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满腹心事
    “文姐!”

    葛雷替文咏妃倒了杯咖啡,调侃的说道:“听说这洋玩意提神,以前在我们村里可是喝不上的。”葛雷说着又替自己道了杯咖啡。

    文咏妃双手捧着咖啡,一口气喝了一大口,像是压了压惊,目光往楼上瞟了瞟问道:“他们都休息了?”

    “刚休息!”葛雷好奇的问道:“你这两天都不回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文咏妃夸张的摇着脑袋,连忙否定。

    葛雷又不瞎,这一副满脸心事,无心妆容的样子,怎么可能会是没事!不过,文咏妃会说没事,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回想起那天酒会后,文咏妃微醉的出了门,脑子里顿时都是些不好的想法。

    “文姐,莫非,莫非你被…”

    文咏妃打下指着自己身子的手。

    “呸,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文咏妃起身,似乎很不愿意再提起那一晚上的事情。

    “好吧,你早些休息!”

    葛雷有些无奈,似乎每个人都藏了一个天大秘密,而自己需要解开这些秘密,才能离开这个像游戏一样的迷宫。

    前排的艾名克已经很多天没有看见文咏衫,时常的回过头来,眼神似乎要杀人一般盯着葛雷。

    “你把咏衫藏到哪里了?”

    艾名克终于憋不住,向葛雷提出了质疑。

    葛雷很无奈,被一个痴情的人,这么痴情的把自己当做是情敌。

    “你忘记谁是你老大了!”

    “我不管,我看不到咏衫,我就要跟你决斗。”

    葛雷原本想要提起老大的气势来压住这个痴情汉,然而,似乎没什么用。

    艾名克鼓足克勇气,抱着再断肋骨的决心,说道:“你要是对咏衫做出了什么,我不会放过你。”

    “拜托!文咏衫是我未婚妻!”葛雷很不想在这个事多的时候,又多来一个多事的人。“你要是再痴心妄想,休怪我不客气。”

    “你这个骗子,你就是一个无耻之徒,你说咏衫是你师娘,现在又变成了你的未婚妻。”

    艾名克腾的站了起来,像是要把积压的怨气全部都发了出来。

    葛雷只觉得耳边像有只苍蝇在嗡嗡嗡的作响,抬腿一脚就把艾名克踢的飞到了黑板上。

    随着同学们的尖叫声,艾名克从黑板上滑落了下来。

    艾名克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我要决斗!”说完晕死过去。

    教室里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校园,有几个胆子大的男同学,上前试探了艾名克的鼻息,大叫着:“还没死,快,送他去医院。”

    葛雷脑子一片空白,看着教室里各种尖叫,烦躁不已,一脚又踢翻了课桌。

    “真他娘的操蛋,什么破学校,读什么书。”

    教室里安静了下来。

    “葛雷,到我办公室来!”

    李柏芝的声音传到了耳朵里,葛雷倒是无所谓了,大不了就被开除而已。

    进了办公室,李柏芝大声道:“把门关起来!”

    “美女校长不会又是想让我给你按摩了吧,别急。”葛雷嬉皮笑脸的说着,关上了门。

    “严肃点!”李柏芝的语气不再像之前带有柔情。“你是学生,就该知道学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你看看你,至从你入了学,我们龙都大学都被你搅的乱七八糟,像什么话!”

    “要不然你开除了我…”说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葛雷是被文氏集团的老总给安排过来的,又怎么会被轻易开除,若开除那可不是直接打脸文氏集团了?这可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我们学校一贯对学生仁慈,以教化为主,我希望你能自我反省今后好好学习。”

    葛雷假装掏了掏耳朵,很不耐烦的样子。“你说那么多,不就是舍不得我离开没人再给你按摩了吗。”

    李柏芝想起之前自己有**份的羞涩样,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你…你真是厚脸皮。”

    李柏芝气的腹部竟不争气的又痛了起来,而且越来越痛,不由双手捂住肚子,咬紧了嘴唇忍住没有叫出声。

    葛雷一看自然明白过来,一眼瞄到桌子上的玻璃水瓶。葛雷拿起水瓶,往里面倒了一杯开水,抱着救死扶伤的心理把装满开水的水杯递了过去。

    “你这叫宫寒,平时不要为了臭美就穿一些露肚子的衣服,来,拿它贴着小肚子暖暖。”

    李柏芝赌气的不去接,被葛雷一把塞在了怀里。

    “以后再痛就用它暖暖,免得替你按摩了,还讨不到好话。”

    李柏芝将开水瓶贴近自己,果然舒服了很多,只是这原本的训话,好像又变成了被训。

    “葛雷,你是不是猴子派来我们龙都大学捣乱的吗。”

    “大概是!”

    看来这个胸大不怎么有脑的校长还是有点幽默感,葛雷刚才一肚子的郁闷经过一通的发泄,已经轻松了很多。

    李柏芝感叹道:“我们学校可很久没这么热闹了,你一来,警车都来了两趟了!”

    “我争取不让警车再来了!”葛雷又问道:“听说许天霸在学校吃的很开,怎么他没惹事?”

    “那个李天霸是个孤儿,从小没有爸妈,被好心人安排进了学校,他平日里常常私下去打工赚生活费。”李柏芝感叹的说道:“许天霸那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哪像你,忽然想惹是了,就惹个事,太以我为中心了。”

    葛雷想起第四次见到许天霸时,许天霸就在开货车,想起来还是自己太过偏执。

    “你说许天霸时孤儿?”葛雷记得打手曾经说过,所有的打手都无父无母。

    “听说是这样的。”

    葛雷有种不好的联想,许天霸是孤儿,而打手们也都是孤儿,莫非…

    “美女校长,我能看看葛天霸的个人资料吗。”

    李柏芝瞪了葛雷一眼,说道:“你一个学生,哪有资格看别的学生的资料。”

    葛雷满腹心事似乎要出大事一样,另李柏芝有些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