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无力争持
    葛雷得知戴思林没在办公室,火速朝戴思林赶去。

    见戴思林目光呆痴的样子,吓了一跳,走过去蹲在戴思林身边,轻声说道:“没事的,戴爷爷可能只是有些事情还没想通所以躲起来了。”

    从日出到日落,这份漫长的等待让戴思林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双手突的抓紧葛雷的双臂,尖声问道:“我爷爷呢?你找到我爷爷了没有!”说着往院落的大门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又一副失望的样子。

    “我跟着许天霸找到了天陨教的基地,那里有上百的教徒,他们都一心一意的想要跟着教主寻找黑石!”

    葛雷小心翼翼的解释,可是这些对于戴思林来说一点也不重要,她只是想要看到爷爷而已。

    “我不要听这些!”戴思林一激动的拍打着葛雷,原本以为爷爷会回到天陨教的希望也破灭了。

    “你冷静点!”葛雷又慢慢开导道:“天陨教作为邪教,对人身心都会造成一定的伤害,你爷爷没有回到教会基地说不定还是好事。”

    戴思林一听,转而怒视葛雷说道:“你的意思是我爷爷建立邪教害人不浅,倒不如死了?”

    葛雷透过眼镜看到戴思林要吃人一样的眼神,语无伦次的解释道:“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邪教本来就害人不浅,我的意思是你爷爷没去也好,戴爷爷那么厉害他不会出事的!”

    “你带我去!”

    “去哪里?”葛雷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又理解过来,推脱的说道:“不能,我不能带你去!”

    “我一定要去,我要看看那里有什么吸引的,让爷爷竟然对我变脸。”

    戴思林再三强烈的要求,葛雷显得很为难,吞吞吐吐的。

    “到底怎么了?”戴思林紧张的追问道:“是不是我爷爷出事了,你不想告诉我?”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葛雷犹豫着解释道:“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我,我现在变成了他们的教主。”

    葛雷这话一说出,戴思林感觉受到了巨大的欺骗,猛的推开葛雷。

    “你撇开我去天陨教就是为了教主的位置?”戴思林冷笑一声说道:“你一口一口的仁义道德,说我爷爷建立了邪教祸害别人,结果呢?结果你坐享其成居然去当了教主,你不觉得这样很可笑吗!”

    按照这样的说法,听起来确实听可笑的,葛雷有种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的感觉。

    “我不是不愿意带你去,我一定会带你去的!”葛雷诚恳的解释道:“当时情况紧急,所以我才冒然做了他们的教主,正式因为做了他们的教主,所以我觉得我有责任让他们走出之前的模式。”

    “哼!”戴思林冷眼说道:“你真当自己是救世主了?不要把自己的私心包装的那么好听,虚伪!”

    戴思林觉得,连自己的爷爷都能可以说变脸就变脸,更何况一个和自己根本没有多少私交的学生。

    葛雷面对戴思林的质疑很无奈,除了耐心解释也没有别的办法。

    “我知道我不是救世主,我不但不是救世主,而且还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学生。”葛雷见戴思林没有再闹又继续说道:“我让教会的一百来教徒全部出去找工作养活自己了,这个时候去地宫里也是空的,我跟他们交代了每周五集合!”

    戴思林听到这里不再出声,不解的看着葛雷。

    “如果我强行解散了天陨教,那一百来号教徒势必心里会产生强大的逆反。就算我侥幸没有被他们打击报复,恐怕这一百来号人流向了社会,也会给社会造成一定的危害。”

    葛雷的分析很理智,戴思林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妥,激动的情绪慢慢收敛。

    “你不会是想让他们替你打工,帮你登上富豪排行榜吧!”

    葛雷当然听的出来,这是戴思林半开玩笑的话。

    不过,为了不引起更多的误会,葛雷认真的回答道:“他们所有的劳动所得都归他们自己。我这样安排只是希望他们走出地宫,能够看看外面的阳光,感受世界的各种不同。”

    “我能相信你吗?”戴思林的眼镜被眼泪迷糊了,看不清楚眼前的葛雷。

    葛雷明白戴思林的恐慌,上前一步,恨不得将自己正义的心掏出来,说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没有什么大的理想,不过你相信我,我所做的真的是希望可以让天陨教合理的解散。”

    戴思林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葛雷顺手接过了眼镜拉起自己的衣角擦了起来。

    “你果然在这里!”

    文咏衫冲了进来,抢过葛雷手上的眼镜摔在地上,又重重的踩了一脚,只听到玻璃断裂的声音。

    “你还说你们没什么?”文咏衫说着推了葛雷一把,转身摔手给了戴思林一个耳光。

    戴思林因为眼前模糊,根本没看到打过来的手,忽然脸上就一阵火辣的痛,想要反击却找不到目标。

    眼看乱成了一团,葛雷用力的拉过文咏衫,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还是你想干什么?她不知羞耻,就让我打的她知道羞耻!”

    “你嘴巴放干净点!”

    葛雷见戴思林委屈的样子,道歉的说道:“文咏衫不懂事,对不起了,你有备用眼镜吗我去帮你拿!”

    葛雷见戴思林不出声,并进了客厅,从卫生间的架子上找到了眼镜。

    葛雷替戴思林戴上了眼睛,文咏衫的手又要打过来,葛雷一把抓住,拉着就往外面走,伸手拦了辆车把文咏衫塞了进去,自己也坐了进去。

    “你在学校胡闹还不够,还要闹到戴老师的家里来?”

    葛雷气急败坏,文咏衫也几乎抓狂。

    “葛雷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跟你没完!”

    经过这一番折腾,葛雷已经精疲力尽,也无力再和文咏衫争持。身子靠在车窗边,似乎感觉到了晚风的凉爽,不知不觉眯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