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打擂台
    葛雷走在学校感觉到每个人都在对自己做着胜利的姿势,一拍脑袋,这不想起来了,答应和艾名克打擂台的时间到了。

    进了教室,艾名克看起来很友好的走了过来,伸出了手很绅士的和葛雷握了握。

    “先礼后兵,一会打起来我可就不会留情面了。”

    葛雷看着艾名克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冷笑道:“就你那三脚猫功夫,也敢跟我打擂台,小心我一会儿打的你找不着北。”

    “你…你才三脚猫功夫!”艾名克急了眼。“我告诉你,我可是出生在武术世家,从小就开始练功,我之前可是留了同学情,今天…今天我要把你打趴下。”

    葛雷只当他是个花架子,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瞎逼逼,要打就打!”

    葛雷说着在一帮同学的簇拥下,到了操场上的擂台前。

    全校师生几乎到场,有的甚至举着“老大必赢”的标语,整个操场好不热闹,堪比一场明星演唱会。

    艾名克心里有着诡计,眼睛骨溜溜的到处转,见没人注意到自己,这才走向休息台。他打开了其中一瓶矿泉水,悄悄的拿出藏在口袋里的药瓶,往矿泉水里倒了些粉末晃了晃,又拿起另外一瓶,走了过去。

    “老大,全校同学可是悄悄给你和艾名克下克赌注,你赢了一赔十,艾名克赢了一赔五十,听说只有十来个人把赌注压在了艾名克身上,其他人可是都把赌注压在了你的身上。”

    许天霸听说葛雷和艾名克打擂台,自然来加油,也趁这个机会把全部身家都压在了葛雷博上一把。

    “想不到你这野蛮的人,还能把葛雷认做老大,真是一件奇事。”文咏衫脸上没过多表情,有和周围的一张张兴奋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见许天霸殷勤的样子,又说道:“想不到龙都传说中黑白两道都能搞定的霸王,居然这么快认怂。”

    许天霸想着一会就会小富一把,心情好的很,看了眼文咏衫说道:“你现在是我老大的女人,我不跟你计较。”

    “马屁精!”

    许天霸可不受影响,只一心等待着即将开始的比赛。

    艾名克挤了过来,旁边正在给葛雷捶腿的同学不屑的说道:“怎么?你就等不及丢人现眼了?”

    “谁丢人现眼一会才知道!”艾名克走到葛雷身边,把水递了过去说道:“一会就擂台上见了,我们以水代替酒意思意思!”

    这是什么路子,葛雷正疑惑的着,替他松肌肉按摩的同学说道:“你不会在水里下了毒,准备来阴的吧。”

    艾名克很不高兴的样子,把手中另外一瓶水递了过去,说道:“你把我当成是什么人了!”

    葛雷接过了水,只觉得艾名克就是一个被爱冲昏头脑的傻子,正要打开喝。

    “小雷哥哥…”

    葛雷一听这声音,嘴里含着的水像喷泉一样喷射而出。

    艾名克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到嘴的毒药就这样喷没了!

    “小雷哥哥,加油哦,我会默默的支持你。”小安对着葛雷挤眉弄眼,又对旁边的文咏衫翻着白眼话里有话的说道:“这有些人阿,以为有两个臭钱就什么都能买到,她那里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小安边说边朝葛雷抛了个媚眼。

    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是错,葛雷吓得把水放到一边的桌子上。“我…我去下洗手间。”葛雷指指厕所的方向,逃也似的挤出了包围,大步离开。

    进了厕所就像是进了一个避难所,要不是一会要打擂台还真不想出去面对,一个像面瘫的女生,一个犯花痴的女生。

    “老大,大家可都在等着你去把艾名克给打趴下呢!”

    葛雷听后这才出了厕所。

    林家豪走在葛雷旁边,一边往擂台走去,一边递了一瓶水过去,说道:“一会就要比赛了,喝点水补充水份。”

    对于自己天天睡在一个宿舍的舍友,根本没有戒备的心里,拿着水瓶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

    再回味总感觉不太对,不过也来不及过多思想了,同学们簇拥着过来,小安像只蝴蝶要飞奔过来一般。

    时不容缓,葛雷三步做两步,箭一样的窜上了擂台上。只见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呐喊声,助威声,成了学校里的狂欢。

    李柏芝坐在了评委席上,一副公平公正的样子,不过目光却始终落在葛雷身上,眼神好企图穿了葛雷身上白色的运动服,看出那隐藏起来的肌肉。

    艾名克跳上了擂台,因为投毒失败,若想真的就此赢了这场比赛,不免心虚。

    “你…你出招吧!”艾名克摆出了一个唬人的姿势,说话却结巴了起来。

    葛雷刚要出招,却发现自己浑身乏力,根本没办法比武,回想起刚才顿时明白过来。

    目光在人群中寻找,却不见了林家豪的踪影,这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艾名克见葛雷迟迟不出招,有些等不及,如视死如归般冲了过去,拳头一挥,以为会落了空,哪里竟然打在了葛雷的脸颊上。

    葛雷手了拳击,身子也没有了支撑了力气,一下倒了下去,就很那一滩烂泥一样。

    艾名克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击打到对方,看着对方瘫倒在地,心里燃起从未有过的快慰感,趁热打铁又要一拳打了过去。

    葛雷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把抓住艾名克的手臂,趁机站了起来。

    “是不是你?”

    葛雷猜测的看着艾名克。“你下了毒?”

    同学们的惊讶和失望的尖叫声,很快淹没了葛雷的话。

    原本想做的坏事突然不用做了,而且有人替自己做,这不光得了便宜,而且还可以买个乖。

    “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跟纸做的样?”

    葛雷听了艾名克故意讽刺挣扎着爬了起来,起身想要给艾名克一掌打去,结果却像棉花糖一样只轻轻的拍了出去。

    艾名克见状,只差没笑出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