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夜市
    葛雷心跳加速,强装镇定的喝了瓶冰水,只见卧房的门开了。

    小吊带外加米白镂空外衣,紧身七分黑裤子,头发被扎成了马尾,脸上画了淡妆。

    这绝对是校花顶级级别的女生。

    葛雷还在张着嘴巴欣赏,文咏衫走过来二话不说对着眼睛就是一拳。

    “文咏衫,你等了吧。”

    葛雷捂着自己青肿的眼睛的眼睛,很委屈的样子。

    “白姐姐,以后遇到色狼就应该这样,打的他认不出东南西北。”

    白画一声惊呼,这要是放在以前,女生可是只有唯唯诺诺的份,哪里敢照着就这么摔过去一拳。

    “谁色狼了,你们不鬼喊鬼叫我能冲进去,再说了,我这不是想要保护你们的安全,你们出事了可怎么办。”

    葛雷说着,眼睛管不住的往白画身上瞄。

    “你再看,再看我让你另外一只眼睛也尝尝拳头的滋味。”

    文咏衫离开了文府,似乎又恢复了活泼的性格,一点也没有了别人都欠他一百万的感觉,相反有了她欠别人一百万的底气。

    葛雷可是不敢再招惹文咏衫,转身背对着坐在沙发上,一副宝宝委屈的样子。

    文咏衫拿出手机,对白画说道:“你站着别动,我来给你拍几张照!”

    白画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情,只见文咏衫举着一个怪东西对着自己。

    “真是太美了…”

    白画看着文咏衫举过来的东西,上面竟然印着自己的画像。

    “这样就可以了?”

    白画满脸疑惑,想着葛雷刚才给自己看的照片,手往相机一指,只见相机碎成了碎片。

    “苹果…”

    文咏衫咬着嘴唇叫道,背后却传来葛雷不厚道的笑声。

    葛雷挨了个白眼,吓得赶快收住了笑声,问道:“白姐姐你怎么就把它给碎了呢。”

    “女子怎能随意任人观阅!”

    葛雷想起自己当着白画的面翻出的照片,一拍脑门解释道:“你的照片只是在文咏衫的手机里,没有传到网上,所以大家是不能随便看到的。”

    白画只是一脸茫然。

    葛雷也是无奈又对文咏衫说道:“你那么有票票,碎了就碎了呗!”

    “票票是什么?”

    白画又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来解释!”葛雷把责任推给了文咏衫。

    这可怎么解释,文咏衫脑子里翻阅着以前学过的历史。千年之前用的是银子?铜钱?

    “票票就和以前的银子一样…”文咏衫想起一句话,声教不如身教。“走,我们逛街去,这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票票。”

    “你不怕又被人追杀啊?我们身上可是戴了宝物的人。”

    “怕啥,这不是有我们的神仙姐姐护体!”

    文咏衫说着朝葛雷做了个鬼脸。

    城镇上的夜只有一条夜市,一眼就可以望到底,不过却很热闹,年轻的情侣拉着手拿着串,你一口我一口旁若无人。

    白画不自觉的用手挡了挡眼睛,文咏衫在旁边笑话道:“白姐姐,别人不怕秀你还怕看不成。”

    “秀是什么?”

    文咏衫只觉得自己快成了幼儿园老师,耐心的解释。

    “秀,就是是秀色可餐的秀,为什么可餐,那是因为秀啊,就是摆出来嗨别人看!”

    白画却是似懂非懂的样子。

    文咏衫这逻辑也是没谁了,葛雷在后面憋着笑,听着两个女人叽叽喳喳。

    两个个人迎面而来,目光紧紧定着葛雷。

    “不好,有杀手!”

    葛雷大叫一声,冲到前面挡在了两人面前。

    果然迎面来的两个人停了脚步。

    “不是想在这里开打吧?”葛雷嬉皮笑脸的问道。

    杀手不出声,直接掏出了尖刀。

    原本围在旁边看热闹的人,以为这只是一场小伙的打架。见一方亮出了刀,吓的四下散开,原本热闹的街变的安静下来,再加上古风的建筑和昏暗的灯光,竟有种诡异的气氛。

    “快跑!”

    葛雷刚说完,被文咏衫一把拉到了一旁。“少逞点英雄,有我们神仙姐姐在,哪里轮的刀你上。”

    杀手见美女挺身而出,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小妹妹,这可是在街上打架,要不我们换个地方打,在床上怎么样?”

    一个说完,另一个配合的哈哈大笑。

    白画脸红一阵白一阵。

    “臭流氓!”

    葛雷忍不住,把手上的包裹往地上一放冲了上去。

    连环脚一踢,两个杀手慌忙后退,手上的尖刀双双刺了过来。

    “有本事一对一!”

    杀手并没有要停下手的意思,继续进攻。

    葛雷的激将法这次可不好用了,一对二又是职业杀手,很快显得手忙脚乱。

    “小心,背后!”

    文咏衫在旁边担心的提醒。

    眼看尖刀就要刺向了自己,忽然感觉一股吸力,把自己给吸到了文咏衫身边。

    “走!”白画嘴里说着,手往两个杀手一指,顿时两个杀手飞了出去。

    “有妖怪…”空中传来尖叫声。

    “我们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葛雷刚说完,又听到警笛声由远而近开来。“快走那倒霉催的警察又要来了。”

    话还没说完,警车像飞也似的停在了面前。

    果然又是倒霉催的警察。

    “我随意准备着出警,就是为了抓你们个显行。”警察背着手环视周围,又欲言又止。因为并没有看到伤亡人士,也没有毁坏的物品。

    “编号0115是吧,你真勤快,我会给你寄表扬信的。不过,为什么那么勤快呢,我今天可没有报警!”文咏衫故意说道。

    0115被气的正了正身,表示刚正不阿的样子。

    “少得意,我会好好查清楚,要是有什么违法的行为,我绝不放过。”

    0115说完上了警车,呼啸而去。

    “那是?那人好奇怪!”

    白画指指警车远去的放向。

    “警察!”文咏衫脑子里对比着千年前比喻道:“捕快,马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