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变网红
    文咏衫忐忑不安,驱车往回赶,一路上不停的按着喇叭,然而滴滴滴的声音不但没有让车速加快,反而让自己的心情更加急躁。

    此时正是高峰期,车流如涌,夹在中间只能左盼右盼,希望能在路上看到何玉佩的身影。

    她哪里知道,何玉佩根本就没有从车来车往的马路上走,而是沿着她记忆里的山路走去。

    或者穿过别人的屋顶,或者穿过一片山水!

    一女子飞檐走壁,动作潇洒,如同武侠剧里的女侠,又如神话路里,衣裙飘飘的仙女。

    只是这身着现代装,让人以为这是在拍一个有关穿越的武侠剧。

    路人纷纷掏出手机,拍下这这神奇的一幕上传到网上,作为路透。新闻视觉敏感的人发现了,网络上虽然出现了无数视频,标为路透,可是却没有一段视频能说出,这是哪部剧的路透。

    这些视频火了,何玉佩无意中成了网络红人,当然她本人肯定是不知道了。

    文府上下急的火急火燎,葛雷原本以为文咏衫只是发发小脾气,气消了又会自己回来,哪里知道这一消失就是两日!

    葛雷和文老爷担心文咏衫又和上次一样被绑架。

    “你们吃点吧,吃饱了有力气找二小姐!”云姨话说这么说,自己却一口也没吃,偷偷的躲在一旁落泪。

    文老爷根本就没有坐到餐桌旁,拄着拐杖站立不安,忽然像是下了决心一样,对葛雷说道:“你快报警,已经过了24个小时了,能立案了!”

    葛雷一夜未眠,头发却被抓的乱糟糟的,黑眼袋虽然很深,不过因为黝黑的皮肤而并不明显。

    葛雷反省了,也自责了。

    要是当时自己能追出去,能解释一下当时的情况,或者文咏衫就不会闹失踪了。而现在,只有报警了。

    葛雷掏出手机,正要报警。

    文咏衫停车,开车门,冲进文府一气呵成。

    葛雷要按号码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原本自责的情绪一下子转换成一腔怒火。

    文老爷差点喜极而泣,刚想迎过去,又想起自己宝贝孙女对自己的反感,黯然转身朝沙发旁走去。

    “二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刚才我们差点就报警了!”

    云姨喜形如色,拉着文咏衫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事又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云姨这才放开了文咏衫,又去厨房添饭。

    文咏衫神情慌张,也不管大家对自己有多担心,上前拉着葛雷就往外面走。

    “怎么了这事,也得吃完再走啊!”

    云姨追出来的时候,两人已经上了车。

    车子开了出去,文咏衫说道:“出事了,我们现在得快点赶到茶庄!”

    葛雷见文咏衫神经兮兮,以为只是被夸大其词,不过见她安然无恙,精神一下子放松了,也就随她叨叨,自己则拿着手机翻阅新闻。

    视频里见一女子如仙女下凡一般,从湖面飞过,不由感叹一句道:“这演员好漂亮!”

    自己急的车子开的呼呼的超别人的车,而未婚夫却在一旁没事人一样的夸别人漂亮。文咏衫忽然想起葛雷拉白画的手,一副深情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一个急刹车,把车停在了路旁,趁葛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夺过手机,嘴上骂道:“花心大萝卜!”

    抬手想把手机从窗口丢了下去,无意间却发现,视频上的女子很眼熟。

    文咏衫认了出来,指着视频紧张的说道:“她,你看就是她!”

    葛雷以为文咏衫认出了是哪个明星,又仔细看了看,觉得装扮很眼熟。

    “好像你也有条这样的裙子?”

    文咏衫点开视频又看了一遍说道:“不是我也有一条,这就是我的裙子!”

    葛雷不解的看着文咏衫。

    “我昨天去了上次我们去的地下沙漠!”

    “你疯了,胆子那么大!”葛雷脱口而出,又说道:“那里多危险,你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你听我说完!”文咏衫打断葛雷的话继续说道:“昨天我去了沙漠地,想要找到出口,结果走了个把小时无意中又遇到了一间冰屋!”

    葛雷听的瞪大了眼睛。“不会是又发现了一个千年没人吧?”

    文咏衫连连点头。

    “是她?”葛雷指指视频上正在飞行的女子。

    文咏衫激动的又连连点头。

    “这里不能停车,快开走!”

    一名交警敲了山车窗,文咏衫把手机递给葛雷,回头对交警做了个鬼脸,一脚油门,车子又往前驶去。

    “我们快去茶庄!”话一出口,又想到葛雷正身边,而何玉佩去时找白画算账,这正好可以教训下白画,如此也没必要着急上火。

    这样一想,文咏衫放慢了车速!

    “为什么要快去茶庄?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说道茶庄葛雷紧张了起来,他可不想茶庄出什么事情,更不想白画出什么事。

    见文咏衫不语,明白过来说道:“和这个刚醒过来的女子有关?她认识白画?她和白画有仇?”

    文咏衫没有否认,只是默不作声。

    她是白画戴郎的夫人,只有这样的解释才合理!

    “要不开快一点,要不就停车!”

    文咏衫见葛雷对白画这么上心,故意说道:“我师傅武功高强,我猜这个时候说不定已经把那狐狸精给毁容了!”

    “你拜她为师傅?”葛雷焕然大悟。“就是你告诉这个女人白画在哪里的?”

    “是又怎么样?我就是看不惯你们眉来眼去,把我当空气一样,我就让我师傅教训他怎么了?”

    葛雷气的双手发抖,指着文咏衫骂道:“你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神经病!”葛雷说着推开了车门,一个翻身从车上跳了下去。

    马路中间,一辆车上跳下来一个小伙子,从后面开过来的车吓了一跳不是紧急停车就是狂按喇叭。

    文咏衫也被吓到了,想要停车可是葛雷一个转眼就钻进了一辆出租车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