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被困局中
    关于莫名其妙的打手,和不清楚状况的戴思林,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牵连的地方?葛雷发现自己就算不主动去想这些事情,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会像苍蝇一样跟着自己。

    “爷爷,你认识戴冠龙吗?”

    葛雷趁文老爷吐了一口水烟后问道。

    文老爷听到戴冠龙的名字后,惊讶的看着葛雷,很显然文老爷吃了一惊。

    “你怎么会知道戴冠龙这个名字。”

    葛雷迫不及待的问:“我也是听别人起这个名字,爷爷,这中间可是有什么故事?”

    文老爷又吸了一口水烟说道:“戴冠龙出生贵族,曾经是有名的赌徒,而且靠赌发了家,儿子却只会烂赌,把家产赔了出去还欠一屁股债,老婆跑了,他也不知道躲去哪里了,就剩下戴冠龙和他的孙女,不过近十年来也不知去处。”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这十年来,戴思林家境发生了变化,而戴思林也是在这段时间内受到了他人的控制,那么这个人会是谁?是戴爷爷还是另有其他人?恐怕又是针对自己,那么目的又是什么?难道也是为了石头。

    葛雷情不自禁伸手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钥匙,这把钥匙锁住的两块石头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让各路人马不惜用尽了卑鄙的手段来夺取钥匙。

    文咏妃从阁楼上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葛雷,见文老爷看过来,才算收敛些。

    “你们刚才是在说戴冠龙?”

    文咏妃自动的在葛雷旁边坐下说道:“我可是听说最近有一个神秘的组织,他们一直在寻找一件宝贝,而这个神秘组织的老大就是戴冠龙。”

    “文姐,你确定?”

    文咏妃得意的说:“你文姐可是文氏集团的总裁,上要跟官场打点好,下要跟地痞流氓打交道,有什么事情还会是我不知道的。”

    葛雷是不怀疑文咏妃的能力的,只是不大想的通,如果戴冠龙是神秘组织的老大,那么怎么会忍心利用自己的亲孙女。

    葛雷替文咏妃削了个苹果,又问道:“你可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戴冠龙?”

    文咏妃吃着苹果,漫不经心的说:“既然是神秘组织当然就没有那么轻易的让别人给找到。不过呢,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文姐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最能干的女生了,将来谁要是娶了你那可是太有福气了。”葛雷立刻拍起了拍马屁,也不管文老爷还坐在旁边。

    文咏妃意味深长的看了葛雷一眼, 又酸溜溜的说道:“恐怕你是没有机会了。”

    文老爷干咳一声,说道:“妃儿,还不快去睡,明天还要上班!”

    文咏妃大口的咬了口苹果,这才起身往阁楼上小跑而去。

    文老爷也是男人,自然看出了文咏妃的小心思。

    “小雷,我可是把衫儿托付给了你,你可要记得,你很快就是衫儿的丈夫了。”

    葛雷以前只知道男子汉大丈夫,却没料到一下子就要跳跃到了,别人的丈夫这个角色。

    虽然很别扭却也正正经经的说道:“爷爷放心,我会尽量做好。”

    “衫儿最近情绪似乎不太好,小雷你去陪她聊聊天吧!”

    泡妞原本是一件开心很开心的事情,结果被这么逼着就像是要上刑场,葛雷点点头,说道:“我去看看!”

    “请进!”

    葛雷开了门,并顺手按亮了灯。

    “做什么,你这是要做什么,快关了!”

    文咏衫反应很大,几乎尖叫着躲到了被子里。

    葛雷吓得连忙关了灯,一把捂住文咏衫的嘴巴。

    “你别叫了,等会爷爷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

    灯一关,文咏衫情绪又恢复了正常,不过鼻子却闻到血腥味,控制不住的在葛雷的手掌上咬了一口。

    “哎哟痛死我了,今天倒霉催的用刀片割到了手,现在又被你咬到了伤口上,我看你是真想谋杀亲夫。”

    文咏衫被自己的举动也吓了一跳,嘴里轻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葛雷探了探文咏衫的额头说道:“你是不是生病了,我给你看看!”

    借着窗外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文咏衫蜷缩到了墙角,一个劲的摇头。

    “你神经兮兮的样子,爷爷很是担心,你倒是说出来这是怎么了。”

    文咏衫当然不会说自己变成了一个怪人,一个异类。

    “我饿了!”

    这神经跳动的也太大了,既然饿了,葛雷也想试着做个好先生,说道:“我去给你拿些吃的。”

    文咏衫确实饿了,可是只有想要喝血的冲动,总不能说自己想要喝吧。

    “减肥,不用管我!”

    女人真是口是心非刚才还说肚子饿,转眼又要减肥,更何况瘦如材骨还要减肥,真想给她一个白眼,不过这黑灯瞎火的,就是给了白眼也看不到。

    “你要是不吃,我就不管你了。”

    葛雷准备离开,又被文咏衫一把拉住。

    “陪我一会!”

    这柔弱的声音让葛雷一下子又心软,顺着文咏衫坐在了床边,脑子里全然是一些让人热血沸腾的画面。

    莫非就能提前洞房,葛雷想着心中窃喜,将文咏衫拉进了怀里。

    “我们也算是半个夫妻了,迟早总要是夫妻。”葛雷又试探的把手朝文咏衫的衣衫里伸去…

    “小雷,下来扶我一把。”

    葛雷想的好事被文老爷这一声大喊吓的魂飞魄散,慌慌张张的说道:“来了,爷爷!”

    葛雷心中懊恼,就像是马上要到嘴的美味,被硬生生的抢走了。让自己上楼陪文咏衫的是文老爷,让自己撤离的也是文老爷,这算怎么回事!

    “小雷,我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来扶我上楼去。”

    葛雷憋着一肚子yu火,扶着个白发老爷爷,好吧,这也算是下火的一种方式。

    星星点点,与霓虹灯对应,是乎文府一切看起来都很平静,然而却被夜间的一声尖叫,唤醒了睡梦中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