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公开的秘密
    李柏芝确实以为是葛雷在背后多嘴,才导致大家都她的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这对于一个心中有是非观念的人来说,就是一种打击。

    葛雷一进办公室,李柏芝用力的把门关了起来,又一副生气呢 样子说道:“我就是跟干爹在一起怎么了?我就是靠他的关系才坐上现在校长的位置怎么了?我就是喜欢比我大很多的男人怎么了?”

    李柏芝连翻炮轰,让葛雷懵了圈,脑子里竟然都是李柏芝性感和婀娜多姿的身材。

    “挺好!”

    葛雷看着李柏芝,嘴里含糊的说着。

    “你什么意思?”李柏芝正在气头上,什么话都听着觉得刺耳。“你是想讽刺我,你就是和别人一样看不起我!”

    葛雷看着李柏芝快要急哭的样子,这才解释道:“我没有对别人说过有关你的事情。”葛雷又一脸认真的样子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又怎么会讽刺你?你这么年轻能坐上校长的位置,肯定不止是因为有别人的棒帮助,更重要的是你是一个比别人愿意多努力一百倍的女生。”

    “真的?”.

    李柏芝的情绪这会才算稳定了下来,想着自己刚才的一阵炮轰,不好意思起来。

    “你真的不会看不起我?”李柏芝又问道。

    这问题问的让葛雷把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女生得只要努力,就不会被别人看不起。”

    这话说的开始有点水平了,哪里像个对待事物轻狂,荷尔蒙作祟的样子。

    李柏芝对待葛雷的回答挑不出毛病,看着眼前和何局完全处于两个状态的小男生,不可否认脑子里多了份愉悦。

    “你打算和艾名克再打擂台?”李柏芝用力咳嗽了一声,试图把刚才的话都给咽回去。

    这话转的,葛雷愣了会神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既然别人敢挑衅,我就敢应战。”

    “你要当男子汉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上次你们打擂台对学校的影响太坏了,所以我不会同意你们再这样做。”

    李柏芝冷静下来,对关于在学校擂台的事情还是做了客观的回应。

    到底擂台不擂台的这不是眼前的事情,眼前的事情就是不要再尴尬的应对李柏芝。

    “我服从学校的规章制度!”葛雷又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可以回去上课了吗!”

    “可以!”

    李柏芝经过刚才情绪的释放,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好像什么仇什么怨突然都被淡化了。

    葛雷却风一般的离开了办公室。

    在另一头,何士东正开着软件,把葛雷和李柏芝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由内而外的发出了冷笑声。

    婊子就是婊子,就算再怎么想要替自己正名,那也是婊子想要立贞节牌坊,这才是重点。

    何士东毫不掩饰自己轻视的表情,只可以李柏芝并不知,还以为自己为了感情为了情义赴汤蹈火。

    茶庄的事情由文咏妃接手,顺利的洽谈了地皮的交易,又按照白画的要求建成了仿古的样式,一切有条不紊的正按照计划进行。

    “大小姐回来了!”云姨见文咏妃开门进来,脸上堆满了笑脸。

    “云姨!”文咏妃轻轻叫了声,就朝坐在沙发上的文老爷走去。

    “大小姐,你爷爷身体不好,回来也就别谈生意上的事情了。”

    云姨想要阻止,不过看架势,也是阻止不了。

    文咏妃走近文老爷,在旁边一坐说道:“爷爷,以后我就继续留在文氏了,您老在家好好休息!”

    “什么意思?我可是跟你约定过了,一个月满你就必须交接完。”文老爷在心里算了算日期说道:“还有五天你就必须离开!”

    文咏妃也不着急,从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到文老爷面前说道:“您看看这上面的签名,我想今后不是我要离开公司,而是您老以后没事不要再到公司去晃悠了。”

    文老爷眼睛瞟了下文件上的签名,确实是自己的笔记。

    很快明白过来,这是之前地皮谈妥之时,文咏妃拿了文件过来让自己签字,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动了手脚,让自己签了份股份转让书。

    “你这是犯法了!”文老爷说着准备拿起文件,却被文咏妃快速的收回了包里。

    “这可是您亲自签的合同,我怎么就犯法了?”文咏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要怪就怪您老糊涂了,我把上面的地皮买卖文件折了起来,下面露出的是股份转让合同,你竟然都没有察觉出来。”

    “你这是欺骗,是诈骗!”文老爷气的起了身,凑近文咏妃说道。

    “爷爷不是我说您。”文咏妃后退一步,可惜的说道:“您的眼神自己不行了,脑子也没有以前灵光,这还好是我给你下了套,如果是别人恐怕文氏集团就要遇到灾难了。”

    “你…你太目无尊长了。”

    文老爷的大声引来了云姨,云姨走过来扶着文老爷,说道:“老爷这是怎么了,为了文氏集团您难道连身体也不顾了吗。”

    “云姨,您就好好劝劝我爷爷,让他别这么大年纪了还那么大野心,给我也留点后路。”

    云姨对文咏妃一直都比较宠爱,不过对她这些时日的所作所为很是失望。

    “大小姐,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云姨语重深长的说道:“你爷爷把最好的都给了你们,老了却要听你说这些风凉话,你怎么对得起你爷爷。”

    文咏妃看着云姨一字一句的说道:“他不是把最好的留给了我们,而是留给了他的宝贝衫儿!”

    云姨听到这番话几乎控制不住的抬起了手,想要朝文咏妃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打去。不过,被最后的一点理性给牵制住了,抬起的手才算没有落下去。

    “云姨,连你也想打我吗?”

    文咏妃看着云姨,眼里有些落寞,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就变了公敌人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