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新教主上任
    戴教主已经不知去向,而葛雷却带来了两块黑石,虽然说要讲重情重义,不过现实就是大家都想得到黑石修炼。只见上百个教徒哗哗的跪了下去,大声道:“恭请葛教主上任!”

    于法比谁都更想得到修炼,希望修炼成功之后可以普渡家人,以此弥补家人。

    于法知道葛雷有两块黑石,不过却不相信葛雷能带领大家修炼。原本想要煽动大家把黑石给夺过来,没想到计策并没有成功,见大家纷纷跪倒在地,赶忙也跪了下去。

    于法一边煽着自己耳光,一边说道:“是我糊涂,是我有眼无珠!”于法煽了好几个大耳瓜子之后,又砰的磕了一个响头,说道:“我给葛教主行礼了,还望教主大人不记小人过!”

    这场面,要是让外人看到,恐怕都得以为这是在拍穿越的武侠剧了。

    葛雷扶起于法,又转而对所有教徒说道:“我葛雷年轻气盛,也不知道怎么做好一个教主,但是有一点请大家放心,那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葛雷的话刚说完,教徒们竟然又齐涮涮的磕了一个响头。

    “我们将遵从教主的意愿,听从教主的安排。”

    这声音震耳,葛雷被这突如其来的又一大礼,吓的拍了拍胸口,这可不就是一副吓死宝宝的样子。

    许天霸见教徒们都已经乖乖的顺从,长吁了一口气,总算不用担心自己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山洞里。

    许天霸自知不能太抢了风头,并拉起又跪在地上于法走下石台,心里却想着:这帮人得有多爱跪,一个个跟在坟前扫墓一样。

    不过为了配合葛雷装13并也心不甘情不愿的跪了下去。

    葛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被眼前的景象震的脑袋发热,双手招呼着说道:“你们快起来,快起来!”

    葛雷被这些几乎都比自己大的人跪拜,哪敢承受的起,这明明没有得罪谁,却要被折煞多少岁。

    教徒们可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爽快让大家起身的话。

    要是之前戴冠龙,不是让大家跪下听他讲会,就是让大家跪着练习定力。

    教徒们犹豫着要不要起身。

    于法起了身又对教徒们说道:“既然葛教主是性情中人,那我就听了葛教主的话,大家都起身!”

    教徒们又相继起来,又很崇拜的看着葛雷。

    葛雷收起手上的黑石放入口袋,看着一张张全是渴望的脸,又说道:“一切修炼由心而起,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心静如水,达到无欲无求,让自己的灵魂得到升华!”

    葛雷为了安抚这一帮可怜的教徒,不得不搬出一套像模像样的说法。他可不想像戴冠龙一样许下了带他们修炼的承诺。

    如果黑石能够凑齐,又恰好真的可以修炼,那么带这群压抑很久就等着修炼的教徒,去修炼的话,很有可能等到他们真的修炼成功,只怕也会成了人间的祸害。

    葛雷相对许天霸来说,似乎没有那么高的演讲天分,看着乌压压的一群黑袍教徒,心里还是一阵发虚。

    “大家都自由活动吧,有什么事情我会召集大家!”

    教徒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以为听错了。

    许天霸见大家都杵着不动,又面向所有人,慷慨激昂的说道:“大家不用担心,我们的葛教主只是更加注重你们的个人修为,个人的修为体现在个人无人监督的时候依然可以泰然处之,只有我们泰然处之,才算是做好了万全之策,不惊不燥的接受神石的力量。”

    许天霸的这一番话,连葛雷都差点想鼓掌。教徒们愣了会神,又齐刷刷的说道:“教主英明!”说完又默默无声的退去。

    百来个人竟然不一会功夫从各个洞口走进去消失不见。

    只有于法像只哈巴狗一样,呆在大厅,见别人都闪开了,这才阿谀奉承的说道:“葛教主,要不要我带您参观一会?”

    葛雷还没出声,许天霸替他回答道:“也好,葛教主刚好对地宫还不熟悉,我也只来过一回,就由你带葛教主在地宫转转。”

    葛雷也正好想要参观地宫,看来,这个于法确实是一个很会揣摩心思的人。

    葛雷和许天霸跟在于法身后,于法突然很骄傲的介绍起来说道:“我可是这这人里面资格最老的教徒了。想当初我受戴爷爷关照顺利的毕业,之后我又找到了心仪的对象,我们组织了家庭有了孩子。”于法说道这里神情有些黯然,停顿一会又继续说道:“戴爷爷说他发现了神石,要带我们一起修炼,结果就是到现在我们还在寻找黑石的下落。”

    葛雷有一事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突然之间,大家都知道了黑石在自己身上。

    “那你们一定也吃了不少苦头了!”葛雷先安慰了一会又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于法耸耸肩说道:“好像有一天戴教主收到了一封信,说龙都大学有一个叫葛雷的学生,身上藏有两块黑石。”于法说完,意识到说了新教主的名讳,又紧张的道:“请葛教主宽恕!”

    葛雷一听说居然有人书信传播自己手里有黑石一事,眉头紧皱,脑子里过了一遍所有认识的人,却根本猜不出谁会那么阴险。

    葛雷的心思在猜测谁是想要害自己的人,根本没在意于法的紧张,只见于法突然跪了下去。

    葛雷惊的后退一步,差点就骂一句神经病。

    “于法冒犯了葛教主!”原来于法见葛雷不出声,以为葛雷在生气,因为害怕得罪黑石的拥有者,这才突然跪地请求原谅。

    这个教会似乎把人的正常思维都给改变了,弄的人心慌慌,以为随时都要大祸临头一样。

    葛雷拉起于法,脸上不敢再带不好的情绪,说道:“放心,没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