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身怀鬼记
    李柏芝答应过何士东注意葛雷的行踪,于是没事就在监控室里面看看监控,当然目的标就是观察葛雷的一举一动。

    “宝贝,你这样监控也是没有办法完全跟踪到葛雷呀!”何士东进了监控室,关了门,站在李柏芝的身后,双手不老实的随处游离。“你在帮我一个忙好吗?”

    李柏芝被何士东已经哄的一愣一愣,对于情人的要求,又怎么能忍心拒绝。不拒绝也就是默认。

    何士东拿出一片小芯片说道:“你找个机会把他装进葛雷的手机里,这样你以后也不用天天看监控了。”

    “你想监听葛雷的通话?这可是犯法的?”李柏芝说着却接过了芯片。

    何士东一脸哀愁,难过的说道:“领导的母亲病情已经加重,就算不能得到升迁,我也希望找到葛步平,让他治好领导的母亲。”何士东差点要哭了出来,又说道:“生离死别是人间最残忍的事情了,我经历过,我知道其中的痛苦,也就看不得别人再遭受这样的痛苦。”

    何士东的话让李柏芝很感动,甚至觉得自己确实找了一个有情有意的男人。

    “我们不能换种方式吗,一定要做监听电话这种违法的事情?”

    “只有这样的方式。”何士东斩钉截铁,绕到李柏芝面前。“你不懂,葛神医历来行踪不定,只有安装窃听器我才能得到他确切的消息,再说了,有我,你怕什么。”

    是啊,有何局有什么好害怕的。

    这些年来,何士东利用自己的职权所便,走私货物,更是窝藏好些犯人给他们换了身份替自己卖命。

    这些事情何士东藏的很深,就连跟了他很多年的李柏芝也毫无察觉。

    “士东,你也是好心,我会帮你的!”

    能用最简单的快捷的方式找到自己的仇人,这也正是何士东的心意。

    何士东抱紧了李柏芝,脸贴紧了脸像是一对刚在热恋的小情侣。

    “宝贝,你这么善良,留在我的身边,真是我的荣幸。你有没有感觉,我在不知不觉中也变的和善起来。”

    何士东脾气不好,李柏芝很清楚这一点,不过,最近的表现似乎确实温和了很多。

    李柏芝听何士东夸是自己的功劳,这大概是最高的奖赏,也为了这奖赏心甘情愿赴汤蹈火。

    李柏芝勾住了何士东的脖子,眼里像是有一团熊熊烈火,整个人 都要燃烧了一样。

    两个人倚着靠椅在旋转椅上亲热起来,监控室外有来往的声音,然而这些在干菜烈火面前都变成了浮云。

    李柏芝到底还是存了爱慕之心,脸上泛着红晕,一副迷醉少女的模样。然而何士东脑子却十分的清醒,他掌控着两个人燃烧的每一个节奏,眼里也清楚的看李柏芝脸上的沉醉。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轻视的笑意。

    一边想要得到,一边却鄙视对方毫无底线的付出,这就是何士东对待李柏芝的感情。

    葛雷应了文老爷的话,带着白画四处找地段,文咏衫自然不放心。于是,葛雷就被尴尬的晾在了一旁。而这两个女人好的像两姐妹一样似的了,挽着手,左边看看右瞧瞧,少不了一番评论,两个人吱吱喳喳的好不热闹。

    “你说会不会有杀手跟了过来?”文咏衫忽然回过头来对葛雷说道。话刚说完,文咏衫捂住脸,露出惊悚的表情,另一只手指着葛雷背后。

    葛雷觉出了异样,一个后堂腿扫去,只听到一人倒地的声音。

    葛雷回过头来一看,竟然是编号0115的警察。

    这可是好端端的捅了马蜂窝,趁警察还在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葛雷一手拉着白画一手拉着文咏衫拼命的往前拼命跑去。

    0115在后面紧追着,这画面好比是香港电影里的警匪片,带着点灰暗的搞笑。

    “别跑,你们三个给我站住!”0115终于爬了起来,急的掏出了抢指着前面快速奔跑的三人说道:“再不站住我开枪了。”

    街道两旁,胆小的已经散去,胆大的举着照相机躲在一旁正咔咔的照着。

    文咏衫已经跑不动了,拉着葛雷和白画都停下来脚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0115,你开枪试试,我让你在警界消失。”

    0115再三被戏弄,这会又被这个有钱人家的小姐指着鼻子威胁心里憋着气,握枪的双手换了换姿势。

    “我有姓有名!”0115很严肃的说道:“我叫刘奇,可以叫我刘警官。你们藐视警察,意图袭警行为恶劣,跟我回警局。”

    “你作为警察不声不响的跟在我们身后,鬼鬼祟祟,谁知道是你是好警察还是坏警察,再说了,我什么时候袭警了,我不是根本没看到你是谁吗。”

    葛雷还要帮助白画找地段,哪有时间去警局接受教育,因此一听刘警这么说,立刻就要炸了。

    千年以前平常百姓最怕的就是惹上捕快,不过像白画这样有家底的人根本不用怕, 捕快倒也乐的替他她们解决麻烦。

    所以白画根本没在怕的,见现在的捕快不带刀而是带这么一把奇怪的东西,伸手就要去摸。

    刘警官吓了一跳反而惊慌起来,这要是开了火可得怎么办!

    “你,你快放手!”刘警官紧张的说道。

    白画已经完全握到了枪身一拉,爆炸一样的一声响,子弹从白画旁边飞过,打进了废弃的大铁桶上。

    那些胆大的也惊叫一声,四出散去。

    白画听到声响回头一看惊叫起来。

    “刘警官,你滥用枪支,我要告你!”文咏衫故意的说道。

    “你们…”刘警官显得也慌慌慌张张起来。“你们这些怪人,不要跑。”

    刘警官话还没说完,葛雷拉着白画和文咏衫又跑了起来。

    白画受了惊吓,不禁用起了法术,只见三人像脚底生风,很快消失在刘警官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