师傅?”

    何士东狡猾一笑,说道:“我可没承认杀了你师傅,杀人可是要被枪毙的。”说完又故意凑近小声说道:“你猜的没错,就是我杀了你师傅,是我割掉了你师傅的脑袋,还让把他的尸身丢进了海里去祭奠我的儿子!”

    葛雷想到师傅在临死前所受到的折磨,全身都忍不住发抖,一脚踢去,只在何士东身边一擦又没中要害。

    何士东一侧身,从门口翻了出来,说道:“有本事你今天就把仇给报了!”

    葛雷受到刺激,拿出银针射去,何士腾空而起,一个半旋转,银针都落到了他的手上。

    “我现在可是做了准备,你休想再用你那破银针伤到我!”

    何士东说完又反手将银针朝葛雷投过来。

    葛雷轻易躲了过去,双眼能杀人一样看着何士东,恨不得将他剁成肉酱。

    一辆车子驶了过来,在葛雷身边停了下来!

    “文二小姐,请问你是来看我的吗?”何士东故意调戏的说道,说完色咪咪的看着文咏衫。

    文咏衫躲到了葛雷身后,不过不得不承认,是自己轻看了何士东这只老狐狸。

    何士东不光杀害了自己师傅,还调戏自己的未婚妻,这种深仇大恨,让葛雷浑身的肌肉都鼓了出来。

    “我今天就让你偿命!”葛雷说着飞起一脚。

    身子稍稍一偏,被踢中了肩膀。

    何士东把肩膀上的衣服往一下一拉,见葛雷又打算对自己功击,手一摆,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机。

    葛雷哪见的何士东杀了师傅还一副傲慢的样子,一脚就踢翻了何士东手上的手机。

    “葛雷,打他!”文咏衫在后面教唆道。“看他猖狂的样子,你快教训他!”

    何士东假装吃惊的看着葛雷,说道:“你不光无理打人,还阻止我报案,我看你这情况有点严重,你猜法院会判你什么罪?”

    何士东说着又从另外的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机,拨通了110的电话,假装无辜的报了警。

    “你把黑石交出来,说不定我一会就跟检查说这是误会,否则你就等着坐牢吧,而且我告诉你,等你坐牢了,我自然有办法把你的黑石拿回来!”

    葛雷这个时候才不管什么黑石不黑石,坐牢不坐牢,他只知道一定要替师傅报仇。

    葛雷又准备功击,却被身后的文咏衫给拉住了。

    文咏衫一听说何士东想拿黑石,有些晃了。这黑石要是在葛雷身上,自己想要骗过来那肯定是分分钟的事情,不过要是落到了老狐狸何士东的手上,那想要再拿回,就很难说了。

    “葛雷你别冲动,一会警察来了我们说不清!”

    葛雷哪肯离开,文咏衫又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找他报仇!”文咏衫说着不由分说的把葛雷推倒了车里。

    文咏衫身子靠着车门,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要是敢告葛雷故意伤人,我就敢告你非礼!”

    文咏衫说着一把拉断自己的肩带,只见里面的蕾丝内衣若隐若现。

    “我会说你非礼我,而葛雷只不过是来阻止!”文咏衫眼睛直直的看着何士东又说道:“就算我告不了你,但是这样的谣言一旦传出去,不过今后不说升官,恐怕现在的位置也难保!”

    何士东听后也直直的望着文咏衫,忽然哈哈大笑说道:“看来文二小姐也挺厉害啊,居然还敢威胁我可!不过,美女嘛,我今天就给你这个面子!”

    警车由远而近,文咏衫也不再多说,转身钻进了车里,一踩油门,车子开了出去。

    警车停车了何士东面前。

    何士东暴怒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我报个警你们半天才到,恐怖分子都早就逃走了。”

    刘警官走到何士东面前敬了个礼,说道:“何局,我们已经是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为了我们尽快抓到恐怖分子,请您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

    “我在房间喝着茶,哪里知道就被人砸了门,我出门理论还跟我打了起来,准备报警,又把我的手机给摔烂了。”何士东说着故意惊讶的说道:“早上我看到一则恐怖的凶杀案,不会他们就是凶手吧!”

    刘警官看着何士东一副后怕的样子,说道:“这个我们会查,您描述一下恐怖分子的样子!”

    何士东嚷嚷道:“他们蒙面,我哪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