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0章
    安少司才把手上的酒杯放在桌上,一抬头看见女人瞪他:“怎么了小东西?”

    杨曦此刻就像炸毛似的,伸手指着张曼:“你怎么还把这个女人留在别墅里?”

    张曼看杨曦这么指着自己,咯咯地笑着走过来,似是而非地回了一句:“小曦,你们可算回来了。”

    她的胸几乎要蹭到安少司身上,手也顺势挽上了男人。

    “少司,要喝酒吗?”

    安少司把酒递过来,张曼蹭够了他才接过,风情万种地朝酒架走过去了。

    “安少司,你是打算要那个女人了?”

    杨曦没有像别的女人一样哭闹,只是感觉忽然从顶点上摔下来,还有些讽刺。

    “她说要留在这甚至可以当牛做马,我就随意了,反正不过多了一个女佣。”

    安少司走过来,看着女人生气的脸忍不住掐一掐:“既然有个免费的女佣要过来服侍我们,你还不全收?”

    杨曦微微一愣,对上男人狭长深邃的眸子有些发呆。

    那种从不了解他的感觉又来了。

    他对女人,真的就是这么随意的么?虽然她很不喜欢张曼,可这个男人把张曼玩得团团转。

    “少司。”

    她才这么想,张曼已经娇滴滴地过来了:“少司,喝酒啊。”

    安少司接过酒,却在下一刻走开,没站稳的张曼差点摔了一跤。

    杨曦刚想上楼的脚步突然一空,整个人已经被安少司抱了起来,一双腿下意识缠绕在男人腰上。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安少司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手上的红酒依旧没有任何溢出的状态。

    “小花儿还疼么?”

    杨曦本来没反应过来,可看到他眼底含笑的邪气再联系上他昨晚的变态行径,杨曦整张脸都变成了血红色。

    “闭嘴!”

    他怎么……怎么能这么形容!

    “害什么羞?本来就是一朵漂亮的小花儿,小花儿要是不疼,我们是不是该玩插花的游戏了?”他贴在他耳朵里,杨曦余光已经注意到张曼无比愤恨的眼神,似乎下一秒就能将她撕碎一样。

    他身体的温度渗透过来,烫得她身体微微颤栗。

    “上楼去。”

    她知道,逃不过。

    “乖,你让我插花玩儿,我就上楼。”

    他的手握着她的,反复摩挲着。

    张曼看着两人亲密的姿态,感觉自己今天穿了一身露背的裙子都被这个男人完全忽略了。

    罢了,日子还在后头。

    “既然小曦和少司还有事,那我就先出去了。”表现得非常通情达理的模样,张曼依旧迈着妖娆的步子出去了。

    安少司几乎没回看过去,只一把抱住怀里的女人,朝楼上走去。

    杨曦知道这个男人几乎没什么轻重,等结束后看到自己身上一块块青青紫紫的痕迹,是真的哭了。

    这个禽兽,野兽,身上密密麻麻的痕迹已经让她欲哭无泪。

    她就像个小孩一样偷偷躲在被子里哭,当背部传来一个个吻的触感,她哭得更厉害了。

    “别动了。”

    “乖,我不动,你听话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