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车祸
    “你眼瞎了吗,看不到后面有车还减速,差点要了老子的命。”

    “你他娘的才瞎,远光狗,我老婆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我觉不会放过你。”

    一个年轻人下了车,看起来没什么大碍,而另一辆车上一个中年男子将一个昏迷的女子抱了下来,很是担心。

    葛天和文咏衫走了过去。

    “看什么看还不快滚蛋!”

    老婆伤势不定,又被两个年轻人当猴子一样围观,自然很是不爽,原本就粗暴的脾气那还能忍的了。

    文咏衫想着原本是来想要过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没想到竟然被当成了好事者。

    “你老婆就是死了也是活该,我们走。”说着就去拉葛雷。

    中年男子听后想要起身教训这个嘴巴恶毒的女生,然而怀中抱着还在昏迷的老婆,一着急这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居然呜呜的哭了了起来。

    “真他娘的扫兴!”年轻人说着又钻回了自己车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葛雷轻轻撇开文咏衫的手,又走近了些,摸了摸女子的动脉,又探了探气息。

    中年男子很是防备的大叫:“你干什么…”

    “我这朋友医术高明,遇到我们是你的福气。”

    中年男子听到这个出口恶毒的女生这样介绍半信半疑,顶多也就是把葛雷当成是学医的学生,在这偏僻的公路上一时间也将伤者送去医院,救护车也没有那么快赶到,只能抱着侥幸的心里。

    “脉搏没有异样,气息平稳,只是受到撞击有震荡导致昏迷。”

    中年男子听后松了一口气,伸手就要去掐老婆的人中。

    “不可!”葛雷连忙制止说道:“你老婆脑子里有轻微脑出血,不能掐人中。”葛雷说着拿出银针朝女子的手指上扎了下去。

    女子的手指动了动,然后缓缓张开了眼睛。

    中年男子欢喜若狂,语无伦次的说着:“谢谢了,大恩人,我刚才有眼不识泰山误会了你们。”

    女子对眼前的一切很是茫然,说道:“老公我们出车祸了?”

    “没事了,没事了!”中年男子将老婆抱在怀里,一个劲的安慰。

    葛雷提醒道:“你还是带她再去医院化验治疗吧,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好,我们这就去。”中年男子说着抱起妻子上了车,呼啸而去。

    “喂…你得赔我…油漆费!”年轻人见前面的车开走了,急的从货车上跳下来大声喊叫。

    这明显就是耍无赖。

    文咏衫最见不得这种以为别人好欺负的坏人,不声不响从地上捡了块石头往车头上砸过去,砰的一声,车头上的铁皮凹下去了一块。

    “你这无赖,别人没找你麻烦你应该去烧高香。”

    “你…”年轻人没想到突然遭到了袭击,手指了过来,定眼一看认出了文咏衫。“文咏衫你不要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就欺负人,我告诉你,这事我跟你没完。”

    文咏衫没想到被认了出来,见这架势担心打起来,一溜烟跑到了葛雷的身后。

    “我家就是有钱有势你想怎么样?”

    文咏衫躲到了葛雷身后又嚣张了起来。

    没想到年轻人没有走过来,而是上了车。

    文咏衫见状小声的问道:“他不会是想开车撞死我们吧?”

    “不会,你放心!”葛雷很有自信的样子。“他只是去送海产,犯不着跟你这个小女子计较。”

    说话之间年轻人果然开着车从他们身边经过,消失在暮色中。

    文咏衫很兴奋的样子,对葛雷更加的崇拜。“你怎么会知道?”

    “年轻人刚才下车时身上有股淡淡的鱼腥味,再加上停车的地面上有一滩水,这滩水应该是刚才两车撞击之时溢出来的水。”

    文咏衫一想似乎都对,又问道:“你又怎么确定他不会开车撞过来?”

    葛雷边走边说:“这个年轻人应该并没那么坏,只是年轻气盛最巴逞口舌之快。不然,他就会在女子醒来的那一刻冲下车来讹钱,你问为什么他不撞你,这么说吧,他已经清晰的报出了你的名字,说明他曾经关注过你,对你有最基本的了解,这样说来他要想报复你不在于这一时,要是鱼都死在他的车上这才是大事。”

    文咏衫听后鼓起了掌。

    “我看你干脆开家私家侦探也能发家致富。”

    “师娘你这是要让我背叛师门?”

    文咏衫白了葛雷一眼。“这么大的罪名我可担不起。”

    两人正走着旁边停下了一辆车。

    “二小姐,老爷让我送你和葛先生回学校。”

    真是扫兴!文咏衫闷闷不乐的和葛雷上了车。

    教室外一个声音大叫着:“文咏衫你给我出来!”

    还没有人敢这样大声叫自己的名字,文咏衫吓了一跳,朝窗外望去却见不到人。

    “别看了,是昨晚开货车的年轻人。”

    葛雷刚说完,坐在前排的艾名克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就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外一看又灰溜溜的折了回来。

    “老大,外面是许天霸,因为难得出现在学校,再加上天不怕地不怕,所以人送称号社会哥。”艾名克厚着脸皮说:“我就在教室里保护咏衫,要是他敢伤害咏衫我…”

    不等说完,葛雷和文咏衫朝外面走去,艾名克跟在后面,小声的说完。“…会保护咏衫!”

    许天霸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调侃道:“怎么有钱人还带两保镖上课?”

    “啊…”

    说话间隔雷将一根银针扎向了许天霸的舌头上。

    “你嘴巴太臭!”

    许天霸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镇定下来,伸手拔掉了银针把它用力的丢在地上,又踩上了一脚。

    许天霸一只手捂着流出血线的嘴巴,一边指了指文咏衫又指了指葛雷,含糊的说道:“算你狠!”

    文咏衫在旁边拍手称快。

    艾名克挡在文咏衫身前。

    “我说了,我会保护咏衫的!”

    这…葛雷耸耸肩,文咏衫翻了个白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