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人命关天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葛雷迷迷糊糊听到云姨的声音,揉了揉眼睛,一看自己竟然在楼梯上坐着睡了一夜。

    “哎呀不得了了,杀人了,杀人了。”

    云姨一激动居然没发现葛雷刚从楼梯上醒来,一把抓过葛雷的手又说道:“吓死我了,刚才江边围了一堆人,妈呀,我过去一看原来死人了。”

    葛雷这下彻底醒了,腾的站起来。

    “你怎么坐在楼梯上!”云姨见葛雷猛然站起来,差点把自己带的摔倒,这才注意到。

    “云姨你别管我怎么坐楼梯上了!”葛雷有种不好的预感,问道:“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

    云姨慢吞吞的说道:“听那些人议论,这个女的是被人捏死丢进江里的。”

    “云姨我去看看。”

    葛雷说着快速的朝江边跑去。

    葛雷到达江边事发地点的时候,法医正将死人往车上抬去,葛雷仔细一看,正是闹事的妇人,妇人脸色惨白,脖子上有勒痕。

    “这年头啊,一个人还是少出门,多惨啊?就这么死了。”

    “是啊,我都不敢出门了,这肯定是那些臭流氓抢了钱,还害了命。”

    两个女人聊着天,看到葛雷像看到鬼一样,赶忙闭了嘴,加快步伐离开了。

    葛雷低头一看,瞬间明白了过来,自己身上还穿着参加酒会的衣服。破洞牛仔裤,流苏短衫,再加上身上散发的酒味,也难怪不被当成是有嫌疑的流氓了。

    葛雷脑子一片空白,心中隐隐不安。

    回到文府,文咏衫和文老爷都已经坐在了客厅里一言不发。

    文咏衫见到葛雷着急的问答:“她真的死了?”

    葛雷点点头,分明看到文咏衫难过而沮丧的样子。

    “昨天晚上我的心脏像要跳出来了一样,原来真的出事了。”

    葛雷以为妇人出事,文咏衫应该偷偷庆幸,却看到她一脸沮丧的样子。

    “别人出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不要瞎联系到一起。”文老爷似乎对突然死了人的事一点也不在乎。

    只有做云姨一边做着早餐,一边絮絮叨叨。

    “听说这个出事的女人,很早就离了婚,跟女儿相依为命,听说上段时间她的女儿失踪了,哎…命苦啊!”

    葛雷由衷的佩服这些八卦的女人们,只要一会,谁家长谁家短,只要那么一会,就都摸的个一清而楚。

    “云姨早餐还没好吗?”文老爷语气很不好的又说道;“孩子们还小,别老拿这种事吓唬他们。”

    保姆当然就是要踏踏实实伺候一家大小,云姨这样一想,也就停了的嘴巴。

    文老爷平日里待人特别和善,而今天竟然板着个脸,这连保姆都觉得有些异常。

    葛雷打开手机,正好看到这个新闻。

    “爷爷,这就是今天江边发生的命案。”

    文老爷瞄了眼手机,却并没有接过去。

    “我已经听云姨说过了。”

    葛雷感觉气氛有些尴尬,又把手机收了回来,放回到口袋。

    “吃早餐了…”云姨看了眼大家又说:“大小姐还没起来?”

    葛雷这才想起,昨天晚上文咏妃带情绪离开了。

    “云姨,文姐不在家里。”

    文老爷一听,把拐杖往地上一敲,大声道:“女孩子夜不归宿,像什么话,云姨打电话。”

    云姨已然是文老爷的左右手,得了令并拨了电话过去。

    “文老爷,电话通了。”

    文老爷刚接过电话,那头的电话并挂断了。

    文老爷气的又用力敲了敲地板,却不知道那边握着电话的手发抖的不知怎么面对,才挂了电话。

    “葛先生你又来找你的大姨子了!”

    文氏集团的保安,原本想要讨好的打招呼,不过话说出来后,听着总有点奇怪,又满脸堆笑的说道:“葛先生您请进。”

    “好啊…我看你倒是挺敬业的。”

    保安掏出烟来,递过去,说道:“还请葛先生多美言几句。”

    “我不抽烟,其他的都好说!”

    葛雷说着摆摆手朝文咏妃办公室走去。

    门外传来敲门生,文咏妃一惊,高声问道:“谁?”

    “是我!”

    葛雷边说着,边扭开了办公室的门。只见文咏妃蓬头垢面,毫无精神,和平时那个光鲜亮丽的优雅女人判若两人。

    “文姐怎么了?昨晚不至于把你气成这样吧!”

    “我…我”

    文咏妃闭上眼睛,眼里全是昨晚看到恐怖的一幕。不可以说,不能说!

    “我没生气了…你找我有事?”

    “你这可不像没生气的样子!”葛雷学着语重深长的说道:“你生我的气就算了,怎么把爷爷的电话给挂了,你这不是要把爷爷给气坏吗。”

    文咏妃面色如灰,双手无意识的揉捏着一张纸巾。

    “刚才不小心才挂了电话,我没事了,你还有其他事情吗?”

    很明显,这并不像没事,而是有事不愿意说。

    “文姐,我猜这是你最不修边幅的一次上班了吧?要不然我们先回去,一会我再送你过来!”

    文咏妃连连摇头。

    “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

    葛雷本来想用一句玩笑让气氛不那么沉重,然而文咏妃冷淡的样子让气氛不光沉重,而且尴尬。

    看来事情严重了,不过到底是什么事情呢?葛雷感觉到文府的每个人是乎都变的奇奇怪怪的。

    师傅的一句话让出了师娘,自己去云游四海,结果让自己跳入了火坑,想脱身都脱不了身。

    “你回去吧,就说我很好!”

    葛雷劝不动自然也就不打算再劝了,只是文咏妃这样子很让人担心。

    “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这是我听过你说的最真诚的一句话了。”文咏妃勉强的给了葛雷一个微笑,又说道:“没事的。”

    葛雷突然朝文咏妃身后的储存柜走去,打开,从里面拿出了几桶过期的方便面和一些罐鱼。

    “我帮你把它们带走吧,免得把身体给吃坏!”

    葛雷在文咏妃目瞪口呆中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