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爱变恨
    在学校闹事被查出来的逃犯,围坐在一起,因为很久没有与外界有联系,一个个憋的很难受的样子。

    何士东掏出手机按了按,只见手机上面正播放着葛雷在上课的声音。

    “听到没有,这就是你们学校的声音,这就是葛雷上课的声音。”

    打手们露出凶相,说道:“就是他,那个狗杂种的,我现在就去要了他的命。”

    “你们这么厉害,出去个给我看看!”

    何士东声音不大却镇住了这些蠢蠢欲动的犯人。见无人再出声,又说道:“葛雷的手机里已经装了我的监听器,对付他随时都可以,我现在要的是等它的师父葛步平出现,你们给我听好了,这段时间不能出什么差池。”

    “我们都听尊主的安排!”

    何士东听后,很满意的点点头,又说道:“这段时间,你们不能再出岔子了,等到葛步平出现,你们再行动,在这之后我会给你们换一个身份,你们就自由了。”

    自由对于逃犯来说那是比金钱更有诱惑力的东西。

    何士东的这一番话就像是安定剂,让逃犯们眼里冒出了希望的亮光。原本以为遥遥无期,考虑私自出逃的犯人,很快都安定了下来。

    何士东耳朵听着葛雷的一举一动,脸上露出一切竟在掌握之中的微笑。

    因为近日忙于茶庄的事情,葛雷累的几乎没有好好休息,坐在教室,强行和瞌睡虫对抗。

    文咏妃想着马上能离开文府,并一直处在兴奋的状态,忽然脸色一变,往葛雷这边靠过来。

    葛雷低着半眯着眼睛看书,感觉文咏妃靠了过来,说道:“现在可是在教室,不用那么急着想亲热吧。”

    要是按照文咏衫的性格,肯定会立刻起边给葛雷一大锤子,随便再骂上两句。

    然而等了好一会却没有动静,葛雷心想不对,抬头一看,艾名克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艾名克颜面尽失,原本可以退学,不过为了报复葛雷也为了得到文咏衫,已经顾不得这些,硬着头皮又到了学校。

    “不怕!”

    文咏妃见到艾名克着张脸并想起了那是差点被当众强暴的样子,脸色开始变的像死灰一样,难看的很。

    葛雷的安慰让文咏妃不由自主的更加靠近了过去,似乎在害怕突然又遭了劫。

    艾名克盯着葛雷,又眼里尽是**的看着文咏衫,一点也没有了之前的唯唯诺诺。

    “你要在敢动咏妃,我让你下辈子都下不了床!”

    葛雷的警告,文咏衫是乎并没有放在心上,取下重重的书包随意的往课桌上一放,只听到啪的一声,感觉所有人都震被了一下。

    “那位同学,进教室就快坐下!”老师不耐烦被突然打断了思路,指着艾名克说道。

    艾名克又转过头来,对葛雷露着奸诈的笑脸,说道:“今后,你我就是敌人,有你没我。”

    艾名克说完这才坐了下去。

    这句话让文咏衫彻底爆发了,拿起葛雷桌子上的书,使劲的甩在了艾名克头上。“流氓,你怎么出门不被别撞死,居然还好意思出现在学校。”

    艾名克长久以来将文咏衫当做是心中的女神,为了女神可以无所不做,也可以放弃尊严,正是因为可以放弃尊严,在发现已经不能再得到之后,有多少厚度的爱慕就变成了有多少纠结的恨意。

    文咏衫的话让全班级都安静了,且都回过头来,好像都在等着看好戏。

    “我就是流氓,你不是喜欢流氓?”艾名克说着朝文咏衫流氓似的抛了个眼。

    葛雷二话不说起身一拳挥去,艾名克这会长了心眼,身如闪电般的躲了过去。

    讲台上的老师傻了眼,手一指呵斥道:“你,你,你给我出去。”

    文咏衫,葛雷和艾名克被点名出了教室,艾名克自觉退到一米之外摆出一副应战的姿势。

    “你还想打?难道还想在擂台上输给我?”艾名克明知道不是自己的真实武功在擂台上赢了葛雷,却依然一副死不要脸的样子。

    “打她!”文咏衫在旁边气愤的说道:“把他给打趴下,看他还嘴硬。”

    痴情原本没错,只不过是用错了方法,才显得卑鄙和无耻。

    “你想和我再比试比试?”

    “比就比,谁怕谁!”

    艾名克心有怵意,不过,为了挽回点面子,起码不能嘴上认怂。

    “葛雷,你做什么?”

    李柏芝就像是从天而降,突然就出现了。

    李柏芝又严厉的说道:“艾名克,你在学校行为不检,我本来是要开除你的,你父亲各种求情我才让你留了下来,你就是再惹事也先想想你家里的老父亲。”

    艾名克听后低下头不再出声。

    李柏芝又对文咏衫说道:“上次的事情,葛雷已经替你教训了艾名克,那要是心里过不过就去法院告他,不然就不要再私下挑起争斗,引起学校动乱。”

    文咏衫很憋屈,自己本来就是受害者,结果还变成了挑唆同学之间的争斗。

    “李校长,不要以为你有靠山就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李柏芝这才明白自己的秘密成了大家共同的秘密,被气的手指着文咏衫,语气发抖的说道:“不要以为你是文家二小姐我就拿你没办法。”

    “你当然有办法!”文咏衫故意用不屑的口气说道,又斜着眼看了眼艾名克。

    “李校长,我们不打架了,您放心。”葛雷不想把事情闹大,对李柏芝陪笑的样子。

    然而在李柏芝眼里,葛雷的笑脸变成了嬉皮笑脸,就像是嘲笑自己和干爹的关系。

    “是你?”

    李柏芝又指指葛雷,话到一半又止住了,说道:“你到我办公室来。”

    李柏芝说完气呼呼的朝办公室走去,而跟在后面的葛雷心想坏了,这很明显,把仇恨拉到了自己身上,摆明了以为是自己泄的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