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让妻
    嘈杂的火车站,人挤着人,行礼碰撞着行礼,葛步平身着中山装,手里提着红白相间的编织从里面走了出来,东张西望。

    葛步平四十来岁正当年,面相看着也并不算老,然而整个体态和身体语言却让人联想到仙风道骨。

    “葛雷,你小子快出来!”

    葛雷接到师傅的电话就匆匆赶来了火车站,不过人太多,左顾右盼也没有看到师傅出现。

    正在这时传来师傅几乎贯穿耳膜的呼叫声,葛雷多想此时自己变成透明人,然后悄悄的溜到师傅身边把师傅带走。

    只是…赶车的人听到这一声吼叫都停了下来,且面前出现了一条道。

    葛步平看到葛雷愣在原地不出声,大吼一声:“你这个臭小子翅膀是不是硬了,看到师傅还不快过来提行礼。”

    葛雷在大家的注视下硬着头皮走去,接着了师傅的编织袋,龇牙咧嘴的傻笑着。

    “师傅我这不是来了吗。”

    葛步平这才满意的把手背在身后跟着葛雷上了出租车。

    听说葛步平要进城,文老爷拄着拐杖亲自出来迎接。

    “你总算来了。”

    “是啊…得有十来年没到你文府上拜访了。”

    文老爷将葛步平请进了客厅,见文咏衫起身要离开,喝令道:“坐下!”

    文咏衫还是第一次听爷爷对自己用这么凶的语气说话,心里憋着委屈,又重新坐了下去。偷偷打探自己传说中的未婚夫,就这土里土气的样子,多看一眼都得哭瞎了眼。

    “文老爷,您近来可好!”

    “都好,都好!”

    葛步平嘴巴上问着好,眼睛却也仔细观看了自己未婚妻的模样。

    年轻洋气,长发披肩,和自己村里的媳妇根本就不是一个样。

    葛步平不忍老牛吃嫩草,也没有了能力老牛吃嫩草。

    文咏衫拿了只苹果赌气一样大口的吃着,眼神却带有怨气的望着葛雷。

    葛雷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力,低着头一声不吭。

    这一切葛步平和文爷爷都看在眼里。

    文爷爷不想太难堪命令道:“衫儿,你坐过来!”

    “爷爷,我坐在这里挺好!”

    文咏衫第一次顶撞了爷爷,心里自然也是不好受,可是算是正式宣布了自己的反抗。

    “反了你了!”

    “没事,还只是个小孩子。”葛步平连忙解围,一边打开编织袋把带来的东西都掏了出来,说道:“这可都是我自己种的菜,自己养的鸡,吃了好!”

    文爷爷内心复杂,觉得文咏衫太不懂事了,另一方面又很理解。心不在焉的感谢了一番,又准备命保姆把东西提进去。

    “小雷,你帮二小姐一起把东西拿去厨房吧。”

    一听这口气就是有悄悄话要说,葛雷腾的站起来,将东西抗了起来。文咏衫听到可以走开,不要再面对着这个土里土气的男人,又欢呼雀跃起来,跟在葛雷身后进了厨房。

    “文老爷,不瞒你说,我这次来是有事情要与你商量的。”

    文老爷见葛步平面色凝重,以为担心与文咏衫成婚之事,并说道:“步平,你放心,我会亲自安排你与衫儿的婚事!”

    葛步平连忙摆手,解释道:“文老爷您误会了,我这次来不是来逼婚的,其实…其实我是来退婚的。”

    文老爷听后一愣,替文咏衫欢喜掺半,一边是不要再嫁给不喜欢的男人,另一方面又担心病情得不到控制,嫁给其他普通的男人只怕很难和病魔对抗下去。这样一想倒不知怎么回应,只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葛步平搓着手心,很难为情的样子。

    “我知道女孩家的名声很重要,只是我确实没办法娶二小姐。”

    葛步平因为练功导致xing功能障碍,更是无能延续后代,这羞于口齿的原因到底也是说不出口。

    “你确定要退婚?”

    “是的,我都已经想好了,不过你不要担心,我猜这段时间小雷和二小姐相处的还可以,若是文老爷不嫌弃,我这做师傅的就做主替小雷跟文老爷求亲,让二小姐嫁给小雷!”

    文老爷一听心中顿时乌云散开,小雷年轻机灵,医术不逊于葛步平,更重要的是文咏衫对小雷似乎很倾心。

    当然文老爷就算高兴也不会喜形于色,依然用沉稳的语气问道:“衫儿还不知道,等我问过他再答复你吧。”

    葛雷把东西往厨房一放准备离开。

    文咏衫挡在葛雷面前。“你就忍心我嫁给你师傅?”

    女人就是麻烦,明明没拿她怎么样,就好像自己欠她的一样。

    “你本来就是我师娘,当然嫁给我师傅。”

    葛雷可不想再给自己惹麻烦,身子一侧出了厨房。

    文咏衫气的跺了跺脚,跟了出去。

    葛雷只觉文爷爷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不是那种坏意,而是欣慰。

    葛雷拿起保姆递过来的水杯,正喝着水。

    “你娶二小姐文咏衫!”

    葛雷听到师傅在自己耳边这样小声的说,一惊,一口水全部喷到了师傅脸上,顿时师傅的脸上的水珠掉到衣服上,印成了小点小点的黑色。

    文咏衫见葛步平这副模样不厚道的大笑起来。

    葛雷被师傅刚才的话吓到了,腾的站起来,指着文咏衫说道:“师傅你没发烧吧,你让我娶她?”

    文咏衫一听,愣了半天,忽然明白过来,面露娇羞小跑着回到了自己房间,心里却无比开心。

    葛步平没有接保姆递过来的纸巾,而是用用掌豪气的抹平了脸上的水珠。

    葛步平一脸无辜的说道:“这回你必须要娶二小姐了。”

    葛雷这才发现上了师傅的当,自己一激动当着文老爷和文咏衫的面叫了出来,若是不答应岂不是明显的嫌弃文咏衫,这样传了出去文咏衫还怎么做人。

    葛雷一拍脑门,坐了下去,俗话说的好,姜还是老的辣,感情师傅这一趟来就是为了坑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