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许天霸身份?
    “老大,大清早了你们这是虐狗吗?”

    许天霸看到了文咏衫捧着葛雷的脸,主动过来打招呼。

    “葛雷我跟你没完!”

    只见文咏衫一边跳脚,一边尖叫,许天霸也是惊呆了。

    “别管他!”葛雷又对许天霸说道:“我有事情问你,你跟我过来!”

    葛雷语气不容推辞,许天霸跟着葛雷朝一边走去。

    到了安静的地方葛雷直接问道:“你认识戴思林?”

    许天霸斜在墙上,双手护在胸前,似笑非笑的说道:“老大你是拉我来搞笑的吗?全校的同学都知道戴思林是管理学的老师,就算我很少来学校,但是对于美女老师我还是认识的。”

    许天霸的长篇大论很显然在混淆视听。

    葛雷手握拳头,抵住许天霸的下巴,说道:“你不要跟我装糊涂,戴思林是戴冠龙的孙女,戴冠龙你不会说你不认识吧?”

    许天霸眼神躲闪了两秒,假装恍然大悟道:“戴冠龙是戴老师的爷爷!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怎么会认识?”

    葛雷手上的拳头加重了力道,许天霸感觉受到了威胁,双手握住葛雷的手臂,试图搬开葛雷的手。

    “你连资助你的人都给忘记了?你还有没有良心!”

    许天霸大概没想葛雷能知道这么多,一时间脸色也沉了下来。

    葛雷见许天霸不出声只当他默认了,又问道:“天陨教的基地在哪里?”

    “什么天陨教,我不知道!”许天霸把脸别到一边,一看就是在说谎。

    葛雷要找到天陨教,一是想解散这个隐蔽的邪教,二是想从天陨教基地找到黑石的踪影。

    葛雷又担心戴冠龙复活过来,回到基地,做好了一切应对的准备,所以必须尽快找到基地。

    “少废话,快说在哪?”

    许天霸沉默了好一会,或者觉得谎话已经继续不下去了,叹了口气说道:“我从初中父母就过世了,我变成了孤儿,几乎就要面临辍学打工养活自己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笔钱,这笔钱没有显示来历,只是后来收到一条短信,说让我安心上学,我很感动,于是勤快学习!”

    葛雷听到这里,放开了许天霸。

    许天霸扭了扭脖子,又说道:“后来我考上了大学来到了这座城市,有一天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就是资助我的人要见我!”

    许天霸的脸色变得难看,甚至有些痛苦。

    “我是受过教育的人,我根本就不相信什么石头能够修炼,可是,戴爷爷是资助我受教育的恩人,我不能背叛他!”

    葛雷似乎明白了,问道:“所以你听从了戴冠龙的指示,加入了天陨教,刚好我也在龙都大学,所以你就顺便监视我?”

    许天霸点点头后又摇摇头,说道:“我确实听从了戴爷爷的话,加入了天陨教,不过我并没有做实质性的事,更没有监视你!”

    许天霸见葛雷不质疑的样子,又说道:“戴爷爷生性多疑,我初入教会还没有过考验期,戴爷爷根本就不相信我会一心替教会做事。你也看到了,戴爷爷对他的亲孙女也只能用控制的方式。”

    许天霸霸的话听起来不无道理,事实也是戴冠龙封锁了戴思林的意识和记忆来控制她接近自己。

    葛雷没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许天霸的话。

    “你知道黑石在哪?”

    许天霸苦笑一声说道:“被戴爷爷说的如此神秘而有威力的宝贝,我怎么可能知道在哪里?”

    葛雷能把这些事情说的那么清楚,可见其中一定出了什么事情,尽管许天霸不愿意入天陨教,不过毕竟那也是自己的恩人。

    许天霸担心的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戴爷爷怎么了?”

    “戴冠龙失踪了,你如果想知道他的下落,现在就带我去基地,或者他正在那里!”

    许天霸犹豫着,天陨教在戴冠龙的嘴里一直是一个不容侵犯神圣的教会,若自己冒昧的带了外人进去,只怕会被那些忠于黑石神力的教徒给吃了。

    葛雷掏出黑石说道:“他们不是一直想要黑石吗?快带我去!”

    黑石在太阳底下发出黝黑的亮光,剔透的一点也不比世间珍宝差。

    许天霸目不转睛的看着,感叹道:“确实是一块非常寻常的石头!”

    葛雷把石头收进了口袋,厉声问道:“你到底是带还是不带?”

    “带!”

    有了黑石,许天霸心里也就有了底气,又交代道:“一会到了教会,一切看情况行事,毕竟我也叫了你一声老大,我可不想你出什么事。”

    葛雷拍拍许天霸的肩膀,示意他放心。

    两人租了车,开了许久到了一个深山脚下。

    葛雷惊讶的发现这座山就是自己镇上的山,而且是在地下沙漠山的隔壁山。

    葛雷嘲弄的说道:“这还真是自己家门口,居然不知家门口还有这么多稀奇古怪!”

    “这是几老家?”

    “算是吧!”

    葛雷是被捡来的,所以严格的来说,自己祖上的老家也不一定就是这里。

    葛雷跟着许天霸沿着山路往上走,一路崎岖,走至一个月亮形状的山口,忽然面前出现一块平地,只见许天霸往平地上找了找,找出了一个铁环,往上一拉,拉出来一人宽的石板,两人相视一望,先后往里面走去。

    文咏衫眼见葛雷对自己置之不理,越想越生气,于是进了学校并去办公室找戴思林理论。

    哪知戴思林正在学校找许天霸,根本就不在办公室。

    文咏衫在学校转了很久,总算在回廊上遇到了。

    “怎么贵事?你给我说清楚!”

    “什么怎么回事,莫名奇妙。”戴思林根本不想花时间跟文咏衫纠缠不清,转身想要离开,却被文咏衫死死的拉住了衣裳。

    “你放手,在这里拉拉扯扯算怎么回事?”

    文咏衫脾气上来了不管有没有人看热闹,指着戴思林鼻子骂道:“还说没事,没事他为什么要跑?没事为什么不能好好解释清楚?”

    戴思林一听葛雷跑了,也觉得奇怪,并问道:“跑哪里去了?”

    “还好意思问我?”文咏衫见戴思林也很意外的样子,说道:“他一见到许天霸,就撇开我走了,你说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戴思林明白过来,趁文咏衫不注意也把她给撇开,离开了学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