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过招
    李柏芝皱了皱眉头,脸色一变,严厉的说道:“你一个学生不需要过问有关学校政策的事情!”

    葛雷也学着李柏芝皱了皱眉头,很不理解的样子。

    这样的说法确实过于强硬,并缓和了口气说道:“许天霸并没有刻意在学校惹事生非,只是不怎么来上课,不过每次考试成绩都算优异,所以也没有必要一定劝退。”

    “哦…这样?”

    从李柏芝的不太情愿的表情和遮遮掩掩的话中可以听出另有隐情,而且是一个天大的隐情。

    葛雷由此判断许天霸背后定是有一个准许他胡作非为的人。如此,那么找人混进校园想要对自己进行捆绑的人很有可能是许天霸。

    “那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葛雷说完也不等李柏芝反应过来,推开门并小跑出去了。

    李柏芝很是懊恼,感觉又被葛雷耍了一道。

    “你为什么找人在学校对我动手?”

    许天霸对葛雷突然跑来的职责表现的很茫然,却也不否认,只说道:“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

    许天霸像社会老大一样手一挥,班上的男同学都站了起来。

    “上次你扎我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正好,今天了了。”

    听这口气刚才将自己围起来的人和许天霸并没有什么关系。

    葛雷刚才已经领教了人多力量大的这个道理,自然不能傻到以一敌一个班级的男生。

    “听说你被同学们叫做社会哥,这么说来我们就按照社会上的道义来对决。”葛雷其实根本不懂什么社会道义,不过却一本正经的瞎扯:“社会道义不以多欺小,你要是想打我们一对一,这样才对的起你社会哥的名号。”

    许天霸混际于社会上,于流氓地痞都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架,自然不会怕一个看起来像白面书生的葛雷。

    “好,如果你赢了你之前扎我的事情一笔勾销,而且我认你做大哥,如果你输了,我和文咏衫之间的事情你不准再插手。”

    “好一言为定。”

    班上的男同学已经在一瞬间将教室里的课桌靠拢,中间留出一块空地。

    许天霸半蹲下地,左手高右手低,摆出一副迎战的架势。

    葛雷一看这花架势就知道对方没有多少实力,一步上前,连环脚踢去,许天霸果然措手不及收了架势再后退,显得很狼狈,不过倒也闪了过去。

    许天霸为了找回面子主动上前攻击,每一拳都往要害击去,不过都以拳相抵。

    两招都没有占到便宜,许天霸显得特别着急,上前双手拼命攻击,也正是因为太过拼命散了身上的力道,葛雷找准机会一拳打去,许天霸来不来避开,眼看拳头朝自己鼻间袭来。

    “你…”许天霸见葛雷突然收住了拳头,算是给自己留住了面子。

    “今天我们就点到为止!”既然那帮打手和许天霸无关,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结下梁子。

    许天霸趁机握住葛雷的拳头,由拳变掌两人握起了手。

    “好,我们的误会一笔勾销。”许天霸认输,单脚跪地说道:“今后你就是我大哥!”又回头对班上的同学交代道:“今后葛雷是我的老大也就是你的老大,以后老大遇到了什么事情你们都必须全力以赴。”

    这社会哥的名号还真不是盖的,把一个班级都要变成一个帮派了。

    “老师来了!”

    一个女生小声说道。

    只感觉一阵风过,教室里的课桌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这真是一帮训练有素的同学,葛天趁机也溜出了教室,葛雷苦笑不得,无缘无故的又收了一个班的小弟。

    “你去哪里了?”文咏衫不等葛雷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还真像我的母亲。”

    文咏衫脑子还没转过来,葛雷又悠悠的说道:“师娘大人,我去撒泡尿要不要汇报呀。”

    文咏衫这才听出葛雷的打趣,脸色通红咬牙切齿的拿着笔在纸上画着什么,不一会将画纸重重的压在葛雷的书桌上。

    “师娘你这猪八戒画的可不怎么样,你看这肚子得有层次的圆,这耳朵嘛又不是兔子兔子耳朵干嘛竖那么高。”

    文咏衫原本画了一只猪想要戏弄下葛雷,不料却又被葛雷戏弄。

    “你真是个怪物!”文咏衫一把夺回画了猪八戒的画纸,生气的把它撕的稀巴烂。“你是不是从火星来的逗逼,你他吗的是来搞笑的吧。”

    葛雷上下打量了一番文咏衫,摇摇头叹息的说道:“你是我见过最淑女的女孩子,不过从这么淑女的嘴里冒出脏话来实在是太不雅了,这反差,哎!”

    文咏衫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不过这控制过山车的按钮却掌握在葛雷手上。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葛雷看文咏衫当真生气了,也就见好就收,露出灿烂的笑容,一脸真诚的说道:“师娘,你不会开不起玩笑吧,好了我告诉你吧,刚才我去找许天霸了,我已经确定那张信条和他没关系。”

    “真的?你已经确定了?”

    文咏衫听葛雷这么说很快并将刚才怄气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所以说女人是善变的,从这一点来说也是有道理的。

    “我不光确定了而且还把他还认我做大哥。”葛雷说着脸上露出了得意的样子。

    “看把你能的。”

    文咏衫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是很高兴,没想到葛雷轻松的就将在学校赫赫有名的社会哥给制服了。

    葛雷虽说确认了许天霸不是要对付的自己的人,却也高兴不起来,好端端的遭人埋汰还不知道埋汰自己的是什么人。

    “你怎么又闷闷不乐?”

    “你们城里真不好玩,我在这里每天都有种腹背受敌的感觉,还是我们村里好啊,纯朴。”

    “呸!”文咏衫不满的说道:“我看你就是花心大萝卜,纯朴两个字在你这里都得变馊了。”

    “瞎说,这叫有魅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