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再回地下沙漠
    听着茶厅里的乐曲声,在看四周时而看向自己低语的人,如坐针毡。

    李柏芝这一闹,闹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到底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女子,想要和何士东斗,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低级,更加犯贱。

    李柏芝见葛雷和白画聊的正起劲,也就没有打扰,悄悄的一人离开了茶庄。

    葛雷从白画那里确定了世界上真的有丐帮这么一回事。

    可是知道了有丐帮这回事之后,心神就老是不灵,总觉得这其中和自己有什么大关联,必须要弄明白才安心!

    “爷爷!”

    葛雷进了文府,低头招呼叫了声,准备回房。

    文老爷不见文咏衫问道:“衫儿没和你一起?”

    葛雷这才惊觉,反问道:“咏衫没有回来!”

    文老爷眉头一皱,眼睛望向门外,很显然,文咏衫确实没回。

    “没事,我这就去找!”葛雷不想文老爷太过担心,只能这样说道。

    葛雷说着出了文府,可是站在路口却并不知道该去哪里找。

    掏出手机拨了过去,电话根本没有接通。

    “你把咏衫带哪里去了?”

    葛雷拨了何士东的电话,不由分说的质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笑声。“怎么?她来找我了?”

    “咏衫 还不是在你那里?”葛雷心急没有了什么耐心。

    何士东照样不慌不忙。

    “葛雷小兄弟,我现在在‘好心情’吃饭,一会杉杉来找我的话,我告诉你一声,当然了你也可以现在过来。”

    何士东话里故意放着yanwudan,不过可以肯定,咏衫并没有在他那里!

    葛雷挂了电话,反而放了心,想着只要没在何士东那个大色狼手上,一个成年人总不会丢了,说不定散了脾气也就会了。

    文咏衫对两人眉来眼去,心里早就有了疙瘩,葛雷手再这么一拉,情绪就彻底爆发了。

    出了茶庄并驾着车一直往前面开去,闷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开了多久,抬头一看才发现已经出了城,而且正朝葛雷的镇上驶去。

    脑子里全是之前进去地下沙漠里的情形,既然死去前面的人可以复活,而且还能拥有法力,那么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不能发生。

    文咏衫想着,如果真的有一本武功秘籍的书,让自己练就一身武功,那么不就能狠狠地惩罚葛雷和白画了?

    文咏衫越想越兴奋,车子继续往前面开去,驶到了山脚下!

    山脚下断断续续有赶来爬山的人。

    “你们在山上发现什么异常没有?”

    文咏衫拉住几个学生模样的人问道。

    学生们被问懵了,面面相觑又相继摇头。

    这了真是一件怪事!

    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居然没有人发现地洞!

    天色渐暗,看着逐渐都往山脚下赶的男男女女,文咏衫深呼了一口气鼓足勇气借着点点星光往山上走去。

    回想当初掉下去的地方,又仔细在小路上查看,直到天色完全黑,气温下降,也没有找到。正在心灰意冷的时候,身子一歪,掉了下去。

    文咏衫直直的摔了下去,除了两眼冒金星,其他的完全一片黑。

    虽然有些吓人,全身也忍不住发抖,不过总算找到了地洞。

    文咏衫学着葛雷的样子,把手机的电筒打开,眼前果然出现了一条熟悉的小到。

    往前走去,路两边的灌木渐渐消失,然后就是一大片沙漠地。

    上次和葛雷来时候没有做足准备,再加上心慌,根本就没有找到真正的出口。而这次文咏衫特意在半路上买了背包,背了些干粮和水,准备找出自己认为的秘籍和出口。

    文咏衫仔细查看着沙丘,搜寻着秘籍,就这样大概走了近一个小时,眼前的沙地才出现了一些绿植。

    这看起来地面慢慢恢复了正常,看来很快就要走到出口了!不过,文咏衫高兴不起来,这要是就到了出口,那岂不是就找不到武功秘籍了。

    文咏衫拿着出水,靠在旁边光溜溜的石头上,想要歇一会。却隐约感觉到背后的石头再动,很快又听到地动山摇的声音。

    一回头,背后的石头竟然移开了,眼前出现一个石洞。

    文咏衫喜出望外,嗓子眼都快跳了出来,于是收起手上的水,往石洞里看了看,确定并没有什么怪异这才朝里面走去。

    石头里的气温很低,甚至有些寒冷,文咏衫冻的抱紧了自己,可是全身还是止不住的发抖。抬头一看,只见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栩栩如生的冰雕美人出现在眼前。

    文咏衫张大了嘴巴,欣赏着美人的冰雕,惊叹着古人的巧手。

    环视这个石洞,四周都是光滑的石块,除了一个显著的冰雕,也看不出有其他。

    文咏衫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神秘的地方,怎能轻易的离开?于是,打着手机电筒四下仔细查看起来。

    果然在冰雕的背面一个小石头架子下,看到了一个小木箱,木箱上面雕刻着一朵黑色玫瑰。

    文咏衫赶忙打开,一束光射了出来,整个石洞顿时蓬荜生辉。

    定睛一看,木箱里放的居然是一块黑色石头,和葛雷,和白画有的黑石是一样的。

    文咏衫有些失望,一块破石头再神奇也还是一块破石头,不禁用脚踢了下木箱,只见木箱底下掉出一卷竹册。文咏衫欣喜若狂,想着这大概就是秘籍了,可是打开一看,一个字也不认识。又有些失望,只能又卷起竹册,随手放进了背包。

    黑石的光慢慢暗淡下去,自行飞到了包里。

    文咏衫感觉脚下有些湿滑,用手机一照,地面上果然出现了一片水泽。

    正奇怪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忽然又听到脚步声朝自己走近。

    “小姐,你是谁?”

    文咏衫吓的后退一大步,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刚才的冰雕美人活了过来。

    “你…你是谁?”

    文咏衫又上下打量了冰美人,这才想明白过来,刚才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冰雕,而是一个被冰封起来的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