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撒气
    文咏衫已经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喋喋不休的骂着葛雷的花心,可是却没有再得到任何回应。一回头看见葛雷居然半依着椅背,斜看着车窗,居然睡着了。

    文咏衫哪受得了这姿态,这明摆着是对自己的不尊重!

    “哎哟…”

    文咏衫重重的掐了把葛雷的大腿,疼痛的条件反射一起身,脑袋又磕在车顶上,此时的心情只能用算你狠来代替了。

    “现在的女孩子可厉害了…”

    文咏衫不等司机调侃的话说完,大声道:“你闭嘴!”

    老司机回头一脸同情的看了眼葛雷,还真不说话。

    “你有病吗,有病就去医院啊!”文咏衫又在葛雷胳膊上垂了一拳,又对司机说道:“师傅开去医院!”

    司机听出这是女生任性的话,可是任性的女生又惹不起,于是减慢了车速,以此缓解女生的愤怒。

    葛雷拉住文咏衫的手,任凭她发着脾气,又几拳锤下去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回去我再跟你好好解释!”

    葛雷说完未听到出声,又感觉被自己拉着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一看,文咏衫脸上一阵白一阵蓝,似乎在做着顽强的对抗。

    情况看着不秒,葛雷冲前面大叫道:“快,开快点!”

    司机却吹了口哨悠悠的说道:“你女朋友好不容易安静一来,急什么!”

    葛雷几乎不假思索,随手给司机头上拍了一掌,用命令的口气说道:“给我快点。”

    司机不知道后面坐的人是什么来头,也不敢反抗,只有踩低了油门,加快了速度。

    葛雷不停地揉搓着文咏衫的四肢,希望这样可以让她身上的鲜红的血液活跃起来,击败那些蓝色的怪血。

    司机在前面翻着白眼,动着想要骂人的口型,却忍着没有骂出声。

    车子终于在文府前面停下了,葛雷的手从后座位顶上越过去递了一张大钞过去,嘴里说了声:“谢谢!”抱起文咏衫就往文府内跑去。

    “两个神经病!”

    司机终于骂出了口,重重的关了车门,绝尘而去。

    文老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吸着水烟,见葛雷抱起文咏衫就往楼上冲,吓的把水烟筒放到一边,拿起拐杖就往阁楼上去。

    “这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文老爷颤颤巍巍的跟在后面,慌张的问着是怎么回事。

    葛雷将文咏衫放到了床上,撑开她的眼镜看了看,只见眼睛无神而且有淡淡的蓝色。

    文老爷凑近一看,惊的手足无措,只一个劲的问:“怎办,怎么办!”

    文咏衫皮肤白皙,所以血液在逐渐变成蓝色的过程可以看的很清楚,这就像是一张白色的纸临摹一副画一样。

    “爷爷,您别慌,没事的。”

    葛雷一边安慰文老爷,一边拿出了一根银针,在文咏衫的手指上一扎,只见蓝色的血液冒了出来。

    葛雷又按压着文咏衫的撒气穴,让她能心静平和,用正面的情绪对抗蓝色血液。

    手指上滴下的蓝色血液落到了白色瓷砖上,白蓝相间并不可怕,可是当知道这蓝色的液体是从身体里面流出的血液之后,心里并觉得多了一份恐惧。

    不一会文咏衫脸色的血色渐渐红润,眼珠子在眼皮底下发了葛转,缓缓睁开了。

    可是眼前看到的爷爷却不是疼爱自己的样子,而是分明看到了一双手啥向了自己的脖子。

    “走开,你快走开,我不要看到你!”文咏衫尖声大叫,双手双脚也跟着踢动起来。

    葛雷见文咏衫情绪很难控制,只能后退两步,说道:“你不用怕,不用紧张,我现在就走!”

    “回来,你不要走!

    ”文咏衫的又一声尖叫,葛雷明白过来,这是让文老爷离开!

    文老爷心疼文咏衫,可是又试图的再说道:“我是爷爷,衫儿别怕,爷爷陪着你!”

    文咏衫瞪大眼睛,一副惊恐的样子,手脚并用的踢着,手指上流出的血眼看要转向红色,忽然又变成蓝色。

    “走开,你这个杀人犯!”

    文咏衫的憎恨完全露在了脸上,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葛雷既担心文咏衫被变异的血液病吞没,又不知道怎么劝这个一心为自己孙女着想的爷爷离开!

    “爷爷…”

    文老爷很清楚孙女对自己的排斥,打断葛雷的话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文老爷说着,拄着拐杖又颤颤巍巍的往楼下走去。

    云姨在厨房听到了动静,赶了上来,扶着正下楼梯的爷爷,想要回头说什么,被文老爷给制止了!

    葛雷看着文老爷落寞的背影,鼻子一酸。

    “你静下来,别胡思乱想,不要被虚的情绪带着走!”

    葛雷说着继续替文咏衫按着撒气穴。

    文咏衫的情绪又再次平稳下来,眼神也没有了刚才的浑浊,见葛雷正按压着自己胸口,抬手就要打去。

    文咏衫的力气还未恢复,软绵绵的手被葛雷抓在手心,嘴里却骂道:“流氓!”

    葛雷看了看文咏衫脸上的血色,见流出来的血又转换成了鲜红,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这脾气得改改了!”葛雷看着文咏衫清纯的脸又说道:“起码也要改的面相和脾气相符合…”

    文咏衫还并没有气消,白了葛雷一眼没好脾气的说道:“你想让我改的你花心,我还要放鞭炮是不是?做梦吧你!”

    葛雷知道文咏衫会发病都是因为自己,叹了口气,认真的说道:“既然你和我都快成为了夫妻,我们之间就该有最基本的信任。”

    “你…”

    “这都是我的错!”葛雷不等文咏衫再责备,又说道:“是我没有对你把事情说清楚,你担心也是很正常,以后我会做到尽量跟你及时沟通!”

    葛雷接着又把前前后后的事情,重头到尾的讲了一遍。

    文咏衫的脾气虽然闹完了,可是对于葛雷不安全的种子也早就种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