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黑玫瑰
    概括起来就是有情人相约走天涯,结果有人从中作梗。

    文咏衫只觉得被葛雷收入怀中的石头和自己特别有缘分,于是又问道:“为什么你那里会有石头?。”

    白画见眼前的两人竟然也带了石头,而且也正是这些石头的力量才将自己唤醒。

    白画将她自己的一块石头拿在手尖。

    “这叫黑玫瑰石,它一共有五瓣,待到他们合体就会像盛开的黑玫瑰,而且能导出超能量。”白画问道:“此宝石乃戴郎所得怎会在你等这里?“

    “缘分,因为缘分所以在我这里了,它们已经属于我们嘛!”葛雷说着护住了口袋又说道:“白姐姐,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也好!”

    白画说着袖子一挥一股力量将葛雷抛向了洞口之上,文咏衫还没反应过来,也被这股力量给带了出去。

    我的个乖乖,这也太娘的神奇了。

    葛雷还没感叹完,白画也长衣飘飘的飞了出来。

    这简直就是颠覆了人生观,这事要是拿出去说,铁定也是没人信,而且还会被当做是吹牛不打草稿。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文咏衫已经有些虚弱,只想着尽快离开。

    葛雷也期待的看着白画。

    “此地我虽有听戴郎提过,之前却也从未来过。”

    白画看着眼前茫茫一片的沙地说道:“戴郎曾经说过,此处乃幻处,却未说过怎样离开!”

    葛雷一听,再看文咏衫快坚持不住的样子,想要尽快离开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沿路离开!”

    文咏衫也不出声,自觉性的转过身往刚才来的路上返回。

    沙地被抛在了身后,走近了有灌木的地方,又到了掉下来的窄小的洞口,呼吸到了氧气充足的空气。

    葛雷看着白画,说道:“白姐姐,现在可就看你的了。”

    白画运了功力,手一挥,葛雷和文咏衫出了洞口,白画自己也飞身出来了。

    “太过瘾了,居然有这么神奇的功力。”葛雷感叹着,再看旁边就要倒下去的文咏衫连忙伸手扶住。“你再坚持一会,我们马上就去吃东西。”

    白画小碎步的跟在后面,终于下了山坡,看到了很多短裙短袖的人,脸一阵阵发红,把头低着走。

    来旅游的人可没把白画当做怪人,只是以为这里正在拍摄古装电视剧,只是左右查看找不到机位。

    有不明原因的追星者,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过来就问白画要签名,大概想着管她是谁,签了再说,万一以后红了呢?

    白画一脸茫然,也不知该如何回应,葛雷神神秘秘的说道:“现正在隐形拍呢,后面可有镜头!”

    围过来的人朝后面吐了吐舌头这才让开。

    当务之急就是找一个地方吃喝睡。

    进了饭店葛雷一口气店点了一桌子的好吃的。

    文咏衫和葛雷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菜,而白眉却细嚼慢咽,喝水的姿势又是双手挡在面前,活脱脱的一副美人饮水图。

    饭店老板眼睛都看直了,被旁边的老板娘当头就是一掌。

    文咏衫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白姐姐,你可多吃点,等吃饱了,我带你去逛街,让你见识见识现在的衣服。”

    “奴家…”

    文咏衫不客气的说道:“别奴家奴家的啦,你这样搁在现在别人会说你是神经病的。”

    白画看了看显得陌生的地方,再看看自己,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定,说道:“好!我一会和你去逛街。”

    葛雷这顿饭吃的眼睛一直偷偷瞄着白画,这真是一个标准的大美女。只是可以印证了一句话,美女配渣渣!想来那个叫戴郎的渣渣艳福真是不浅。

    白画之前从来没有在这么喧嚣,和无关的男女同桌吃饭,这顿饭吃的十分拘谨,更显得让人疼惜。

    “葛雷!”文咏衫一声大吼,又说道:“请注意你那副要流哈喇子的样子,眼前可是千年前的祖宗,你给我收回你那猥琐的表情。”

    白画一副羞答答的样子,葛雷吞了吞口水,又猛的喝了口汤,嘴里说着:“真好,真好!”

    汤足饭饱,文咏衫提议道:“白姐姐,你要是不嫌弃的话,一会先穿下我的衣服,然后我们再去逛街。”

    白画对如今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不过已经明白一点,在一个世界自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

    白画点点头,结了饭钱,三人回到了酒店套房。

    文咏衫把自己的旅行包打开,把里面的衣服倒了出来。

    “你来挑!”

    白画看了看这些衣服,都只是一点点布料,急的连连摇头。

    “那我帮你挑了,你就穿这件!”

    文咏衫不管反抗不反抗,拿起衣服拉起白画进了卧房。

    “别不动呀,快脱了,我帮你穿!”

    要不是这一身衣服看起来太复杂,文咏衫还真能动手。

    白画看了看文咏衫,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解开了腰上的包布,外面的青蓝袍散开,再解开里面的白色底袍,露出了里面红色的肚兜。

    文咏衫见这慢悠悠的样子,嘴上说着“我帮你”手上快速的剥掉了白画披着的长袍,身上仅剩肚兜和宽松的短裤。

    白画紧张的护住胸前。

    “白姐姐你放松点,我们可都是女生,在我们现在,女生去内衣店买内衣,可还有店员专门给帮忙换内衣的,美容院还有专门护理胸部的按摩呢!”

    文咏衫说着趁白画一个不注意,手一扯脖子后的带子,只见肚兜落了地。

    “啊…”

    葛雷听到房间的尖叫,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脚底生风,冲进了房间。

    肌肤如雪,凹凸有致,葛雷看呆了…

    “谁让你进来的,快滚出去。”文咏衫急了眼大叫道。

    白画见自己的身子被看了个光,蹲在地上惊吓不已。

    “对不起了白姐姐,我不知道他会进来,一会我们出去打她。”文咏衫见白画捂住耳朵还在尖叫,又说道:“白姐姐,我们先把衣服给穿上吧。”

    白画一脸惊恐,却也知道文咏衫并无恶意,总不能一直不穿衣服,这才缓缓起了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