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糟糕的饭局
    握草,这简直是绝代双娇,一个美艳妖娆,一个清雅灵动。

    文咏妃接到了文咏衫同时邀请了葛雷一同晚餐。

    三人入了一家五星酒店,就连平日里训练有素不动声色的服务员,也暗自争斗着要服务这一桌。

    两位美女,一位帅哥,多养眼!

    葛雷陪着两个美女,神采奕奕,只差口沫横飞。

    葛雷忽然发现师娘和文姐两人几乎没有交流,连眼神也各自神离,似乎根本不愿意有过多的接触。

    葛雷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低头看着菜谱也不再说话,空气顿时安静了下来。

    “你找我什么事?”

    文咏衫一边招手服务员,一边冷淡的说着。

    “难得今天我有空跟你吃饭,你能不能收起你的臭脸。”

    这位成功争到服务这一桌的服务员,见两美女有要掐架的意思,脑子里全是麻烦这两个字,甚至脑补了一会打起来的场景,若真打起来,自己是该拉架还是该报警。

    服务员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你们是现在点菜吗?”

    “清蒸石斑!”文咏衫报了个菜名,又说道:“我摆臭脸?你也不想下你什么时候像过一个姐姐,凭什么还要我对你笑脸相迎!”

    文咏妃放下手中的菜单说道:“澳洲龙虾谢谢!”

    服务员战战兢兢的写下菜名,转而望向葛雷,那幽怨的眼神是乎在说:快点吧,我不想再留在这危险的地方。

    “辣椒炒肉!”

    服务员一愣不过很快写下菜名,说了句“稍等!”逃也似的离开了餐桌旁。

    文咏妃我和文咏衫听到报出的菜名同时看向葛雷,都在想着,跑到五星级酒店吃辣椒炒肉,这也太丢份了!

    葛雷看着这两姐妹心灵相通的投来异样的眼光,说道:“这是我的最爱,你们不吃辣椒?”

    两人并未理会葛雷的问题,眼神有游离到其他的地方。

    “你看看你这样子,今天有客人在,你还是不知收敛。”

    文咏衫看着柔弱,实则一点也不弱,脱口而出道:“他是你的客人,可不是我的客人!”

    “不知好歹,我看你早点毕业早点嫁到葛家村做你的医馆夫人!”

    文咏衫最恨别人拿婚约一事来刺激自己,气的拉起盘子里擦手的毛巾丢了过去,文咏妃避所不及,正中脸上,然后又掉落到桌子上。

    原本想要保持优雅的形象被这一闹,文咏妃都要气疯了,恨不得掀了桌子,还好被赶来的服务员给制止了。

    文咏衫起身朝门外走去,文咏妃从钱包里掏出几张钱来狠狠地丢在桌子上,转身也离去。

    葛雷坐在一旁像看大戏一样,等到文咏妃也完全走出了自己的视线才反应过来。

    “打包刚才的菜,我一会来拿!”

    服务员连连点头,其他的服务员三三两两的走去茶水间。

    “那两女的是情敌吧?”

    “看那男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脚踩两只船!”

    葛雷追了出去,文咏妃已经将车开到了酒店门口。

    “上车!”

    葛雷听到文咏妃命令似的语气,眼里却在搜寻师娘的身影。

    师傅再三交代要保护好师娘!

    葛雷这样想着,朝文咏妃挥挥手。

    “文姐,你先回吧,我去找找师娘。”

    文咏妃听后,嘴里骂着贱人,不服气的用力踩了油门车飞也似的窜了出去。

    葛雷沿着酒店后面的小径寻去,果然在一片蝴蝶兰旁边见到了文咏衫。

    “你真的在这!”

    葛雷看到文咏衫失去眼泪的动作,一震假装看向别处。

    文咏衫一回头见这个愣头愣脑的男生出现在自己面前,竟有些感动,对于方才的一幕有些惭愧。

    “抱歉,让你看笑话了,害得你饭也不能好好吃!”

    “没事!”葛雷想起方才自己交代了服务员打包,又看到前面有一个休息亭子,一脸笑容的指着亭子说道:“你在那里等我!”

    葛雷返回酒店还未出声,服务员并自觉的递上了打包好的饭菜。

    不一会葛雷提着饭菜出现在文咏衫面前。

    “师娘,我们还有的饭吃!”想着文咏妃付了账却被自己拿来就献殷勤,不好意思的绕绕后脑。“文姐走了,只能我们两个吃了!”

    文咏衫见这个男生居然提着饭菜想要跟自己在酒店的休息亭里吃饭,哭笑不得,想着自己从未有过这种经历,新鲜感战胜了从小学习的规矩。

    “我叫葛雷,今后请师娘多多关照!”

    葛雷将饭菜放到了石桌子上,伸出了手。

    “文咏衫!”

    文咏衫伸手和葛雷握了握,对于称乎也只能苦笑。

    如玉的光泽,又如棉的柔软,这手上的留恋让葛雷在嘴里轻轻念叨着:“师傅对不起,师傅对不起。”

    文咏衫只听到蚊子嗡嗡叫般的声音,并未听清楚内容。

    “你说什么?”

    这自然不能实话实说,手很快打开了菜盒,又递了一盒白饭。

    “我是说快吃,不然得凉了!”

    一片花景,杨柳随风,几只鸟儿过,顿时心情好了许多。

    文咏衫尝了一块辣椒炒肉,辣劲传到了舌根,也顾不得淑女形象伸着舌头,大口呼着嘴巴

    “辣了吧,喝水!”

    喝了水好一会才缓过了劲。

    “想着我一世淑女的英明,就这样毁在了你这份辣椒炒肉上!”

    文咏衫说着朝葛雷翻了个白眼。

    葛雷却乐呵呵的笑,美景,美师娘,美味的菜肴,这都让自己心里产生了愉快的化学反应。

    “师娘,我真舍不得离开!”

    葛雷打了个饱嗝,说完又后悔起来,解释道:“我不是舍不得师娘,我是觉得在这里吃饭真的很舒服。”

    葛雷说完不由拍了拍自己的嘴巴,此地无银三百两,越说越觉得对不起师傅了,不过说也奇怪,自己的伶牙俐齿到了文咏衫这里似乎就变的笨嘴笨舌了。

    文咏衫低着眉头,轻微的咬着下嘴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