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
    在她脑子一片空白时已经感受到了身上一重,然后有点胀满的疼痛感从身体里传来。

    事情发生似乎就在那一瞬间,没有任何转机。

    她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发现他也没闭上眼,两人就这么无声地对视相望,就像较劲一样。

    “不要……这样。”她抿着唇,实在说不出来。

    “不要哪样?以前又不是没做过,你现在矜持什么?”他的表情有些怪异,冷得要命,而且动作也毫不怜惜只是一味地强取豪夺,一味地蛮狠。

    楚心兰咬着唇没说话,闭上眼睛不敢看眼前的男人。

    只是随着身体的动作,她一开始感觉头有点昏,然后处于一种半眩晕的迷糊状态。

    眼前的男人视线很冷,带着一种刺骨的审视,让她根本承受不住。

    顾泽希一直没有闭上眼睛,只是就这么冷冷地居高临下地看着女人,也一直一言不发。

    时间果然是个最会让人面目全非的东西,当初那个小丫头,那个可以因为一个钥匙扣就开心落泪的小丫头已经变了。

    想到她刚刚对管家说的话,他就越发觉得讽刺。

    他确实没想到她会一直把这个钥匙扣带在身边,还以为她是个很念旧情的人,就这么心软了一下,就听到这个女人跟管家说的话。

    说不要,就不要了。

    是不是把那个钥匙扣当做他一样?当抹布用完就扔。就像几年前突然提出分手,突然坐飞机出国。

    楚心兰,你以为我顾泽希就是那种你利用完就能扔掉的抹布吗?我的自尊,我的骄傲也不容你践踏。

    “你看你是不是小~荡~妇,连在这个时候都能有感觉吗?”

    他的话已经几近有羞辱的意思,楚心兰缓缓睁开眼,看着他眼底的残酷只有苦涩一笑。

    “羞辱够了吗?羞辱够了就放开我。”

    她的声音带了点微颤,是尽力压抑克制的难过和脆弱。

    顾泽希已经看到她苍白如纸的脸,心似乎被摁住揉碎,火辣辣地疼。放开她后她整个往墙面上滑,他的手已经下意识地搂住女人的腰。

    “我这就叫羞辱你了?以前你怎么对我的,你就忘了?楚心兰,我这还没对你有十分之一的狠。”

    每次看她难过,看她伤心,明明想要惩罚她最终惩罚到的却是他自己。

    “楚心兰,继续呆在我身边,你想要多少钱都可以,其他男人立刻给我断掉。”顾泽希知道她身边有不少的男性朋友,要不是那也是若初的男性朋友,他可能真的会嫉妒到使出某些手段。

    “顾少真是大方,花那么多钱只想留住我,就有这么嫉妒我身边的男人吗?还是说吃醋?”

    “吃醋,你觉得你配吗?小~荡~妇。”

    楚心兰脸上浮现的笑都有些苍白,看男人已经放开他,稍微整理了衣服已经重新站在沙发边上。

    背对着他的身影,显得孤寂而落寞。

    “我可以走了吗?”

    声音沙哑得厉害,却见男人回过头冷笑:“既然今晚都来了,就别走,反正今晚我说不定还会要几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