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爷孙正面夺权
    这要是白画抛开千年年龄,放到今天这状态,那可算得上傻白甜。

    这可不,对所有似懂非懂的事情都礼貌性的笑笑,跟在文咏衫身旁,那就是需要保护的小猫咪。

    “我们这就去坐马车!”

    文咏衫说着,拦了一辆出租车,瞪了葛雷一眼,葛雷自觉的坐到了前排。

    白画试探些坐了进去,等感受到车子移动的时候,有种天旋地转,胸口闷不过气的感觉。

    “快停下来……。”

    一声大叫,司机被吓了一跳,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白画胡乱搬扯着车门,急的准备运用法力击去,这时,文咏衫手轻轻拉了下门,车门被打开了。

    白画逃也似的跳下了车,蹲下身子一阵狂吐。

    文咏衫跟了下来,拍着白画的背,安慰道:“没事的,你这是晕车,多坐坐就好了!”

    这感觉那就像是中了毒一样,让人全身乏力,头晕脑胀,呕吐不止。

    好一会白画缓过神来,眼巴巴的看着文咏衫。

    “可以不坐了吗!”

    葛雷下了车,一脸温柔的说道:“如果我们不坐车就回不到我们住的地方,而且这一路指不定还会不会有杀手出现。”

    白画脸色苍白,一脸憔悴,倒不忘记问为什么。

    “为什么有杀手要追杀我们?”

    “还不是因为他那些破石头。”文咏衫不高兴的说。

    “这可不是破石头!”白画认真的说道:“戴郎曾经说过,他要把最好的都给我。”

    文咏衫见白画一脸小女人的模样,敷衍道:“好吧,不是破石头,我们先上车。”

    白画半推半就的上了车,一路上却是吐了个晃天暗地。

    文咏衫和葛雷出了远门,文咏妃心急却找不到战斗的目标,倒也消停了些。

    文老爷见文咏妃没有回文府,也没有再逼自己让出文氏股份,以为自己的大孙女有了良心发现,不好意思再面对自己。

    文老爷让司机把车开到了文氏集团,在司机的搀扶下进了文咏妃的办公室。

    “妃儿,是人都会犯错,过去的就算了,我们回家!”

    文老爷语气慈爱,算是主动抛出了橄榄枝。

    文咏妃正处理文件,听文老爷冷不丁的这么说,冷冷的回应道:“爷爷,有些错是不能挽回的。”

    “爷爷不怪你…”

    “爷爷你听错了,我并不在意你怪不怪我,我还要开会,你回吧!”文咏妃说着漠视的从文老爷身边经过,朝会议室走去。

    “老爷您消气!”司机在旁边劝导。

    “扶我去会议室!”文老爷气的拿拐杖的手都有些发抖。

    文咏妃一直的身份就是爷爷的代班,并不是正真的老大,而要过度跨过这一身份,彻底掌控文氏集团自然要通过其他股东的认证。

    “我爷爷年事已高,身体也有不适,也无心管理集团事宜。”

    文咏妃的话还没说完,文老爷闯了进来,会议室里一片尴尬的安静。

    “谁说我对集团的事情没有兴趣?文氏集团是我辛苦打下的根基,再由我们在坐的每一位一起将它壮大,文氏对我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办公室里响起了一片掌声,在文老爷的带领下股东都热泪盈眶,都回想起了当初的不容易。

    “如今,我年过暮年,各位也都是五十上下的人了,都不容易。”文老爷停顿了一会又说道:“我们的不容易,是需要坚守的,不能因为贪图享受就放弃了我们的使命,我们的使命就是让文氏集团更加壮大。”

    “文用说的对!”股东们大声道。

    文咏妃见股东都对文老爷崇拜的样子,慌了手脚,赶紧从中阻止。

    文咏妃站了起来,扶着着文老爷说道:“爷爷,您能来我们都很高兴,不过您身体不好先回去休息吧。”

    文老爷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甩开了文咏妃,并在总裁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妃儿!”文老爷语重深长的说:“你还年轻,应该接受更多的历练和挫折,你从毕业就被我安排在了文氏集团上班,现在我决定回来支持工作,从今往后你去坐你自己想做的事情。”文老爷又对所有股东说道:“以后文咏妃不可以再碰文氏集团,包括文氏集团旗下的所有公司。”

    这是摆明了要把文咏妃赶出文氏集团。

    文咏妃脸上挂不住,然而却知道,要是硬碰硬自己能滚蛋。

    “爷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让我出去见识见识世面,经历不同的事情,不过,文咏里近几年的事情一直是我打理,恐怕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交接完成的。”

    文老爷算是看明白了,文咏妃对文氏集团势在必得,若想保住文氏集团不会完全落入她的手中,也为了不让家人反目,只有暂时将文咏妃赶出文氏集团。

    文咏妃若是立刻离开,很显然对文氏集团会造成一定的损失,而这样做对其他股东并不公平。

    “我给你一个月时间交接,下个月这个时候,你就不用再出现在公司了。”

    文老爷的决定让股东很不解,这些年文氏在文咏妃的手上管理的很有条理,又直线盈利,让这些上了年纪的股东都很服气,若换了与这个时代有些脱节的文老爷,多半是没有文咏妃管理的那么有效率。

    这一点股东们很清楚,文咏妃也很清楚,所以她可以忍,当然她是有信心在忍耐的这一个月里,让文老爷彻底的出局。

    “我听从爷爷的安排!”文咏妃一副乖巧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要反抗的意思。

    文老爷别着拐杖准备起身,司机连忙上前扶着。

    “你继续来回!”文老爷让了位置,让司机扶着自己又出了公司。

    “老爷,这一个月大小姐可以做很多事情了!”司机担心的说。

    “一切看她自己了,若能醒悟并罢了,若不能那也是他的造化。”

    车子往文府开去,天空突然下起了雨,雨刷哗哗的来回摆动着,像想要刷去时间的印记,却绵绵不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