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初来乍到
    原来出口的密道就藏在石壁后面!

    何玉佩按了按一块突出的石头,石壁突然旋转而开,只见出口处布满树枝,遮住了去处。

    “这里怎么变成了这样?”

    何玉佩记得自己当初跟过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堆石头,和一座山丘,而现在眼前被茂盛的灌木遮住了去处。

    文咏衫走在前面,一手照光一手用手拨开了荆棘,这才完全暴露在天空之下。

    “你手上的是火?”

    文咏衫听何玉佩这么一问,耐心的解释道:“师傅,这个叫手电筒,它是是通过存储的电发出光的。”

    “什么?”

    让一个连电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人,知道什么是手电筒 确实有点难度。

    文咏衫根本解释不来,直接说道:“师傅,你要相信我,现在可是千年以后。”

    这是一件非常荒唐的事情,一觉醒来就到了千年之后的世界,任谁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何玉佩不语,只静静地跟在文咏衫身后。

    夜幕,深山,古代女子!

    这三样串到一起最容易让人联想的就是鬼故事了,文咏衫只要一多想,都忍不住浑身打哆嗦。

    “师傅我们得下山找个酒店休息!”

    “何为酒店?”何玉佩不理解什么是酒店。

    “客栈!”文咏衫解释道:“师傅,你总该知道什么是客栈吧?现在的酒店和以前的客栈是一样的性质。”

    现在和以前?现在已经不是现在?

    文咏衫看出何玉佩纠结的样子,干脆的说道:“师傅,您一会可别太吃惊了,这一千年的变化可大了!放在您以前看现在,那估计就是见鬼了。”

    这个时候两人已经下到了半山腰,前面出现了星星点点的霓虹灯。

    何玉佩一脸茫然,文咏衫却说着说着有点兴奋,指着前面大叫道:“师傅您看,那里就是现代人住的地方!”

    “那里在打仗?”

    文咏衫恍然大悟,差点笑出来。原来,何玉佩把那些灯光当做是士兵举着火把。

    “师傅放心,现在是和平时代不用打仗,就算打仗也用不着举火把了!”

    文咏衫的语气里透露着优越感觉和自豪感,这样何玉佩有些不爽。

    “既然你们那么厉害,还要拜我这师傅做什么?”

    这新拜的师傅脾气还是很大,文咏衫吐吐舌头,收了收自己的情绪。

    “师傅,还是您厉害,您的武功在现代可是数一数二的。”文咏衫本来想说独一无二,不过,想想还有一个白画,到底谁的武功更高暂且也难说。

    两人终于下到了山脚下,文咏衫领着白画到了上次去的酒店。

    何玉佩惊呆了一样左右看看,果真一副见鬼的样子。

    小镇上的酒店在这个时候基本是没有了人流量,老板也就早就悠哉悠哉的抱着被子躺在了沙发上,正呼呼大睡。

    “老板!”文咏衫轻轻唤了声没什么反应,于是又大叫道:“老板!”

    老板受了惊吓一样腾的坐了起来,揉揉眼睛,看着面熟的女生带着一个打扮的像唱戏的女子。

    老板想了起来,带着不耐烦的语气说道:“怎么又是你!”老板看了看何玉佩又说道:“大半夜的打扮成这样准备吓死个人啊!”

    何玉佩见这个老板居然敢这么无礼,手一抬准备给他点教训。

    文咏衫手快,一把拉下她的手,为了不惹事陪笑的说道:“演员,我们是演员!”

    老板睡意正浓一边登记,一边抱怨道:“我看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演鬼片了,怪模怪样!”

    要是以往依照何玉佩的脾气,早就将这个有眼不识泰山的老板嘴巴给撕烂了,无奈当真到了这个少年之后身不由己的年代。

    刚进了房间,何玉佩假装镇定,走向床边一坐,又突的站起来,忍住大惊小怪,说道:“衫儿,床板坏了!”

    文咏衫将包取下来放好,回过头往床上摸了摸,噗嗤一笑。

    “师傅,这张床不是木板做的,这种橡胶床垫是有弹性的,您不要怕。”

    何玉佩作为师傅,可是现在只有手足无措,压抑的脾气一上来,运了法力就往床垫上打了个洞。

    “我倒要看看它到底是什么!”

    文咏衫吓得来不及阻止,再看,床垫上已经烂了一个大洞。

    这可怎么睡?就算头疼也是不敢再责备,只能说道:“师傅,我让老板换间房,您可别再添乱了!”

    文咏衫说着双手合十,一脸诚恳的说。

    见何玉佩不再做声,并电话呼来了老板。

    老板还在门口就抱怨的说道:“赚你们点钱还真不容易,这大半夜的陪着你们瞎折腾。”

    一看这老板气焰很高,为了秉持恶人先告状的原理,文咏衫也气鼓鼓的说道:“老板,你倒是看看是谁折腾谁,大半夜的给我们一张破床,你还让我不让我们休息了!”

    老板顺着文咏衫手指的方向一看,床上果然烂了一个大洞。不敢相信的又揉了揉眼睛,嘟嚷道:“不可能啊,这床之前还好好的!”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弱女子,这会时间给你的床上挖了一个大洞?”

    这话说的也没毛病,两个瘦瘦弱弱的女子,怎么可能这一会就在这床上挖了两个大洞!

    老板虽然不明白原因,不过歉意的说道:“是我大意了,耽误两位美女休息了,我这就给你们换间房呢!”

    老板给她们两个换了一间又大光线又好的房间,不过为了把刚才的戏演成全套,文咏衫一直板着个脸,一副欠了她五百万的样子。

    等到老板一走,文咏衫开心的在床上打起了滚,心情好到要飞起来的感觉。何玉佩冷酷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自行在椅子上坐下,结果做到了椅子上的电视遥控器,电视突的亮了起来。

    文咏衫害怕何玉佩受到惊吓又毁了电视,急忙说道:“这是电视,可以看的电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