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无奈难周全
    暖色的灯光,通明的酒杯和酒杯里红的明亮的酒水。混迹在一群衣着鲜亮,谈吐像是在装逼的高雅人士中间,葛雷就是个异类,正因为是异类所以很受欢迎。

    大家拍着手,像是有人替自己叛逆了一把一样,有着从未有过的激情澎湃。

    葛雷很尽兴,把自己会的舞步都跳了个遍,再看文咏妃在酒精的作用下,微微涨红的脸就像是一个还未完全熟透的苹果。

    不由脑补了一下亲下去的感觉,瞬间感到芬芳香甜般,舔了舔嘴唇。

    “文姐,你太漂亮了。”

    葛雷没想到,在吃上面特别娇气的文咏妃,能在这么装逼的场合竟然能配合自己的不靠谱,这怎么也能和贤惠沾上点边,不夸上两句,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文咏妃被夸漂亮那是家常便饭,不过还是第一次有人明目张胆色眯眯的看着自己说。

    “快擦擦你的哈喇子吧!”文咏妃笑着大声说,瞬间感觉到又到回到了几年前,葛雷还是个小男生的样子。

    葛雷隐约约觉得有双眼睛一直望着自己,浑身不自在起来。

    “文姐,别跳了!”

    葛雷拉着文咏妃往一旁走去,正好看到何士东离开的背影,突然有种说不出来却心塞的感觉。

    “文姐,那个人是什么来头?”

    “你打听他做什么?”文咏妃顿了顿又说道:“他是做教育的高官,不过他自己的儿子却没有教育好,被人丢下海胃了鱼,也真是可怜了他。”

    “我怎么觉得他怪怪的?”这是葛雷真实的想法,这就是一个怪人,却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怪了。

    “我看你才怪,你不会几杯酒喝下喝一去,已经开始神经兮兮的了。”

    葛雷忽然感觉到手机震动了,拿出来一看上面有无数个电话和无数条未读取的微信。

    “我们得回去了,咏衫好像出了什么事情。”

    文咏妃还未尽兴,随口说道:“她从小就是这样,把别人哄的团团转,偏偏你们男人还就吃这一套。。”

    “最近她的状态不是很好,我怕她真的出事。”

    葛雷说着,就拉着文咏妃往回赶,一路上两人默不作声。

    “咏衫?”开了门葛雷叫着文咏衫的名字却没听到回答,目光扫视整个客厅,才发现看着沙发,蜷缩在地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大小姐,葛少爷,你们开导二小姐吧,我先走了。”守在文咏衫身边的司机,见葛雷和文咏妃回来,并离开了文府。

    文咏妃看不惯文咏衫这德行,走过去,把挎包往沙发上重重的一放。

    “说吧,怎么了回事?你成心让我们回来,总该有个好点的故事吧。”

    文咏衫把头埋在膝盖里,浑身发抖。

    葛雷拉起挎包递给文咏妃说道:“文姐,咏衫不能再受到刺激了,不如你先回房吧,我来问问是怎么回事。”

    文咏妃一听,气的夺过挎包,转而又出了门。

    “你到底怎么了。”

    葛雷蹲下身,嘴里呼出大量的酒气,酒气喷到了脸上。

    文咏衫扑到了葛雷怀中,呜呜的哭了起来,眼泪哗哗的湿了衣裳。

    过了好一会,文咏衫才说道:“刚才…那个发疯的老女人又出现了。”

    “她说了什么。”

    文咏衫想起妇人那要吃人的样子,紧张的说道:“她说,要我还她女儿…我给她看了你画的照片。”

    葛雷见文咏衫一副惊恐的样子,说道:“怎么?真的是她的女儿?”

    “我怕,我真的很害怕!”文咏衫紧紧的抱着葛雷,担心一放开,自己会变成了别人。

    果然是这样!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世间的怪事已经太多,葛雷百思不得其解。

    “爷爷去哪里了?”

    文咏衫连连摇头。“我也奇怪,爷爷平时都不会外出,为什么今天却不在家里。”

    葛雷放开了文咏衫,担心的往阁楼上看去,说道:“我去看看爷爷。”

    葛雷正要上楼,门被打开了,文爷爷拄着拐杖走了进来。

    “爷爷你去哪里了?我刚还担心您有事。”

    葛雷上前扶着,无意中碰触到文老爷的袖口有些湿。

    “今天云姨放假,我也许久没有出门了,所以就在附近的饭馆吃了点东西。”又朝文咏衫走过来,说道:“衫儿,怎么了?”不等文咏衫回答,又说道:“没事了,上去休息吧。”

    “爷爷…”

    文咏衫想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再跟爷爷说一遍,可是爷爷并没有想要听下去的愿望。

    文爷爷第一次并没有过多的关心文咏衫,转身离开,说道:“我走累了,想去休息一会,你们也早点休息。”

    葛雷愣住了,不知道是该去扶爷爷,还是应该安慰文咏衫。犹豫一会,一步追上文老爷手正好搭在了文爷爷的脉上,只见文老爷的脉搏跳动很快,应该心慌气喘,然而再看文老爷却假装很平静的样子。

    即使气喘吁吁,也要不露痕迹,可能这就是稳重男人的样子吧,葛雷只能这样想着,甚至钦佩起来。

    葛雷下楼想再安慰文咏衫的时候,文咏衫正掩面哭泣着朝房间小跑去,砰的一声门不光被关了,还被反锁了起来。

    “你和我爷爷一样,你们都不爱我了。”

    原来文咏衫正在生气,文老爷没有给她过多的关注。

    “爷爷一直都是最爱你的啊,你不要任性了,早点休息!”

    “我任性?你们男人天下乌鸦一般黑。”

    葛雷和文咏衫隔着门,也担心会让文老爷听到,也就不再劝,转身离开门后的们有咣当的打开。

    “我就知道你一点都不爱我!”

    门又砰的一声被用力的关上。

    这算怎么回事了,哄完这个照顾那个,最后落了一声埋怨。

    葛雷站在楼梯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索性坐了下来,然而因为喝了酒,整个人一放松下来,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