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线索
    外面天色已经全黑,风呼呼的吹打着窗户,葛雷起身按亮了灯光,又给认真查找资料的戴思林递上了水。

    戴思林喝了口水,指指电脑说道:“我在里面发现爷爷几年前就更一些十二三岁的小孩联系,我刚恢复了他们的聊天记录,都是问些生活上和学习上的事情没有什么特别的!”

    葛雷眼睛也扫视着聊天记录,目光停留在聊天的日期上。

    “他们在一年前就开始不聊天了!”

    戴思林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爷爷不是坏人!”有了这个声音,并不由自主的往好的一方面想。

    “或者,他们没有再联系只是因为爷爷对他们资助已经结束,又或者他们开始工作根本不需要爷爷的资助了。”

    葛雷理解戴思林的心情,并也说道:“这种情况不是不可能没有,只是我们现在一切都得往坏的方面打算!”葛雷看着戴思林,似乎想要唤醒她一样,说道:“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被资助的孩子已经来到了资助者的身边!”

    “不可能的,我不相信爷爷真的会让他资助的学生加入他的邪教,不会的,爷爷不会这么做的。”

    戴思林不希望自己的爷爷是个陌生的坏人,为了证明这一点又翻看了一些聊天记录,指给葛雷看。

    “我说了,爷爷不会这样做的,这里的聊天记录都显示爷爷根本就没有做任何伤害他们的事情!”

    葛雷拿过鼠标,又一个一个的翻看记录,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许天霸!

    这让葛雷感到的意外,可是细想又不是很意外!因为许天霸是孤儿,他很有可能受到戴冠龙的资助。

    只是之前李柏芝言语间透露出许天霸并不是一个能随意开除的人,这样说来并是有人在背后给他撑腰。葛雷曾经也一度怀疑许天霸,甚至等到何士东下毒想要毒害自己的时候,还一再认为许天霸是何士东的人!

    葛雷又查看了戴冠龙的汇款记录,这几年确实不断地给许天霸汇过钱。

    “我们从许天霸这里下手!”

    戴思林也看到了许天霸,大吃一惊,想不到在学校羁傲不逊的许天霸居然一直也是受到爷爷的资助!

    葛雷的肚子不争气的骨碌骨碌响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想,我们得吃点东西了!”说着掏出手机又问道:“思林,你想吃什么?”

    戴思林这会的情绪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再听葛雷叫自己思林,确实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你看着点吧!”

    葛雷犹豫着把手机交给了戴思林说道:“你们女人一会又事多,我看还是你决定好了!”

    戴思林也毫不犹豫的接过手机,叫了一大堆吃的,美名其曰:“化悲痛为力量!”

    两人大吃特吃了一顿之后已经到了半夜,戴思林让葛雷留下来,葛雷想看看戴冠龙是不是会再出现,并合衣在戴冠龙的床上睡了下去。

    一睁眼窗外的晨阳射了进来,葛雷慌忙下了床,一看茶几上已经摆了早餐!

    “快去洗了来吃!”

    戴思林一边吃着面条,一边指指卫生间。

    文咏衫至从和白画闹翻了之后,并回到了文府,和文老爷也属于‘有你没我的架势’

    文老爷为了让文咏衫多些活动空间,只要见文咏衫进府并自动回到了房间。

    昨夜文咏衫并坐在沙发上等着葛雷回府,一直等到天亮也不见葛雷回来,整个心啪的一声就像碎了一样。

    文咏衫顶着个熊猫眼,早早的来到校门口堵葛雷,远远的见到葛雷,一夜的愤怒腾的一下都集中到了一个点。

    等到葛雷走近,双手用力一推,葛雷差点摔倒在地。

    “你说,昨晚是不是在茶庄,在那个贱人那里?”

    校门口陆陆续续有学生进校,听到呵斥声,而且是校花呵斥葛雷在外留宿这样劲爆消息,都围拢了过来。

    葛雷拉着文咏衫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求饶道:“我一会再跟你说!”

    文咏衫哪能这么好打发,再看一直跟在身后的戴思林一副尴尬的样子,立刻明白过来,转而手指着戴思林骂道:“为人师表,你勾引学生,太不要脸了你!”

    这一骂同学们像是炸开了祸,戴思林脸也憋的通红,又没办法解释清楚。

    “够了,你要骂就骂我,不要牵扯别人。”

    “哎哟,你还护上了!”文咏衫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说着并要跳起来去打。

    葛雷来不及阻止,戴思林可是从小习武,哪能由得挨打,很轻易的拉住了文咏衫的手,说道:“你要是再胡闹,别怪我不客气了!”

    戴思林一把甩开文咏衫的手,又扫了眼看热闹的同学。

    围着的同学被戴思林犀利的眼神震慑到了,都自动的让出了一条道。

    看着戴思林一副问心无愧走进学校的样子,文咏衫又瞪了眼葛雷,说道:“你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葛雷朝围着的同学一吼,说道:“看什么看,进教室读书!”

    同学们被这一吼,也四下散去!

    “我一会慢慢跟你解释,现在说不清!”葛雷一心想要找到许天霸问个清楚,眼睛也就在校门口游离。

    葛雷对于戴思林没有私情,既然没有私情也就没当一回事,这没当一回事可就把文咏衫给气着了。

    文咏衫见状,双手搬过葛雷的脸,大声道:“你还说没什么,你眼睛看着我,你是不是不想跟我结婚,要是不想你就明说,不要在这里耍些小心思!”

    葛雷刚好看到了许天霸走过来,一把打开文咏衫的手,说道:“你不要胡闹!”说完就朝许天霸迎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