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宝石
    手机电筒照到的地方,可以看到暗房不足五米,面前是一个大理石做的柜子,看着很高大上的样子。

    葛雷走过去摸了摸大理石, 找到一点空隙的地方一拉,原来是个抽屉。只见抽屉里面有一个木盒子,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打开。

    一时间暗房里光明通透,射的让人睁不开眼睛。隔了一会等到眼睛适应了光亮,在往木盒子里一看,只见两块像花瓣一样的黑色石头,躺在木想里。

    “太神奇了!”

    文咏衫忍不住感叹,伸手想要去碰,结果两瓣石头花瓣自行飞到了文咏衫的手中。

    “它飞过来了,它居然飞到我手中了!”文咏衫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孩子般又叫又跳。

    “我来试试!”葛雷说着朝石头也伸向了手,可是石头纹丝不动,“难道它也只喜欢美女。”

    石头对文咏衫显得特别亲,像有某种渊源。

    文咏衫显得很兴奋,用手摸了摸石头,石头好像安静下来了一样,收回了自身的光芒。

    “太好玩了,这两块小石头居然有灵性!”

    这石头有灵性,文咏衫的话点醒了葛雷,再想起文老爷曾经说起的传说:文家祖上是守护宝物的天将,因为弄丢了宝物而受到了惩罚。如果是这样,那宝物就是这两块石头。

    葛雷瞬间有中“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感觉,谨慎的左右看看,拿起木箱让文咏衫把石头当了进去。

    “这可是世界级的宝物,不可大意了,说不定那些想要抢石头的人,随时都可能会出现。”

    文咏衫被吓的张大嘴巴,想起被绑走的一幕,不由变得结巴。“他们,他们不会就来了吧。”

    “快把电筒关了!”葛雷听到了外面的响声,赶紧拉起文咏衫的手,另一只手抱着木箱靠在门口。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文咏衫紧张的屏住呼吸,靠在了葛雷的怀里,因为害怕,文咏衫和自己血液里的另一个人,这一刻彻底的融合了。

    “你是谁?”

    葛雷将文咏衫推倒一边,一步跨了出来,和闯进来的人正面交锋,抢先一步将来人扣住双手。

    “石头在哪里?快交出来。”来人虽然被扣住,非但没有求饶的意思,反而紧紧锁住葛雷。“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葛雷往来人手上一看,好家伙他戴的竟然是一只炸弹手表。

    葛雷劝道:“你们要不要玩这么大?为了块石头至于搭上性命吗。”

    “少废话,不想搭上性命就快把石头交出来,否则我就和你们同归于尽。”

    葛雷看着在旁边吓得发抖的文咏衫说道:“你让她先走,我就把石头留给你。”葛雷说着晃了晃手中的木箱。

    来人空出一只手来指了指门口。文咏衫一边往外面退,一边担心的说道:“你小心点!”

    “你这铁石心肠如果能回心转意,我就是死也无憾了。”葛雷在这关键时刻也不忘贫上一嘴。

    待到文咏衫完全退出了暗房,葛雷把箱子往最里面一丢,转身跑出了暗房,说手将门反锁起来。

    拉着文咏衫一阵狂跑!

    “石头没了?”文咏衫又些失落。

    葛雷拉起文咏衫的手伸张自己的胸口。

    “你干什么!”

    文咏衫话还没说完,手就触动到了葛雷怀里的石头。“你还真狡诈,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居然还把它给拿了出来。”

    葛雷让文咏衫摸了下石头,又把他的手拿了出来,假装生气的说:“我刚才可是救了你的命,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只听到医馆处传来爆炸声,葛雷将文咏衫拉进自己怀里。看着医馆处浓烟滚滚,心疼不已,原本以为只是唬人而已没想到居然当真炸掉了。

    这些人不惜犯罪,更不惜为主子卖命,这可算得上名副其实的敢死队。

    葛雷掏出手机报了警,正等着警察赶来。忽然葛雷怀里的石头飞了出来,飞到了医馆的上方。

    忽然浓烟散去,医馆刚才着起来的大火也消失了。葛雷哥文咏衫看懵了,愣了一会,朝医馆狂奔而去。

    推开门走到医馆里面,居然没有一丝被毁坏的痕迹,葛雷小心翼翼的打开暗门,只见暗房里一切完好,而且刚才携带炸弹来抢石头的人,居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块石头太神奇了。

    两片石头从门外飞了进来,一快绕着文咏衫转,一块绕着葛雷转,是乎没有商量好到底该认谁当主人。

    “到我这里来!”葛雷一步跳起来,一手抓一块,将两块石头都收入了囊中。

    医馆外一片喧闹,原来是听到爆炸声音赶来的邻居,大家围在了医馆外,议论纷纷。

    “哎呀,小雷你可算回来了,刚才你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吓死了个人!”

    葛雷一时语塞,还没想好怎么编个谎话,文咏衫眉飞色舞的说道:“大婶,刚才我们也听到声音了,那声音响的啊大概几里地都听的到,我还以为有恐怖分子袭击呢,结果什么都没看到。”

    邻居大叔大婶们也不关心刚才的动静了,围着文咏衫追问是不是葛雷的女朋友。

    文咏衫忽然变的很健谈,和那些大婶有一句没一句的东拉西扯。

    警车呼啸而来,警察从车上下来,葛雷和文咏衫都傻眼了!

    “怎么又是你们两个?”那个将文咏衫当做精神失常的警察尖声叫道:“说吧,又是什么事?”

    葛雷心想真走霉运了,跨了个省又从城市到农村,怎么就还能碰到!这刚才爆炸,医馆起火,又突然全部消失,这要怎么才能解释的清,一不小心又得被当做是妨碍警察办案。

    “你…你怎么也在这!”文咏衫吃惊的问道。

    警察也认出了她,哼的一声说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太无聊了,所以拿我们警察开涮?跟我回警局。”

    邻居大婶连忙出来解围,七嘴八舌把刚才的情形又都讲了一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