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现代的碰撞
    何玉佩的心脏那是一次次受到惊吓,这真是一件令人无法接受的事实,一觉醒来世界就变的翻天覆地。

    文咏衫上下打量了何玉佩,小心翼翼的建议道:“师傅,我觉得您该洗个澡换身现代的衣服。”

    这虽是建议不过也没得了选择,文咏衫已经从包里掏出了衣裳,又进了浴室放好了洗澡水。

    何玉佩紧张的像进刑场一样进了浴室,砰的一声,把门用力的关上了,不过,却因为没有上锁又反弹开了。

    “不要偷看!”

    何玉佩冷冷的命令,文咏衫虽然担心也不敢再造次。

    只是等了很久,何玉佩也没有从卫生间出来,这次问道:“师傅好了吗?”

    “别进来!”

    何玉佩说着不一会,脸色绯红的开了浴室的门。

    吊带蓝色蓬蓬裙,湿湿的头发搭在后背,脸上的妆容被洗了之后,反而显得年轻,这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春靓丽的小姑娘。

    “师傅,太漂亮了!”

    文咏衫由衷的夸赞,拿出了吹风机打开对着何玉佩的头发吹了起来。

    何玉佩吓了一跳,要不是躲的快,只怕这个吹风机又得报销了!

    “这个是帮您…”文咏衫看着眼前和自己看起来差不多大的女生,用个您字总觉得诡异。又纠正的说道:“师傅,你不要害怕,这个东西不会咬人的,它就是帮你把头发上的水份弄干。”

    文咏衫见何玉佩一副吃惊的样子,开玩笑的说道:“师傅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这个世界就是太疯狂了!

    何玉佩叹了口气,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说道:“千年转眼而已,我能如此,也算是老天待我薄!”

    忽然想到,既然是千年之后,那么这个拜自己为师的女生又怎么会认识白画?

    “师傅怎么了?”

    文咏衫被何玉佩盯的后背发凉。

    “那个贱人也复活了?”何玉佩几乎可以肯定白画复活了,而且猜到文咏衫见过。对于仇人那只能是分外眼红。何玉佩抓住吹风机,一拉把插头给拔了出来,怒吼道:“说,那个贱人现在在哪里?”

    “师傅,你冷静一点,我是你的徒儿,可是不是你的情敌!”

    这话可算是说道了何玉佩的痛点,反手一摔,吹风机,瞬间变成了两半。

    酒店老板刚要睡着,又听到楼上的响声,几乎要气炸的爬了起来往楼上冲去。

    文咏衫听到门外敲门声,连忙把吹风机的碎片捡起来藏到了抽屉里。

    “老板怎么了?”文咏衫打着哈欠一脸的无辜。

    “怎么了,你倒给我说说怎么了?”老板眼睛往房间里瞄了瞄也没发现什么异样。“你们要是再弄的响,就别怪我…”

    “怎样?”

    老板呼着粗气说道:“别怪我把你们的押金给扣了!”

    文咏衫最不差的那就是钱了,听了这话鄙视的看了老板一眼,把门砰的一声用力的关上。

    老板站在门口想要发火,可是又怕吵到其他的住客,憋着一口闷气想着,押金就别想要了!

    “姑奶奶!”文咏衫半蹲到何玉佩面前:“我的好师傅,您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发脾气呀,要是让别人知道你来自千年以前的世界,把你抓住做实验了可怎么办!”

    何玉佩可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不过见文咏衫紧张的样子,也算是收敛了。压低了声音说道:“白画那个贱人在哪里?”

    白画一副温柔如水,勾引男人的样子文咏衫很看不惯,再加上葛雷对白画怜惜的样子,无形中却受到了威胁。

    不如索性借了何玉佩的手,让白画离开这个世界。

    文咏衫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想不到自己竟然可以变的狠毒。

    “你若再不说,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文咏衫似乎也没有了选择,只能把白画复活的经过,和之后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一遍。

    文咏衫开了很久的车,又爬了陡峭的山路,这会又叨叨叨了好些事,实在也没有了精力。

    见何玉佩不再提问,打着哈欠说道:“师傅你先休息一会,我也睡一会!”刚说完,并趴在了床上,几秒的时间并进入了梦乡。

    文咏衫睁开眼睛,见太阳斜照了进来,又伸了个懒腰,对着卫生间叫道:“师傅,衫儿带你去吃现代好吃的早餐!”

    卫生间没有传来回应,文咏衫又叫了两声师傅,还是一样没有回应。这才发现不对劲,往卫生间里一看,里面连只苍蝇也没有!

    要不是房间里还留着何玉佩的长袍,抽屉里还有摔坏的吹风机的碎片,昨晚的一切还真的像一场梦。

    文咏衫又仔细回想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大叫一声。“糟糕!”看来,这个脾气不太好的师傅是要自己去找白画报仇了!

    文咏衫收拾好东西,下了楼,对前台的老板说道:“你看到和我一起的女孩子了吗?”

    “神经兮兮!”老板瞥了文咏衫一眼,又说道:“要不是看在你们两个年轻女孩子的份上,我昨晚就要把你们给赶出去了。”

    文咏衫没有耐心听这个老板絮叨,从包里拿出了十来张毛爷爷往老板面前一放说道:“那个女孩子什么时候走的?”

    老板见文咏衫出手阔绰,心里乐开了花,眼睛盯着面前的毛爷爷,激动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昨晚从你们房间下来,还没一会你那朋友就跟着下来了。”

    刚要睡着又被叫醒,这种感觉真想杀人灭口,不过看在这些毛爷爷的的份上,也就忍了下去。

    见文咏匆匆的往外面走去,嘴巴抹了糖一样的说道:“欢迎美女下次光临!”

    老板的话在身后越来越远,文咏衫走到自己车前,打开车门,踩上油门,车子像风一窜了出去。

    何玉佩对现代文化一无所知,居然也敢一个人就跑去报仇,可见这是一个多么强势的女子。

    文咏衫有些担心,不光是担心何玉佩出了岔子,也担心葛雷被不知所以然的师傅误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