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消失的仿石
    文府一时之间成了玉石加工厂,文老爷从一大堆玉石之中选了一块呈深墨绿的玉,然后经过玉器师傅的手,按照文老爷的描述电磨,锤雕,快到天亮的时候终于做出了两块仿真石头。

    文老爷拿出支票大手一挥并填了三百万。“钱你们拿着,不过今天的事情谁要是泄露了,我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接过支票的玉器师傅说道:“文老爷放心,我们不会乱说话的。”

    文老爷得到了保证这才派了司机将他们又一一送了回去。

    葛雷摸着如同三角体的两块玉石,问道:“爷爷你确定我们能骗过他们吗。”

    文老爷又搜索了记忆里石头的样子,信心满满的说道:“你放心,石头被你师傅封起来了,对方不一定见过,大概就是听了传说中是什么样子。”

    若按照这个标准来,假的玉石已经非常惊艳,那么真的不得惊艳四方。也难怪大家都想要得到玉石。

    葛雷只当是一群玉石的发烧友,不顾一切想要得到两块玉宝石。

    “爷爷您休息一会,等到中午去交易的时候我告诉您。”

    文老爷摆摆手,对葛雷说:“扶我上楼。”

    上了楼,进了卧室,文老爷从床头柜下面的抽屉里居然拿出了一把枪。

    玩枪可是男人从小就喜欢的游戏,葛雷接过文老爷递过来的枪,厚重很有分量。“爷爷,这是真枪?”

    文老爷点点头,见葛雷疑惑又说道:“它是一把有执照的枪,你放心。”

    “那…子弹呢。”

    文老爷并没有把子弹拿出来。“你不能使用枪支,给了你子弹只会害了你,我把枪拿给你是想让你在交易的时候拿着它吓住下对方。”

    这是要吓住对方还是要逗自己玩,葛雷心里痒痒的,这就好比有一个美女脱光了在自己面前骚首弄姿,可是就是不能碰。

    葛雷扣动着枪匣玩只能听从了文老爷的安排。

    快到中午,葛雷拔打了信条上的号码,电话居然通了,葛雷很激动,赶快按了扩音。

    “你要的破石头在我这。”

    “我会打电话让快递员去你那里取货!”一个通过变声器的声音传过来。

    “我未婚妻在哪里?”葛雷赶快问。

    “你放心她很安全。”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葛雷不得不佩服文老爷的厉害,自己原本还真的以为自己化妆成快递员去送货,不料对方竟然让人上门来收,而且不能确定来的人到底是快递公司的员工还是对方的人。

    不一会电话铃声响了,果然是来收快递的。

    在开门交货的那一刻用手机快速的扫了收获人的脸,再在网路上一查询,确实是快递公司的员工。

    葛雷紧接着也出了门,一路跟着快递员回到了快递公司。

    快递员收回的货都归总到公司,在分配到区域由专人送货。

    葛雷等在门外,见有几个快递员出门,却根本不见刚才的快递员,正在纳闷电话响起了。

    “去玛丽广场,快递员朝那里去了。”

    葛雷对文老爷不由佩服的五体投地。

    何士东派人抓走了文咏衫,将她关在了一间小房子里,派人看守。

    何士东既然抓了文咏衫,就没打算让她活着回去,原本想着等到石头到手就把她给解决了,所以在这交易的时间里,文咏衫只是作为一个筹码依然被关在小房间里。

    葛雷按照文老爷所提供的信息,跟到了派货的快递员,并且躲在了一旁观看,只见快递员拨完电话后一脸茫然的朝垃圾桶走去。

    葛雷看情况不对,立刻上去询问,得知对方竟然让快递员把快递丢进垃圾桶。

    葛雷想不通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心中焦虑,打通了对方的号码。

    “你一直跟在跟踪快递员?”变声器里传来得意的笑声。“你把包裹打开看看。”

    葛雷一听连忙从快递员手里抢过包裹拆开一看立马傻眼了,包裹里已经什么都没有。

    葛雷把包裹狠狠地摔到地上,又用脚狠狠地踩上了两脚。

    他娘的这回完了!

    葛雷被耍了,仿的石头不见了,人也没见着,就连文咏衫的声音也没有听到,握着手机的手止不住的发抖,不知道如何给文老爷一个交代。

    葛雷愧疚的回到文府,文老爷一见并明白过来。

    心中压抑的情绪都迸发了出来,拿着拐杖就朝茶几上打去,只听到一阵破碎的声音。

    “哪个杂种敢动我的孙女,我要把他揪出来,把他碎尸万段。”

    文咏妃听到声音从楼上下来,一边扶着文老爷坐下,一边责备道:“你怎么没把咏衫给带回来。”

    ”对不起。”

    葛雷除了说对不起也做不了解释。

    文咏妃说道:“现在对方已经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我们必须加快速度寻找。”

    “对,我们还要找回衫儿。”

    文老爷冷静下来,又不停地打电话,请求别人帮忙寻找。

    葛雷沉默了一会,像是下定了决心。

    “我们要报警,我们只知道文咏衫是从学校被绑走的,其他的事情一无所知,我们只有借用警察的设备,查看绑走文咏衫的车子去向才能找出线索。”

    “报警,报警。”

    葛雷刚要报警,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李柏芝在电话里几乎哭着声音说道:“学校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怪物,你快来来。”

    事有蹊跷,葛雷问道:“什么怪物?”

    “蓝色的,全身蓝色的!”

    葛雷一听明白过来,一边往外面走一边交代。

    “别报警了,我已经知道文咏衫在哪里了。”

    原来绑走文咏衫的车出了学校的后门,转了一个圈又从学校的前门进来了。

    而且把文咏衫就关在学校地下室废弃的保安室里。

    何士东得到消息石头已经到手之后,并下令让手下人把文咏衫捂死,哪里知道文咏衫这个时候发了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