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忘年之交
    白画被带到了现代,入了文府。在文府内懂礼貌,有规矩,行事乖巧,文老爷也不问出身把她当成了孙女一样看待。

    可是一个“年轻人”总不能这样游手好闲下去吧。

    文老爷想和文咏衫商量替白画谋个事情做,可是孙女几乎不愿和自己讲话,就算讲话也是横眉冷对。

    葛雷和文咏衫去上学以后并是文老爷与白画独自相处。

    白画竟会书法,又会典雅歌舞,这让文老爷甚是高兴,与白画单独相处也算是暂且忘记了烦恼得到了些许慰藉。

    文咏妃得知葛雷回了文府,并抽了时间,想回来看看。

    刚开了文府的门,客厅里传来温婉和谐的欢笑声。

    只见文老爷正拿着白画的手,教她写现代汉字。这一幕在旁人看来,可谓是亲密举动。

    文老爷年轻时也算风流倜傥,曾经也算赏了无数名花,倒确实也没有一朵像白画这样含羞待放。

    文老爷有他男人本性里的东西,不过也不至于做出出格的事情。

    然而在白画看来,在现代快节奏的时代,和文老爷相处起来没那么费劲,而且能耐心的教自己现代的东西。

    当然文老爷并不知道白画真实的身份,只当这是一个从小学习古文的女生。

    ”爷爷,你这是做什么…”文咏妃吃惊的差点尖叫了起来。

    白画站在一旁自身带着古典的含蓄,然而在文咏妃看来却成了惊吓的躲在了一旁。

    “你怎么来了?”文老爷算是用冷漠回应了孙女的无情。

    “爷爷您都多大年纪了,难道您打算来一段忘年恋,您知道您比她大多少吗。”

    文咏妃几乎抓狂一样的说着,这些话就像一把剪刀,想要搓破窗户纸隔着的朦胧的美好。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文老爷气的指着门口说道:“你给我出去,不要再回来!”

    白画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受了惊吓般呆在一旁,看起来楚楚动人。

    文咏妃可是看不惯白画的这副模样,冲了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给了白画一个耳光,说道:“少给我在这里装可怜,为了钱都能和这老头睡,你太不要脸了。”

    文咏衫和葛雷放学被司机接了回来,刚开门,只听见啪的一声响。

    就在白画准备回击的时候,文老爷给了文咏妃一个耳光。

    “文咏妃,你给我听好了,文氏集团是我创下的,文府也是我的,这里轮不到里指手画脚,你给我滚。”

    葛雷和文咏衫看呆了,这可是第一次见文老爷如此胜怒。

    “好…你为了这个狐狸精!”文咏妃眼里含泪,又说道:“既然这些都不属于我,我会让它们属于我的。”

    文咏妃说完哭着跑了出去。

    文老爷走向白画,愧疚的安慰道:“没事吧,我这大孙女就是这样,对不住了。”

    看这架势,这一把年纪了难不成还想泡美眉?这年头泡妞的竞争对手太多了,葛雷心里写着大大的sos。

    文咏衫走过去,毫不客气的把白画拉到了自己身边。

    “白姐姐,你可不能因为别人对你好,你就投怀送抱啊!”文咏衫说着看了眼文老爷。

    这话说的暗带讽刺,还不如文咏妃来的敞亮。

    “衫儿!”

    “听!”文咏衫做了一个停的手势不满的说道:“你看你连叫我名字都变得老气了,你不会是太久没见男人饥渴难耐吧。”

    葛雷一听这话吓了一跳,连忙打圆场说道:“文咏衫不要随便乱说话,那是爷爷。”

    “为老不尊!”

    文咏衫这话一说出来,文老爷气的当场倒了下去。

    “快,快叫救护车!”

    文咏衫听了葛雷的喊叫声没好气的说道:“你不就是医生吗,要什么救护车。”

    “你没听到过有一句话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吗!”葛雷对文咏衫忽然有种厌恶感。

    白画慌忙从柜台上拿了无线电话,递给葛雷着急的说道:“怎么按?”

    葛雷叫了救护车,又替文老爷做了心肺复苏术,好一会文老爷总算醒了过来。

    “您没事吧!”白画又些过意不去。

    “没事,暂时死不了!”文老爷假装轻松的说道。

    救护车将文老爷带去了医院,葛雷帮着办了住院手术。

    白画看着医院里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来来回回走动的人,内心十分不安,就像是到了一个神秘的组织里一样。

    “你别怕,这些都是医生护士,救死扶伤的,也就是以前的大夫。”葛雷看出了白画的紧张,在旁边安慰道。

    “文老爷去哪里了?”

    葛雷知道白画见几个人把文老爷推走了,有些紧张,并耐心的解释起来。

    “他们去给爷爷检查身体了,一会没事会送回到病房。”

    文老爷进医院,文咏衫并没有跟来,这份冷漠不是一般常人可以做到。

    葛雷冷静的回忆了以前的文咏衫,文咏衫并非是一个冷漠的人,而突然有了这样的差距,那么只有一个原因,那并是,恨!

    文咏衫恨文老爷,这似乎说不通,那么只有文咏衫体内另一个女孩的意识对文老爷有驱之不散的恨意。

    “葛先生,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不是一个正经的女人?”白画的脸上有些难堪,很沮丧的问道。

    葛雷看着白画认真的说道:“你端庄典雅,是我见过最美的女生。”

    葛雷的话并不是安慰白画,而是当真觉得这是一个人间难得一见的女子。这样的女子让人心静,让人可以忘记世间所有的纷扰。

    “葛先生,我的到来打扰到你们了,等到文老爷出来,我给他道了别,我就离开。”

    葛雷一惊,一个古代女子复活了过来,怎么独自生存?

    “白姐姐,这和你没关系,你留下来!”

    葛雷竟然有些害怕,害怕白画出现的突然,走的也突然,这种他心有悸动。

    白画眼里竟是温柔,柔的让人甘愿化身。

    葛雷偷偷掐了掐大腿,提醒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