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无奈适应
    文咏衫连续几天几乎没有吃东西,可是面对一桌子好吃的又怎么也吃不下,肚子又饿的发慌,鬼使神差的进了厨房。

    看到厨房里放着一碗鲜红的血,居然像是看到一碗山珍海味一样,忍不住走了过去。文咏衫想要克制自己,可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召唤自己却克制不住,到底伸出了手捧住碗一口气将血喝了下去。

    文咏衫擦了擦嘴,回到卧室,整个人都舒服了起来,却又有种不为人知的羞愧感,好像做了一件让人特别不耻的事情。

    文老爷一夜之间好像又老了许多一样,整个人都打不起精神了。

    “爷爷您去休息吧,咏衫没事了。”

    葛雷说着将文老爷扶进了房间,下楼的时候听到保姆一个人在神神叨叨,葛雷只当是更年期妇女特征,也没在意。

    保姆一直在很努力回想一样,嘴里重复的说着:“奇怪了,真是奇怪了。”

    这让葛雷也觉得奇怪了,顺嘴问了句:“是什么事情这么奇怪?”

    保姆见有人跟自己说话,像是倒豆子一样把憋的话全倒了出来。

    “我今天杀了只鸡,把鸡血用碗装了起来,想着给你爷爷煲粥用,哪里知道一转身鸡血不见了,我还想是不是我放到别的地方了,结果找遍了都没找到。”

    葛雷像破案一样问道:“你有没有倒到了垃圾桶里,你忘记了?”

    保姆有些生气。

    “听说鸡血可以祛风补虚,活血通络,特意留着煲粥的怎么会倒丢,葛先生是把我当成是老年痴呆了吧。”

    保姆说完很有个性的不再搭理葛雷。

    看来还真不能小看了保姆,居然对鸡血的功效了解的一清二楚,看样子这是一个做事非常有条理的保姆。

    那么,鸡血为什么会不见了?

    葛雷像是被保姆感染了一样,也很想弄清楚这个问题。

    家里没有猫狗,文老爷不进厨房,而自己更加不会进厨房,中间只有文咏衫离开了一会。葛雷想着,并朝文咏衫卧室走去,决定帮保姆问问是不是她把鸡血倒掉了,也免得保姆神神叨叨。

    文咏衫开了门,见葛雷说道:“我们可还没结婚不能同房。”

    文咏衫说话的时候,葛雷从气息里闻到了血腥的味道,葛雷也没多想,以为是文咏衫在倒鸡血的时候撒了点在身上却没注意到。

    “你怎么把鸡血给倒了?”

    文咏衫听葛雷这么说,一愣,眼神闪躲的撩了撩头发,很快又镇定的说道:“我倒个鸡血关你什么事!”

    “当然不关我的事了,大小姐,只是保姆一直在找它给爷爷煲粥。”

    葛雷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文咏衫愧疚的低着头,意识到自己的血液病已经变的不可控制,这样自己就该名副其实的变成一个怪人。

    夜半,文府一片漆黑,葛雷突然醒了过来辗转难眠,于是起身想去冰箱里拿瓶水喝。

    客厅里有一个亮点一闪一闪,鬼吗?葛雷吓了一跳,等眼睛适应了黑色才隐约的看到是文咏妃坐在客厅里吸烟。

    “文姐,你吸烟的样子确实挺迷人,不过吸烟有害健康。”

    葛雷拿掉了文咏妃手指上夹的香烟,递了瓶水过去。“女孩子就该多喝点水,这样皮肤看起来好些。”

    “是吗?”文咏妃看了眼葛雷说道;“你这些话留着去教你的未婚妻吧。”

    葛雷听出来了,文咏妃这是有脾气。故意坏坏的问道:“文姐,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文咏妃感觉到一股气息贴近了自己的脖子,从脖间传来的苏痒却在一瞬间又消失了。

    文咏妃没好气的说道:“谁要吃醋,你这毛头小子,想的挺美。”

    “好吧,早点休息。”葛雷抚摸了下文咏妃的头发,转身进了卧室。

    葛雷还是有点忧伤,对于心中曾经对女人幻想的对象,就这样被隔在了咫尺,这是一件让人难以忍耐的事情。

    清早的太阳才升起根本就不那么晒人,文咏衫却打了把古典的遮阳伞,看着是如画,不过细想却忍不住发笑。

    “娇气!”葛雷调戏道:“经过了一次的绑架,你不会以为你成为了电影明星吧。”

    “是啊,我怕明天上头条,特意打把伞让他们有噱头可以写啊!”

    文咏衫虽然这么说,不过心里很明白,的变异已经开始影响正常的生活,比如怕太阳照到眼睛。

    “你还挺善解人意,不过,我看你想多了,根本没有记者出现。”

    葛雷的直觉很不好,看着文咏衫总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陌生感。或者是因为经历了一劫,所以性情变得有些奇怪。

    不过这样也好,看起来现在不像之前那么缠着自己了。葛雷这样想着,在校园里大步的走着,甚至吹起了口哨。

    李柏芝回到学校,并没有看到老师和学生动乱,似乎怪物一事就像压根就没发生一样。

    “早啊,美女校长!”

    葛雷主动和李柏芝打了招呼,看起来心情很轻松的样子。

    “葛雷,昨天的事情…”

    李柏芝想起昨天差点了哭出来给葛雷打了求救的电话,有些尴尬,又想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追问道:“你真的没有看到怪物?”

    葛雷摊开双手,一副豁然的样子。

    “哪里来的怪物,我看是你眼花了吧。”葛雷说着又吹着口哨,打步的朝教室走去。

    李柏芝虽然让人看起来胸大无脑,不过却爱琢磨事情,自己确实眼睁睁的看见一个绿色的人形躺在地上,为何又一个个说没看到?

    李柏芝走到教师办公室,想要询问昨天打电话告诉自己的老师,当时他所看到的情况。然而从其他老师那里得知,那位老师今天根本就没有来上课。

    李柏芝拔了老师的电话,却发现电话根本无法拨通。

    那位老师当然不可能再来上课,因为何士东找人给了那个老师一笔钱,让他再也不要出现在学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