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1章
    “走。”

    陆瑾夜心里当然明白所发生的事,浑身散发出一种冰冷的气息,看谢子瑜靠在自己怀里的模样倍感心疼。

    她居然是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中长大的,整天都被自己的继母和继妹陷害,恐怕都没几天好日子过。

    陆瑾夜所不知道的是,自打继母嫁过来以后,她整天在枕头底下藏了一把匕首。

    睡觉都不敢深睡,只要听到声响都会从枕头里把刀给抽出来。

    这种不安,陪伴了她很多年。

    女佣在某个角落看到这对夫妻离开,心里松了口气,只要不找她算账就好。

    何丽哪还有心情管谢子瑜,马上上楼想找女儿。

    “如云”

    才要推门看见朱婶慌张地从旁边跑过来“夫人,小姐不见了我就倒个茶的功夫,回来就没看见小姐人影了。”

    “什么”

    何丽脑子里那根弦仿佛断了,一推门果然没看见床上有人。

    “你怎么看着人的不是让你把人给我看出吗”

    何丽简直要气炸了,怎么都没想到女儿居然会在这个时候不见。

    “小姐应该就是在家里,我们找找吧。”朱婶也觉得奇怪,刚刚小姐说要喝水所以她去倒了,结果一回来人已经不在床上了。

    “还不快给我找啊”

    何丽想到如云此刻中了药,心里更着急了。

    谢家也不算大,但也有几层楼。

    何丽心里忽然涌现出一种极度的不安,在几个房间搜寻了一边都没发现,马上奔上了三楼。

    “妈你怎么了”

    严正一出来就看到何丽很慌张地不知道在搜寻什么,何丽摇摇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现在只想尽快找到自己女儿。

    三楼房间内,谢子瑜已经整个人都神思恍惚了,她现在只觉得好热。

    浑身热得厉害。

    “小姐,不要这样”

    门口的保镖被谢如云像八爪鱼一样紧搂着,心里非常不安,可看到身上那副娇嫩的躯体却又忍不住蠢蠢欲动。

    “小姐”

    看谢如云已经完全失去了自身的思考,忍耐了一会后还是把自己衣服给脱了。

    “阿正,阿正”

    谢如云整个人靠在男人身上,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了,一双眼都红着,只想和眼前这个男人结合。

    年轻的保镖没说话,但也任由谢如云的动作。

    何丽一边叫女儿的名字,一边四处查看楼上的房间。

    严正刚走到某个房间,看着虚掩的门本来想关上,但下一秒从里面传来的声音让他愣了一下。

    这个轻哼声,他再熟悉不过了

    严正感觉一股热血都从他脑子里冲上去,他几步上前猛地推开门,里面一对男女被吓了一跳。

    谢如云看到门口的人这才终于清醒了一点,马上瞪圆了眼睛。

    门口的是她丈夫严正,那她现在身上这个是谁

    谢如云感觉心一下提到了自己嗓子眼,马上尖叫着把身上的男人给推开了,身体那股异样的感觉似乎得到了释放。

    “你是谁你怎么敢对我”

    当着丈夫的面,谢如云根本说不出那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