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彻底变异
    原来打手收到命令之后,想着反正这个女人就要死了,不如先占个便宜。

    文咏衫见打手想要霸王硬上弓,气的血液沸腾,瞬间晕厥过去。打手不知好歹,想要更近一步的时候发现文咏衫脸色变蓝,接着整个皮肤都变蓝,于是吓的惊叫一声跑了出去。

    打手的惊叫引来了正在停车的老师,老师见有人跌跌撞撞的从废弃的保安室里跑出来,进去一看才发现了已经变异的文咏衫。

    葛雷赶到了,进去一看果然文咏衫。

    文咏衫已经全身变蓝,比上次严重了很多,若再等一会,只怕自己醒过来就真的会变成了怪异的蓝色人。

    葛雷刻不容缓,从怀中掏出一只要药瓶,倒出了一颗替文咏衫特制的定心丸,搬开文咏衫的嘴让她服下。

    文咏衫服下药丸血液得到镇定,葛雷用银针扎入动脉,蓝血顺着银针流了出来。

    葛雷拔了银针将手放在文咏衫胸口,试探她心跳的速度。

    文咏衫意识渐渐清醒,感觉到胸口有只手,来不及睁开眼睛,一拳头打去。

    葛雷顿时鼻子冒血,两眼金星,握草!娶个这样的女人还不得家庭暴力。

    “看不出来你力气还挺大!”

    文咏衫听到熟悉的声音,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葛雷,又惊又喜,立刻坐起来扑到怀里。

    “你总算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要变成死人了。”

    葛雷见文咏衫安然无恙了,自然也高兴,不过却故意说道:“你要是变成了死人,我不就可以换老婆了。”

    只听到啪的一声,葛雷又挨了一个耳光。

    “你敢!”

    葛雷抚摸着脸庞,不得不认了怂,提醒道:“别光顾着打我,快打个电话回去报平安,爷爷已经一天一夜没休息了。”

    文咏衫一听眼泪都下来了,赶快给爷爷去了电话。

    出了保安亭,远远的站在停车不敢围观过来的同学见葛雷出来,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是不是真的有怪物,你看到怪物吗。”

    “怪物长什么样子,真的是蓝色的吗?”

    葛雷护着文咏衫,加上几天没有休息,心情又喜又燥,很不耐烦的大声道:“你们眼瞎啊,哪里看到有怪物,谁要再乱说我剪了他的舌头。”

    追问的同学们大部分闭了嘴,不过也有几个很不服气。

    “你一个新来的,算什么东西,又本事你现在剪了我舌头啊。”

    葛雷正想发火,许天霸走了过来,二话不说给了刚才反抗的同学一个耳光。

    “这是我的老大,叫你闭嘴你就得闭嘴。”

    葛雷见许天霸替自己出头,朝他做了个致敬的姿势算是感谢,随后带着文咏衫离开了。

    同学们见虚惊一场,根本没有什么怪物,自觉无趣都四下散去。只有一个同学全身哆嗦,嘴里一直念叨着怪物,有怪物。

    李柏芝经过学校接连出现怪事,总觉这里还会有事情发生。

    在从老师那里得知保安室有怪物之后,并前去看了,确实晃到一个蓝色的人形东西,因为害怕并退了出去,就立刻给葛雷去了电话。

    李柏芝本来想要报警,被突然出现的干爹制止住了。

    李柏芝的干爹就是何士东,何士东上李柏芝上了自己的车。

    “干爹你怎么会来?”

    李柏芝对于何士东的出现很是意外,想来这么多年,何士东对于自己只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还从未主动找过自己。

    何士东能及时的赶过来,那是因为他提前在保安室内安装了监控器,当他看到自己养的打手不争气的想要霸占文咏衫时并知道会节外生枝,于是并亲自赶了过来,想要将两人一起解决掉,哪里知道才到地下停车场就听到有人大搞大叫说有怪物,又怕惊动他人所以将李柏芝带上了车。

    何士东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说道:“我来当然是因为想你了,干爹可记得我已经有好久没见到你了。”

    李柏芝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依然惊魂未定,感觉随时会跳出一只怪物一样。

    “为什么不报警,万一有危险怎么办,不行我得回学校。”李柏芝不放心,毕竟龙都大学还有那么多的学生。

    何士东自然不会让李柏芝这个时候回去,安慰道;“没事的,你太紧张了,说不定是你眼花了,再说了,龙都大学如果出了事,那我还不得跟着倒霉。”

    李柏芝听了何士东的话这才慢慢冷静下来。

    “我不让你报警,是因为不想给学校和社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免得同学们看到警车三天两头的往学校里开,造成恐惧的心里。”

    李柏芝被何士东成功的洗了脑,说道:“既然干爹都说了,那柏芝就听干爹的。”

    车子驶进了车少的路段,何士东开始不老实起来,将手伸进了大腿处,李柏林像习惯了一样,闭上了眼,脑子里竟是葛雷替自己按摩的舒服劲,不禁呻吟起来。

    何士东哪受的了这诱惑,一个急转弯将车停在了叉路口。

    天色渐黑,只见一颗大树下停着的车辆,隐约震动,偶尔传来**的声音。

    文老爷心疼文咏衫被绑的这几天,担惊受怕,眼看瘦了一大圈,于是安排了保姆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菜。

    饭桌上文老爷一个劲的给文咏衫夹菜,可是,文咏衫忽然觉得自己没有了食欲,见一盘血豆腐才算吃了几口。

    葛雷见文咏衫不怎么吃东西,打趣说:“是不是绑你的打手,一直嫌弃你太重太胖了不好背,所以你打算减肥了?”

    文咏衫白了葛雷一眼,只觉看到了葛雷身上清晰流动的血管,而心里克制不住的想要血管里的血流到自己的嘴巴里,这样想着不禁吞了口口水。

    文咏衫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偷偷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再看葛雷身上的血管又消失了,不过却有些掩饰不住的失望。

    文咏衫放下筷子,说道:“爷爷我吃饱了!”转身离开了饭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