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梁校长
    同学们惊呼,引起了不少了轰动,正当同学们慌乱的时候。

    一个身着咖啡色西装,挺着个大肚子戴着金丝框眼镜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笔直朝蹲坐在墙根的艾名克走去,也不问是非,一把将他提起,命令道:“站好!”

    艾名其心身受到打击,像惊弓之鸟被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人这么一提,立马站直了,又担心再挨打,小声说道:“我是被冤枉的!”

    “打架你还有理了?给我站好!”

    被这一吼艾名克当真不敢再多话。

    “我刚来上任,公文包才放到办公室就听到你们打斗的声音,还有谁给我出来。”

    经过他这么一说,同学们才明白过来,这个中年男人正是传说中的新校长,梁校长。

    之前的美女校长虽然看着内强外干,不过也属于婉约型的,然而这个校长一看就不好惹,倒有点像军事化,对比起来简直是两个系列。

    葛雷既然打了人,就不会不敢认。

    文咏衫擦了擦眼泪,紧张的往葛雷身边靠了靠。

    “是我,刚才是我先打人的!”葛雷说完,向前走了一步。

    梁校长上下打量了葛雷,指着门外说道:“你先去给我跑二十圈再去校长办公室!”

    文咏衫声音沙哑的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梁校长一看文咏衫这个样子,扶了扶眼睛说道:“好,我告诉你为什么!先不论对错,就他这种没有畏惧,理直气壮的样子就该罚!”

    葛雷没有反抗,转身朝外面跑去,文咏衫也准备跟出去。

    “回来!”梁校长这一呵斥,文咏衫也被镇住不动。“你们还看什么,都回到自己座位上给我老实坐着!”梁校长又指指艾名克说道:“给我滚去医务室!”

    艾名克委屈的捂着自己肿起来的脸,出了教室。

    文咏衫站在原地不动,梁校长又说道:“你这是想要一起跑?”

    文咏衫也不犹豫,当真也朝外面跑去。

    球场上,葛雷在前面跑,文咏衫跟在后面跑,两个人不一会大汗淋漓。

    葛雷放慢了脚步,和追上来的文咏衫并排跑着。

    “刚才对不起,刚才我的话说的有点难听,我不知道是他威胁你,我误会你了!”

    文咏衫听到葛雷喘着粗气的道歉,也一副内疚的样子说道:“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告诉你,我应该告诉你!”

    葛雷停了下来,看着脸上流着汗珠的文咏衫既心疼又感动。

    “以后我会保护你的!”葛雷说着拉起了文咏衫的手。

    “干什么?还不快跑!”球场的边上,梁校长大声叫着:“要是想休息的话,就再给我多跑十圈。”

    葛雷假装没有听到,又替文咏衫擦去了汗水。

    “加二十圈,你们在给我跑二十圈!”

    梁校长背着个手在球场边来回走动。

    “好呢!”

    葛雷朝梁校长做了个哦了的手势。

    梁校长正襟危坐,两只眼睛圆鼓鼓的好像要透过眼镜跳出来一样!

    想着之前,葛雷也常常进校长的办公室,那个时候的办公室隐隐有一股花香的味道,让人觉着温馨。

    可是现在的办公室,只诠释了两个字,威严!

    葛雷顺手从办公桌上的纸盒里抽出了纸巾,给自己擦了擦汗。

    “梁校长好!”

    “好什么!”梁校长倒毫不客气的说道:“本来准备好的心情来上任,一进校门就被你们给破坏了!”说着又左右看看说道:“那个女同学怎么没来?”

    葛雷撩了撩自己浑身是汗的衣裳,说道:“梁校长,您好意思让一个全身汗湿的女孩子站在这里不,再说了,您不是叫我一个人来校长办公室?”

    “你叫什么名字?”梁校长取下眼镜擦了擦,又戴上去说道:“你就是葛雷?”

    葛雷没想到一个新上任的校长居然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这感觉,就好像自己成了一个大明星!

    “我就是!”

    “你以后给我小心点!”梁校长的眼睛狠狠的瞪着葛雷,脸上也看不出一点为人师表的正派,倒像是一个老混哥经过时间的洗礼,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校长!

    葛雷挑衅的问道:“梁校长我可是有什么地方让你不满意?”

    梁校长看着眼前这个,浑身都冒着青春热气的年轻人,忽然意识到自己一是校之长一样。

    “学校有学校的校规,你要是再敢冒犯校规,和同学斗殴,我会让你混蛋!”混蛋两个字刚说出口,又说道:“只要犯了校规,我就会依照校规给你处分!”

    葛雷已经猜到梁校长会是这些话,不过打架这种事情也不是说不想打就不打,比如像刚才这脾气要是上来了,那还不得说打就打起来了!

    葛雷倒也不反驳,又撩了撩衣服说道:“梁校长可还有什么要说的?要是没有要说的了,我就得回家换身衣服了!”

    梁校长拍了下桌子,站起来说道:“你是不是还想跟我唱反调?”

    “不敢!”葛雷嘴上这样说着,脸上的表情却是:你能拿我怎样?

    “何局说的还真没错,你就是欠教养,欠收拾!”

    葛雷听梁校长这么说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这个新上任的梁校长和那个色何局有一定的关系。

    葛雷可以容忍别人骂自己,但是绝对不允许别人骂自己没教养,要说没教养那就是骂自己的师傅没有尽到教育自己的责任了。

    “谁说我没教养?”要是别人,葛雷大概早就又是拳脚招呼上去了。不过既然是新上人的校长,多少也给点面子,葛雷只是语言上争持道:“你堂堂一个校长,居然这样说自己的学生,你不觉得你才缺少教养吗!”

    梁校长被说的哑口无言,指着门口大声发的:“你给我滚!”

    葛雷还真把这个滚字当成了动词,转身并出了办公室。

    这个梁校长在葛雷的眼里,就是一个假模假样装斯文的人。很显然,梁校长确实就是一个靠裙带关系,一路从流氓转化过来的校长。第一百二十三章身世

    回到文府,葛雷觉得有必要再给文咏衫认真的道个歉。

    可是文咏衫回到文府后,匆匆冲澡换完衣服并坐在房间内,拿出黑石,研究如何修炼的事情。

    葛雷刚敲了一声门并推门二而入,看到文咏衫神情紧张的把什么东西往身后藏。

    “是什么?我看看!”葛雷说着就准备伸手去抢。

    原本躺在床上的文咏衫索性彻底躺了下去,又一只手拉着被子盖在了身上,脸色憋的通红,说道:“女生用品,不宜观看!”

    “还不宜观看!”葛雷调侃的说,电视上每天都要昭告天下好几次,也没提醒男生闭眼呀。葛雷虽然这样说,不过倒真的也没有外去抢。

    文咏衫捂住鼻子一副嫌弃的样子,说道:“你还是快去洗洗你的臭男人味!”

    葛雷手一抬,自己也闻的满脸嫌弃,这才出了文咏衫卧房。

    葛雷想起快手司机说过的话,阳光帮酒店是丐帮在经营!

    葛雷迫切想要知道上次绑架了自己,又想要自己性命的丐帮人,到底和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葛雷回想了一下,就是那个叫秦旺的人,他的话说的很奇怪,似乎暗示着自己的出身。

    葛雷关了水龙头,水莲蓬里的里嘎然停止了哗啦声。

    葛雷出了浴室并往外面走,没有注意到文老爷正看着他。

    “小雷,要吃晚饭了,你这是要去哪里?”文老爷说道!

    葛雷要推开大门的手停了停,回过头来对文老爷说道:“我要去会个朋友,爷爷你们先吃!”说完推门走了出去。

    是敌是友葛雷心里很分明,能绑架要自己性命的人肯定是敌人!

    阳光酒店确实牛的很,装潢豪华,服务员也笑脸盈盈。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前台的服务员露着八个牙齿,非常甜美的说着。

    葛雷摸摸自己消瘦的口袋,想要以客人的方式混进去,但是口袋里的钱不答应。

    “我想来应聘客房服务人员!”葛雷想起刚才进酒店的时候,在一块大招牌上好像印着招聘的信息,灵机一动,假装找工作。

    前台美女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又上下看了看葛雷,对着手上的对讲机说道:“秦经理,秦经理,前台有人应聘。”

    不过一会,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出来了,葛雷松了一口气,这个秦经理还好不是那个绑架自己的秦旺。

    “你应聘?”秦经理说着递给葛雷一张表格,说道:“把这份表哥填好!”

    秦经理又对前台小姑娘说着:“等他填完表格带他到我办公室。”

    这个经理看起来很气派,也不像别的酒店服务员,穿的都是比较廉价的西装。

    葛雷看了会表格刷刷刷的又写了会,说道:“我写完了!”

    前台小姑娘示意葛雷拿着简历跟她走。

    前台小姑娘敲了两声门,里面传来声音说道:“请进!”

    前台小姑娘见葛雷进了办公室,并从外面把门给拉上了。

    葛雷心里一紧有种狼入虎穴的感觉。

    不过看着办公室里,一张大书桌,和一个木色油漆的书架,又安慰自己,看着像个文艺人的小青年应该不会像上次那个秦旺那样野蛮。

    “你怎么不好好把简历填完?”青年指着表格上空着的几处。

    “不是我不填完,是我不知道自己父母?也没有社会经验!”

    青年听后也不再为难,问道:“你打算做兼职?”

    葛雷还没回答,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人。

    “爸爸,你怎么来了!”

    青年人这么一叫,中年人原本想要搭话,不过看到了旁边的葛雷似乎愣住了。

    忽然抓着葛雷的手臂,说道:“好像,真的太像了!”

    葛雷一阵迷茫,看中年人这个样子,也不像是要加害自己。

    “像谁?”葛雷赶忙问道!

    中年人没有直接回答,又问道:“你是不是被养父母捡去的?”

    葛雷一听着似乎关系到自己的身世,于是老实回答道:“我只有师傅,我确实是被自己的亲生父母遗弃的!”

    中年人一把拉过葛雷的手,看了看葛雷的手臂处,忽然激动的掉下了两颗眼泪。

    “当年丐帮老二设计夺走了帮主的位置,帮主为了留下自己的血脉,并连夜将刚出生不久的男孩给扔到了偏远的小镇。”中年人看着葛雷说道:“那个青年手臂上被帮主用烟头烫了个印子!”

    葛雷这回彻底听明白了,自己就是那个前丐帮帮主的儿子!

    这个中年人像是能听到葛雷的心声一样,说道:“没错,你就是前帮主的儿子,我是你的三叔秦勿念!”

    秦勿念又对旁边的小青年说道:秦浩,这是你堂哥,也正是我们一直要找的人!”

    “葛雷堂哥!”秦浩喊完又觉得不大对,又说道:“以后我就叫你雷哥吧!”

    葛雷被这像剧情一样的故事整蒙了,如此说来自己竟然是这个被世人唾弃的丐帮少爷。

    “可是,之前有一个叫秦旺的一直追杀我,他是什么人?”

    只见秦勿念眉头皱在一起,叹气道:“没想到这个秦旺居然能下此狠手。”秦勿念又解释道:“秦旺是现在帮主的儿子,可能帮主到了年老,感觉到了自己的所做所为确实荒唐,而且对害死大哥的事情也内疚了二十多年,所以在他快要病逝的时候宣布了,要找到大哥被扔的儿子继位!”

    秦勿念停顿下来,又一个劲的叹气。

    又继续说道:“大概秦旺的秉性也像二哥,他一听说帮主不会把位置传给他,大概私下就开始动了手脚,这才会带人去绑架你,以为杀了你,他就能继承帮主的位子了!”

    葛雷百感交集,既高兴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却也感叹自己狗血的身世。

    “我父母葬在哪里?我想去看看!”葛雷压抑着激动的情绪问到!

    秦勿念点点头,拍拍葛雷的肩膀,似乎在说,以后丐帮就靠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