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挑散的野鸳鸯
    葛雷之前跟着师傅在医馆学医,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医馆替患者看病,要论医术那定是数一数二,不过却未好好的上过学,突然被师傅安排入了龙都大学,就像是鸡钻进了鸭笼,忽然闯入了一个新世界,好不新奇。

    课堂之上半托着下巴,欲睡不睡的样子眯着眼睛看着师娘。

    讲台上传来的像是一串押韵的佛经,叽咕叽咕的不知说些什么。

    一个粉笔头飞了过来,葛雷眼疾手快,伸手而去,将粉笔稳稳的接在了手上。

    算了,还是给老师一个好印象吧!葛雷这样想着拿着粉笔朝讲台上走去。

    老师扶了扶眼镜,又往后退了两步。

    “你想做什么?尊师重道这是我们从小就学的品德,你不要乱来…”

    葛雷伸出手,摊开了手掌露出了粉笔头。

    “老师,粉笔上的尘粉从空中旋转散落,若被同学吸入肺中很容易引起肺泡,同时很有可能诱发鼻炎。”

    同学们听后,咦的一声,一只手扇着风,一只手捂着嘴巴。

    老师又扶了扶眼镜,看了看黑板上写的化学公式,再看看眼前这个怪物一般的学生,恼羞成怒拿起葛雷手上的粉爱头重重的掷了过去。

    “出去,以后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课堂上。”

    葛雷将老师指着门外的手,一把抓过来,在同学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快速的看了看老师的手掌。

    “虚火过旺,失眠,胸闷,多喝点莲子芯茶!”

    葛雷说完转身离开了教室,留下老师一脸的茫然,和同学们响亮的掌声。

    下了楼梯转到了校园内的小树林里,以为会很清净,旁边三三两两的小情侣卿卿我我。

    当我瞎呀!

    葛雷见情侣都不介意,自己也就大大方方的看了起来。

    男女舌尖缠绵,忘情忘我,却显的生疏而粗糙,好不容易难舍的分开,抬头见旁边一傻子摆着酷酷的姿势靠在树杆上,直直的望着自己。

    “傻逼!”

    葛雷也不生气,直接朝女孩走了过去,一把拖住女孩的腰吻了下去。

    女孩吓的笔挺的不敢动,男生从没见过这样的怪物,惊叫着想要拉开,又没有那么大的力气,骂骂咧咧竟然翘出了兰花指。

    葛雷半闭着眼睛轻柔的亲吻着女孩的唇,一脸深情,待到放开了女孩,擦了擦嘴巴,又是事不关己的样子。

    “我就是示范给你看下怎么亲吻女孩子才会如痴如醉。”

    女孩果然从方才的惊吓转变成一副享受的样子。

    葛雷趁两个人还在懵逼当中,并离开,只听得一响亮的耳光声。

    一个女声道:“没用的东西,分手!”

    男声哀求的声音:“我不分,我不介意刚才那个傻子亲了你!”

    “你不介意我介意你连接吻都不会!”

    女孩说完走到葛雷身边学着妩媚一笑,轻盈盈的模样。

    “我叫小安!”

    说完羞涩的小跑离开了小树林。

    女人啊!

    葛雷捂着脸打了个寒战,听着背后鬼哭狼嚎的声音。

    “起来吧!”

    葛雷伸手将男生拉了起来,又递了张纸巾过去,拍了拍男生的肩膀,转身而去。

    留下擦着眼泪鼻涕的男生一脸茫然。

    “文姐你怎么来了?”

    葛雷在校园内遇到了文咏衫。

    文咏妃穿着贴身的连衣裙,可以看出身材凹凸有致,更添了几份性感。

    “我来接咏衫放学!”

    师娘都那么大个的人了,哪里还用得着接送,即使真的要接送也该是由司机来接送,很明显这就是特意打扮一番来看葛雷。

    “文姐姐越来越漂亮了!”

    葛雷对文咏妃心中保留了初次对女子动心的美好,更何况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文咏妃依然美好。这是一份浅浅的尝了一口却被封起来的蜂蜜,总觉得应该再多一点。

    女人是经不起夸的,不论她到底有多能干。

    文咏妃咯吱咯吱的笑着,花枝乱颤,胸口起伏有序如同激起了波浪。

    这是无形的诱惑!

    葛雷吞了吞口水,主动和文咏妃靠近了走。

    “文姐,你身上好好香!”

    “有多香呢?”

    文咏妃拍了拍葛雷的脑袋,好像几年前玩闹一般。

    “像…肉包子的香味,闻着忍不住咬上一口!”

    “你这小子有点出息吧,我这名贵的香水经过你的鼻子居然成了五毛钱肉包子的味道。”

    葛雷的形容很贴切,男人可是不管什么香水不香水的,鼻息闻到好闻的味道,脑子就像是得到了召唤:来呀,来咬我呀!

    葛雷手越过文咏妃的胸前,指间触碰,一片软绵绵。

    “像真像!”

    “什么?”

    “包子”葛雷说完害怕受到攻击,故意拉开了一米的距离。

    “葛雷你学坏了!”文咏妃嘴上说着,脸上却看不出生气的表情,反而多了点羞涩。“你师傅让你上学,你就在校园内游荡,小心我去你师傅那里告状!”

    葛雷从小被师傅收养,又承蒙师傅传了医术对待师傅的感情,自然是比天高比地厚,虽然师傅嘴上说着让自己来龙都上学保护师娘,不过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多学到些知识。

    葛雷不希望师傅失望,变了语调。

    “文姐姐,好文姐姐,你可千万别告状,我师傅也是四十来岁的人了,要是一生气着急上火诱发了心脏病可怎么办。”

    文咏妃被葛雷的机智又逗乐了,放慢了脚步,等着葛雷和自己并排走。

    “我猜你这耍嘴皮子的功夫比你的医术还要高吧!”

    葛雷很不满意自己的医术被蔑视,递了张名片上去。

    “上面有我的电话,哪天你要是病情发作了,大可呼我的电话。”

    文咏妃看了眼名片上的介绍,再看看眼前的大男孩。

    “阎王克星,幼稚!”

    文咏妃对于一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自称阎王克星这件事是不敢认同的。

    葛雷心中燃起想要证明的火苗,一时间又不从证明,憋的一脸严肃。

    文咏妃看出葛雷的不满,即使不相信也不想再打击一个男孩的自信,将卡片放进皮包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