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张 河岸悠然
    刘警官傻了眼,又用力揉了揉眼睛,这才确定刚才还在眼前的人忽然就不见了。

    这么奇怪的事情,刘警官最后只有一个答案,这是魔术。

    葛雷和文咏衫被白画的法力,不一会被带到了很远的一个地方。

    三人停下来,想起刚才的一幕哈哈大笑,好一会才注意到这里之前不曾来过。

    所在的位置是一条古典式的商铺,临街有一条清河,河的另外有一面有一块很大的空地,看起来这是一个不曾过份开发过的地方。

    “这里很不错!”

    葛雷和文咏衫同时说道。

    白画又注意的观察了旁边,林立的两排桦树,正好是花期时间,看着文雅而不夸张,确实很有韵味。

    “这里和历史悠久的茶很相配。”白画指指河的另一边又说道:“我们可以在对面建一个茶庄。”

    文咏衫也不管这是什么鬼地方,只知道能离开文府远远的这就是一件好事。

    “这么远哪里来的顾客?”

    葛雷看着街面上淳朴的妇女正搬着椅子坐在杂货铺前织毛衣。几个小孩子欢快的正玩着跳皮筋,偶尔好奇的往这边偷偷看上两眼。

    这里看起来并不像有,没事上茶庄喝喝茶的潜在客户。

    白画倒不担心这些。

    “酒香不怕巷子深,茶也一样,愿意享受这一份宁静的人,即使再远也愿意过来一试。”

    白画的脑子里似乎已经有了茶庄的雏形,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文咏衫一脸服气的样子,给白画竖了两个大母指说道:“文姐姐,没想到一千年前经商的理念就这么超前,若是放到现在文姐姐肯定是个超大的女强人。”

    葛雷看到的是具体的事情,掏出手机拍了一张清晰的现场照片,又截图了定位的位置。

    “我们应该在周围再转转!”葛雷收起手机又提议。

    刚要看看附近的环境,文咏衫就接到了云姨的电话。

    文咏衫挂了电话,惊声说道:“那个傻瓜警察跑到家里去了,听说还搬了一队警察进了府,我们得赶快回去了。”

    “我带你们回吧。”

    白画这么一说,文咏衫连忙附和。

    葛雷心里咯噔一下,阻止道:“可不能在用法力了,否则就真说不清了。”

    葛雷边说边拦了车,白画被晕车的感觉吓到了,磨蹭了一会才算上了车。

    一排警察站在了文府的院子里,走近厅内,文老爷坐在沙发上面色难看,双手交换着握拐杖。

    刘警官站在一旁,双手被在身后。

    白画被文咏衫扶着,刚走近刘警官,哪里知憋不住一股液体从嘴里喷了出来,飞向刘警官的衣服上。

    所有人都静止了动作。

    白画可从来还没有做过这么丢人的事情,脸一红,再加上头晕,连道歉都忘记了说。

    刘警官用手指着白画说道:“你,又是你!”可是无心之过,又没犯法总不能把人给抓走,除了气的发抖什么也做不了。

    文老爷颤颤巍巍的起了身,走到刘警官旁边。

    “警察同志,这是我侄女白画,她晕车的厉害,你别见怪。”

    一个有声望,又看着慈祥的老人这么对自己说,又怎好意思再指责。

    葛雷慌忙抓了把纸巾递给刘警官,又对旁边的云姨说道:“云姨,白姐姐太晕车了,麻烦你送她上楼休息。”

    刘警官想要阻止,然而面前又确实是一个有气无力,晕头转向的女子。

    云姨把白画扶上了房间。

    “你们必须跟我回一趟警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刘警官中气十足的说。

    在院内等候的警察忽然哗哗的冲进了厅内。

    “怎么?我府上有人犯法了吗,用的着动用你们这么多的警察。”

    文老爷用拐杖指着冲进来的警察,大声骂道。

    警察被这一吼都安静了下来,刘警官擦了擦身上的呕吐物,气急败坏的样子,指指楼上说道:“文老爷,我看您还不了解情况。”刘警官拿出手枪,又警惕的放回了枪套里,又说道:“就是刚才你那吐了我一声的侄女,她把我的枪拉响了,还好没有伤到人,否则她这一辈子都算是完了。就算没有伤到人,我也可以告他意图抢枪,图谋不轨。”

    说起来这算完全是误会,白画根本就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又怎么知道它的危害性,可是这又解释不通。

    “刘警官,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们最近被杀手跟踪,刚才我没有看清楚以为是杀手。”葛雷又说道:“刘警官,我要是跟您说白姐姐根本不认识枪械你相信吗?”

    刘警官看着葛雷认真的样子,又想着刚才白画的样子,就这么直直的往自己身上吐,看着也像个白痴一样。

    “难道?”刘警官点点自己的脑子,示意白画脑子有问题。

    “你才有问题呢。”

    文咏衫不客气的说。

    葛雷满脸歉意的说道:“你猜对了,其实白姐姐脑子是和我们不太一样,不过我们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她。”

    刘警官半信半疑,问道:“刚才你们为什么一下子就消失了,我可是有过专业训练,居然追不上你们。”

    “魔术,我学过魔术,刚才只是障眼法。”

    “是吗?”刘警官挑衅地看向葛雷说道:“那你变个我看看。”

    葛雷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刘警官,说道:“你今天穿的是雪花三角打di裤。”

    葛雷话刚说完,刘警官脸色一变,双脚不自在的往内夹了夹,没有底气的说道:“你胡说什么!”

    很显然葛雷猜对了,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魔法能隔空看物,不过既然不知道为什么那就暂且相信就是一个魔法。

    刘警官眼神不自在的左右漂移着,声音却洪亮的说道:“你还没有交代杀手的事情,你们为什么会招惹杀手?跟我去警局说清楚!”

    文老爷听了也很震惊,居然又有杀手出现。文老爷担心的说道:“小雷,你跟刘警官如一趟警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