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换血
    李柏芝这个校长当的忐忐忑忑,想要再询问有关打手和怪物的事情,却得知葛雷今日根本没有来学校。于是,只能驱车赶到干爹何士东的住去,希望能从干爹那里得到一些安慰和建议,却不知道自己的行动自己被跟踪。

    何士东为了和儿子能够更近一些,并在儿子出事的海边买下了一栋房子,平日里没事的时候基本住在这儿。

    何士东立在海边,当海风吹过的时候就如同儿子在耳边说悄悄话一样,这是何士东很享受的感觉。

    “干爹!”

    李柏芝奶声奶气的撒着娇。“你一个人在这里多无聊,怎么不叫我来陪你。”

    何士东一把揽住李柏芝的腰,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说道:“宝贝,你越来越漂亮了,好想一口把你给吃了。”

    何士东的话总是充满了暧昧,甚至让李柏芝一再认为自己除了身材一无所有。

    何士东有些等不及了,抱起李柏芝,让她双腿盘在自己腰上,一边爱抚着一边变房间走去。

    正在要干菜烈火的时候,外面传来摔打的声音。

    何士东连忙提了裤子就往外面走,走到外面已经熟练的扣好了裤子。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找到我。””

    “那还得感谢你的情人,我们当然是跟着她来的。”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李柏芝背叛了自己?何士东脑子里一肚子怀疑,当然也就不敢轻易的相信他人。

    “你们想要做什么?”

    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说道:“听说你拿了石头,快交出来。”

    何士东这才明白,原来他们竟然是冲着石头来的。

    “休想!”何士东即使毁了石头,也不会把石头交到她人手上。

    带头的黑衣人,用手一挥,手下人并明白了过来对着何士东就要打过去。

    何士东故意拖延着时间,说道:“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管你是谁,只要不交出石头,小心我一会废了你们。”

    何士东把手放进嘴巴,把手当成是竹子一样的叶子,吹响了起来。

    打手们听到了呼唤,立刻赶了过来,见有人挑事,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顿打。

    李柏芝穿戴了整齐,也走了出来,见这场面有些害怕于是凑近何士东身边,想要得到保护。

    “贱人!”

    没想到何士东反手给了李柏芝一个耳光,又骂道:“就是你这贱人多事,不然这帮饭桶怎么会找到这里。”

    李柏芝被一个耳光打蒙了,原本以为自己和何士东之间有真的感情,没想到不过是一个玩偶。

    也不管正在打打杀杀,捂着脸逃也似的跳上了车,很快消失在海边。

    葛雷和文咏衫之所以没有去学校,当然是因为想要来个大动作,替文咏衫换血。

    葛雷对于文老爷佩服的五体投地,因为不管自己的要求有多刁钻,文老爷总能用最快的速度将事情办妥。

    这不,文老爷已经命人将血液送了过去,又经过多方打听,购进了一台没人敢用的换血机器。

    葛雷却如获至宝,将这两样东西购了进来。

    血液只是提供了能量,而真正让文咏衫变异的,一部分是因为基因上的遗传,而另一方面则是不会控制情绪的引诱。

    葛雷将客厅布置成了手术台,白布一拉把文老爷和文咏妃隔在了外面。

    文咏衫战战兢兢的躺在了手术台上,又再三嘱咐,只是不一会并晕了过去。

    这架势确实挺吓人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只见蓝色的血液慢慢的通过机器,全部流了出来。

    “不要担心!”葛雷虽然知道文咏衫已经晕了过去,却依然嘱咐着:“别怕,一会就没事了。”

    只见新鲜的血液又流进了文咏衫的身体里,刚才干扁的身体像是被吹了气一样恢复到有了弹性。

    葛雷不知道文咏衫会不会醒过来,整个人都变得非常紧张,拿着水杯在客厅里来回走动,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礼貌。

    “不好意思!”

    葛雷也不知道自己对谁说的,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刚才布置的手术台。

    文老爷也十分的紧张,,实在忍不住了,问道:“衫儿会醒过来吧?应该没事了吧。”

    葛雷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用力的搓着手,眼睛盯着手术台上的一举一动。

    “醒了,醒了!”

    文咏衫的手指动了动,只感觉全身都变得很沉重。

    文老爷想要过去,被葛雷制止住了。

    “咏衫刚醒,我先去替她检查一下。”

    葛雷走近文咏衫,摸了摸她的脉搏,又听了听她的心跳,欣喜若狂,文咏衫经过自己的手,又重新活了过来。

    文咏衫终于睁开了眼睛,声音虚弱的说道:“我这是在地狱吗。”

    葛雷假装没好气的说道;“要去地狱你去地狱,我才不会陪你去,有我的地方阎王爷可是不敢来勾魂。”

    文咏衫抬起手来,将手指放在了嘴巴,一口咬了下去,只见鲜血冒了出来。

    文咏衫一阵傻笑起来。

    “我不再是异类了,我又变回了,会流鲜红血液的普通人了。”

    “不用那么激动,小心得意忘了形,又把病魔给引了出来。”

    文咏衫经过换血成功的治疗,对于葛雷已经非常的信任,自然认为只要葛雷在,自己的病就该跟感冒一样,没什么要紧的事。

    然而文咏衫不知道,血液可以换,然而基因里的东西是很难改变。若再一诱发病情,那么只会一次比一次严重。

    “爷爷,咏衫没事了!”

    文老爷听到葛雷这么一说,整个人都放松了,居然拄着拐杖跪在了地上。

    “谢天谢地我的衫儿没事了。”文老爷继续唠叨的说道:“只要我的衫儿没事,就是老天爷给我减寿3年我也愿意。”

    葛雷深受感动,上前帮忙扶起了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