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不甘于宿命
    文爷爷活了一辈子也与病魔斗争了一辈子,若单独对自己来说已经足矣,剩下的并是对文咏妃和文咏衫放不下。

    “衫儿,你去把爷爷的水筒烟拿下来。”

    “好,我去拿!”文咏衫起身朝阁楼上走去。

    文爷爷招招手,葛雷会意走到了文爷爷身边半蹲了下去。

    “衫儿的病已经开始变异,这点你师傅可有跟你提过?”

    “嗯,师傅是提过,所以才让我进了龙都大学贴身保护师娘。”

    葛雷在文爷爷面前叫文咏衫师娘总觉得怪怪的,然而这名亲事又是文爷爷自己定下的。

    “你师傅讲情讲义,定会努力研制出能保住衫儿命的药,衫儿能跟着你师傅我就放心了。”

    文爷爷的话是这么说,可是也难掩落寂之情。

    “师傅一定会对师娘好的。”

    葛雷还只是一个黄毛小子,说不出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只能用自己的愿望去说话。

    “你师傅可有跟你说研制了新的药没有?”

    文爷爷到底还是不放心,又说道:“你师傅只是在衫儿很小的时候和她见过面,到如今都不再见过,你师傅怎么会知道衫儿发病的时候的样子呢。”

    “师傅说过,你在给他的信中都讲的很详细,我想我师傅应该能够了解。”

    文爷爷听葛雷这么一说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过于担心,如果这世间还有能救文家人的命,那就是葛家的药。

    “你们聊什么呢,看把葛雷卑躬屈膝的。”

    葛雷见文咏衫走了过来,站起了身,一副得意的样子说:“我在给文爷爷讲现代游戏呢,我看文爷爷要是学会了玩游戏就得变成老小孩了。”

    “那感情好,衫儿你放学的时候可要留点时间教爷爷玩,不要整天只知道逛街逛街的。”

    文咏衫将水筒烟架好,又点上了火,文爷爷这才凑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要说能吸这水烟的可都是铁肺,你看爷爷这将近八十的身体还硬朗吧。”

    文爷爷说完自己哈哈笑了起来。

    “谁的身体能跟爷爷您的身体比阿,您这身板子绝对是杠杠的。”文咏衫说着又转过身对葛雷问道:“爷爷一直这样吸水烟可是会对身体有害?”

    “是烟多少都会对身体有害,不过水烟用水过滤掉了其中的一些吗啡因,相对来说健康了许多,更何况文爷爷身体还算不错,要是吸水烟是文爷爷生活的一部分了,那么突然戒掉了反而会对身体不利。”

    “小雷讲的好啊,这番话可比那些一心爱国爱我们老人的友善人士讲的好多了,我都半个身子要入土的人了,难道戒了烟还能活他个八十年不成,那不就成了老妖怪了。”

    文爷爷的话听的葛雷跟着笑了起来,看来乐观才是最好的对抗病魔的药。

    透过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呈灰黑色,不一会霓虹灯跟着亮了起来,完成了白天到黑夜的交替。

    葛雷欲要告别,说道:“文爷爷我该回学校了!”

    文爷爷用手往下降了降,压下了葛雷将要起身的动作。

    “我已经交代保姆去做饭了,你吃了饭再回学校。”

    “留下来吧!”文咏衫露出一副可人儿的模样,就这样直直的看着葛雷,这实在是一张诱人的脸,让人忍不住多出很多遐想。葛雷一撇脸看到文爷爷正注视着自己,竟慌张起来,好像刚才龌蹉的想法被发现了一样。

    有个词叫日久生情,自然担心呆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还真的有了不该有的感情。

    “文爷爷谢谢了你的好意,我还是先回去吧,因为是新生很多课本上的题目还不懂,早点回去正好可以看看。”

    葛雷说着也不顾文爷爷的挽留并朝大门走去。

    “等等我!”

    文咏衫提着包准备要追了出去。

    “傻丫头你怎么也不吃饭,爷爷可记得你的功课一向都比较好的。”

    “爷爷下次回来再跟你说!”文咏衫说着也出了大门,很快并追上了葛雷。

    “你在躲我?”文咏衫居然很直接的这样问。

    “师娘你说什么呢,我躲你做什么。”

    霓虹灯,树影下,两个正青春的少男少女。

    握草,若不是因为是师娘,恐怕早就往这树杆上推过去了。

    葛雷没有推过去,不过文咏衫却走了过来。

    “你是真的觉得我很丑吗?”文咏衫还记得被打趣说成丑的话。

    然而葛雷听后却觉得好笑,一句玩笑的话竟然能被当真。

    “你平时不照镜子?”

    文咏衫不知道这句话的背后到底想说什么,只茫然的看着。

    “你要是每天都照镜子就应该很清楚自己是美是丑呀,何必要来为难我。”

    “为难你?”若说自己好看怎么会为难,只有当自己不好看时,别人说好看那才叫难为吧。”

    这话的意思好像是在说自己就是丑!文咏衫这样一想,想要抬脚去踢葛雷,哪里知道葛雷一躲,而自己落脚不稳,身子失去平衡前后晃动起来。

    葛雷手快一把扶住了腰,这好似一个下腰的动作,眼神相对之时,让人联想到暧昧这个词。

    葛雷控制不住的将身体往下压下去,试图去尝尝这樱桃小嘴,正在这唇与唇即将碰撞的时候一来辆开了远光灯的大车驶了过来,将两人照的个通亮,似乎暧昧的氛围一秒并破了功。

    “师娘对不起!”

    葛雷为自己刚才差点做出错误的行为道歉。

    文咏衫从葛雷的手臂上下来,也不说话只顾低着个头一直往前面走。

    这该死的大货车,不早不晚恰好这个时间好像要赶去投胎一样。

    文咏衫在心里的话还没骂完,只听到砰的一声,两辆车来了个前额亲屁股。

    文咏衫不厚道的笑了起来,不过又推了推葛雷说道:“你医术这么高明,现在又可以去露一手了。”

    说着两人朝车祸现场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